手机上阅读

第373章 谁都没有一去不都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73章 谁都没有一去不都回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陆敬修走出来的时候,我正想悄咪咪地过去吓他一跳,结果没吓着他,反而让我像只跳脚的蚂蚁一样,在原地站立难安的。

    他看到我,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眼,然后皱皱眉头,走到我面前来。

    我光着的脚丫上下翻覆绞着,略觉得窘迫,还尴尬地对他笑笑。

    他倒是没笑,而是一把抱起我,将我放在沙发上后,又去房间拿来了我的拖鞋,沉默着蹲下身替我穿上。

    看着他头顶的黑发,我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有点想哭。

    明明他没说什么,但我就是难受的不得了。

    等他抬头想站起身的时候,我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将脸贴在他的侧颈上。

    他没推开我,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任我抱着。

    我吸吸鼻子,声音闷闷地问他:“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他低声答:“很晚。”

    我更失落了些:“我本来是想等你回来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对不起。”

    他摸了摸我的头发,动作很轻,声音也是。

    “不用说对不起,是我觉得抱歉,让你等这么长时间。以后别再等了。”

    这下子我不干了,我稍稍退开,看着他的眼睛,又犟又认真地说道:“我不要,我要等。”

    能让我心甘等下去的人,也只有你一个。

    陆敬修闻言静默了会儿,然后点点头,却不再说这个话题,只跟我说:“去洗漱吧,待会儿吃点东西。”

    我“哦”了声,松开了搂着他的手,双脚腾空地摇了摇,没有立刻起身。

    而陆敬修竟也和刚才一样,没动,亦没催我。

    我抿抿嘴唇,在心里绕过了九曲十八弯,终究还是耐不住性子,将藏在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你家现在的情况,还好吗”

    他听完表情没什么变化,这也是他的常态,不会把心底的想法表露在脸上。

    我有些惴惴地等着他的回答,也不确定他到底会不会回答。

    空气静滞片刻,我听到他说:“不太好。”

    陆敬修应该不会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他,这三个字于我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意义究竟有多重大。

    他让我知道他的状况是一方面,另外,更重要的是,他终于在我面前示了一回弱。

    以前对我来说,他是无所不能的那种人,不管遇到了什么事,只要有他在,基本上不用别人多做什么。

    只是爱上了这样一个男人,哪怕他再强大,你还是会免不得关心,操心,揪心。

    以前我关心,操心,揪心,我不会说出来,大多数时候只会藏在心底。

    只有他主动讲出来的时候,我才能正大光明地对他说,陆敬修,要是觉得受不住了,你也可以靠在我的肩膀上歇一歇。

    我没那么厉害,更不强壮,可我会竭尽我的所有,给你些安定和安慰。

    这个时候,我朝他张开手臂,直直地看着他,问他:“想让我再抱抱你吗”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做,怔愣了一会儿,之后揽住我的腰,将我拥进了怀里。

    我抱着他,靠在他的肩膀上,闻着他身上熟悉又好闻的味道,觉得一直悬着的那颗心终于像是落到了实处。

    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都会过去,只有眼前的人,要是一个不经意的擦身,背道而驰,以后要怎么再回头,再弥补。

    我很庆幸,在关键的时候,我们谁都没有一去不回。

    吃完早饭,我准备去上班,走前问陆敬修今天要做什么。

    他说晚些时候会去趟陆氏,处理一些善后的事宜。

    我能看得出来,他很累,有股深切入肤的疲惫。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帮他分担这一切,只是很多时候,人们都是有心无力。

    我也不强求了,能见到他这一面,我可以安心许久。

    而我能做的,要做的,就是在可承受的范围内,等着他恢复,等着他成功。

    我摸了摸他干净的下巴,眯起眼睛,努力轻快着声音说道:“那我去上班了,以后无论怎么样,我会努力工作1;148471591054062,努力赚钱,赚好多好多钱。”就算发生了什么不如意的事,我也可以养你的。

    后面一句我没说的出口,因为不太现实。

    陆敬修就算在这场争斗中一败涂地,他所拥有的,也远比我争取来的要多的多。

    这虽然是现实,可每每想起来的时候,还会让人觉得有些不爽啊。

    真是一点成就感也没有。

    我“泄愤”似的捏了捏他的下巴,然后就想走。

    只是刚一转身,就感觉自己的腰身被人缠住了。

    我猛一回头,还没看清楚是什么回事,铺天盖地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陆敬修几乎是下了狠力地吻我,不光我的唇舌招架不住,连胸口都被他压得生疼。

    我们两个磕磕绊绊地挪了几步,最后我的背抵在墙上,而他愈发有恃无恐。

    激烈的亲吻间,我勉强睁开眼睛,看到他似发狠似隐忍的眉眼神情,心顿时软了。

    如果不是他把我锢得太紧,我都想伸手摸一摸他的眉毛和眼睛,还想告诉他,没事的,别怕,我会陪着你,永远在你身边。

    陆敬修咬了一下我的舌头,我舌尖有些发麻,可让我脑门更发麻的是,他的手居然探进了我的毛衣里面,摸到了我的内衣扣,看样子是想给拆解开。

    我登时头脑发胀,心想着他该不会想做那种事吧,不会吧,这青天白日的,不适合吧。

    还没等我从纠结中解脱出来,陆敬修已经像清醒过来一般,停下了手,也离开了我的唇。

    我抿了抿有些肿痛的嘴唇,抬眼瞪了他一会儿,又好委屈地对他说:“你干嘛啊,我这样怎么去上班啊”

    他的眼神有些复杂,轻轻帮我拭了一下嘴角后,他微哑着声音说:“对不起。”

    我赶紧摇摇头,不想让他误会我在生气,我一点都没生气,真的。

    如果他想继续做的话,我应该也不会拒绝。

    在这个世上,我最拒绝不了的人就是他,想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出去的人,也是他。

    我踮起脚尖,蹭了蹭他的脸,贴在他的耳边问他:“我就留下来陪你,好不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