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章 暗箭难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仪式结束之后,酒席就开始了。

    新郎新娘入场敬酒,老远就看到一群人簇拥着走过来。

    今天我被安排在主桌的旁边,老爷子和余秀琳他们就坐在我的不远处。

    我想他们大概并不想看到我,可是今天来的都是有头脸的人物,余家人爱面子,便不会在这个时候闹出什么笑话。

    我跟着一群不算太熟的人坐在一起,有几个还从来没见过。

    沈嘉安和江佩澜走过来的时候,其他人都笑着轻嚷着站起身,我也端着酒杯站起来,浅笑着望过去。

    按照习俗亲友们是要说些吉祥话祝福新人的,前面几个人说完之后,到了我的次序,我就将早就打好的草稿说出来:“佩澜,嘉安,小姨祝你们白头偕老,百年好合。最好年后就生个宝宝,我跟老爷子他们都盼望着呢。”

    江佩澜闻言道了声谢,敬了我一杯酒,我因为开车过来,没有沾酒,只喝尽了杯中的果汁。

    按理说接下来新郎也要敬一杯,只是站在一旁的沈嘉安却迟迟没有动作。

    周围立马起了一阵低低的骚动,我根本不用去细听,就知道有关于我的闲言碎语又开始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人,还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睛直直地望向我,并没有意识到他的行为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困扰。

    嗯,我对此也毫不意外,因为从一开始,都是我事事迁就着他,他很少,应该也根本不知道要替我考虑。

    我的嘴边依然挂着笑,错的人不是我,场面再尴尬,对我来说也造不成什么痛痒。

    之后还是伴娘伴郎提醒,沈嘉安才如梦初醒似的回过神,连酒也没敬完就去往下一桌。

    剩下的人无一不看向我,我抿抿嘴唇,施施然地重新坐了回去,表现得跟个没事人一样,只是酒席的后半程我再没动什么筷。

    最终宴席尽散,我看着没我什么事就打算先离开了,留下来也是让人不痛快。

    这个时候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我走到电梯口的时候,还没等来电梯,就听到后面突然传来一声:“余小姐。”

    我闻声转过身,看向身后站着的一个男人,一个陌生的男人。

    我知道上下打量人家不太礼貌,可我是真的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正当我要开口问一句的时候,男人走上前来,客气有礼地说道:“余小姐您好,我是秦颂。”

    秦颂……

    不出两秒我就迅速反应过来,也客气地应了句:“你好,秦助理。”

    话是这么说,但我心里免不得疑惑,陆敬修的助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秦颂人长得高大,模样也极为斯文,他笑起来的时候,浓眉间便透出几分亲和。

    而且他这个人应该极为聪明,也擅长察言观色,这不,我还没说什么呢,他就已经开始解释了。

    “沈先生和江小姐的婚礼,陆先生也收到了请柬。只是陆先生最近事务太忙,没办法只能差遣我过来代为道贺。刚才我就看到余小姐了,但是人多眼杂,等到现在才来打招呼,希望余小姐不要介意。”

    我:“……哦,哦,没事的。”

    本来就没什么事,人家也没有义务来跟我打招呼,我现在甚至觉得有点儿受宠若惊。

    这个时候电梯上来了,秦颂绅士地请我进去,自己随后也跟了进来。

    电梯下行的过程中,秦颂继续温声对我说道:“余小姐近来还有没有什么困扰?如果有的话,尽管吩咐我。”

    我一听赶紧摆摆手:“没有没有,我没有什么困扰。秦、秦助理,你不用这么客气。”

    我跟陆敬修真没熟到那个份上,让他的贴身助理来替我办事,我哪有那么大脸啊。

    秦颂闻言也不坚持,温和笑了笑之后,他说:“余小姐不用有什么顾虑,这些都是陆先生交待的。”

    陆、陆敬修交待的?!

    我在心里呵呵干笑了两声,实在想不出陆敬修那厮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

    而且我也不会天真地以为他会无缘无故地帮我,承人多大的情分,以后那都是要还回去的。

    现在我欠他的已经够多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清,我可不会飘飘然地给自己挖坑往里面跳。

    陆敬修那个性子,我想想都觉得直打怵。

    电梯到达之后,我率先迈出去,秦颂还是不紧不慢地跟在我的身后。

    察觉到他的存在,我浑身觉得有些难受,跟个不熟的男人走在一起,彼此之间还是有点尴尬的关系,是让人放松不起来哈。

    在我开口说要回家之前,秦颂再次发挥了他善解人意的本事,先行说道:“打扰余小姐这么长时间,希望您不要介意。”

    我:“……不介意不介意。”秦助理,说话别太客气嘛,我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秦颂笑的更深了些,露出一点白牙:“余小姐……当真是与众不同。临走之前,我想最后提醒您一句,当心江峥这个人。当然,余小姐心里应该早就有了自己的盘算,不过暗箭难防,还是要多留心。”

    他会突然提到江峥,着实是让我有些意外。

    我很清楚江峥是个什么样的人,放肆,浪荡,不学无术,所有败坏的二世祖名号都可以加诸在他身上。

    只是暗箭难防,什么暗箭呢?

    饶是心里再疑惑,我也没有再问秦颂。

    人家提醒我一声已经够意思了,剩下的事,只能由我自己去发掘,自己去解决。

    秦颂走后,我找到自己的车,发动起来径直回了家。

    这个时候的我还没有意识到,在未来的某一天,不,是即将到来的某一天,今天说的话都会成真。

    那一刻的我除了恐惧,还会存着一份祈求。

    祈求能有一个人,不管是谁,拜托来救救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