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章 老流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嘉安和江佩澜的婚礼结束后,听说两个人就去了巴厘岛度蜜月。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心里当真是一点波澜都没有了,应该说从很久之前开始,所有跟沈嘉安有关的一切,我都已经看透,也早已经放下了。

    对于这样的自己,我觉得十分欣慰。

    本来嘛,只靠自己的余清辞,就不该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女人。

    在我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是过客,唯一的区别是,有的人匆匆而过,有的人纠缠过后,还是免不得分道扬镳。

    ……

    陆氏的案子已经进入了正轨,我加班的频率也慢慢降低了。

    每逢周三和周六,也终于能跟某个男人好好温存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前阵子憋得太狠,总之在床上的时候,男人的手下没了轻重,像是要把我的骨头拆开一样,一下一下的,好几次我的头都差点撞到了床头。

    我对这档子事儿虽然食髓知味,但也不至于嗜性成瘾。

    但凡换个男人这么对我,我都得直接翻脸走人。

    可现在不一样,现在这个人是他啊。

    我趴在枕头上左哼哼右哼哼,任由他高兴着来,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才瓮声瓮气地提醒一句:“适可而止啊,我都要散架了。”

    Ian到最后应该也意识到真弄的狠了,他暂时退出去,将我翻个身仰躺在床上,然后低下头,伸出手分开我的双腿,手指伸进某个地方轻轻拨了两下。

    我感觉全身的血都往脑袋尖涌上去,像有细密的电流略过,开始忍不住轻颤。

    “你你你……”你怎么可以这么下流,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Ian还是脸色如常,长指没有得到任何阻碍,四下随意拨弄,而且只用手还不够,他甚至还低头去看了会儿。

    之前我们俩什么体位没用过,可他现在这样,让我羞耻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的腿都开始打颤,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一脚把他给踢开。

    但在我发难之前,他已经停下了动作,接而抬头看向我,轻轻勾了勾唇角:“别担心,没伤着。”

    我怔了一下,到底还是抬着酸软的腿在他的胸口不轻不重地踹了下。

    老流氓!

    ……

    度过了一个尚算愉快的周三,又过了两天,马上到周六的时候,Ian突然找到我,说是明天他有事,没办法跟我见面了。

    我心里虽然有些遗憾失落,不过还是痛快地应下来。

    以前我失约的次数只会更多,人家不过是一天有事,我才不是那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人呢。

    算了算了,这一次就让他好好去忙吧,我自己也找点乐子好好玩。

    我不过就是这么一想,谁知道临下班之前,江峥突然找到我,说是明天晚上有个商务酒会,让我替他去参加。

    我一听心里下意识地有些不乐意,但出于工作上的考量,我还是问了句:“什么酒会?”

    “陆氏旗下的一个子公司,听说到时候陆家的某个公子也会到场。本来总经理是让我去的,可是我觉得余经理可能更想去,于是只能忍痛割爱了。”

    “说的真是冠冕堂皇,我猜是你舍不下那些小明星,无暇分身吧。”

    “看破不说破啊余经理。就这么定了,明天打扮的漂亮点,说不定还能看见陆敬修呢,我有预感,明天来的人一定是他。”

    “行了行了,不说了。”我烦躁地挂了电话,怕挂得晚了会直接骂出来。

    我去你的鬼预感!

    心里纵然是有些不愿意,但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认命去参加那个什么商务酒会。

    下午在家里稍稍打扮了一下,我出门打了辆出租车去了会场。

    今天这样的场合,喝酒自然是必不可免的。

    来到酒会现场,人已经来的不少了,我在礼仪小姐的指引下去签了名,接着也汇入人群当中。

    期间倒遇上了几个认识的人,不过都没什么太深的交情,随意寒暄了几句就分开了。

    我今天只是顶替江峥来的,人到了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应酬交际什么的,我其实不太在行,也不打算勉强自己。

    过了十几分钟,我就走到角落,端起一杯鸡尾酒慢慢抿着。

    有人出现在我身后的时候,我还在想事情,所以冷不丁地吓了一大跳,杯中的酒也差点洒出来。

    我反应过来之后便轻皱着眉头转过身,看到的居然是个挺意想不到的人。

    “余小姐,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顾正说话的时候眼底还带着笑意,像是带着见到老朋友的欣喜。

    可我真不觉得自己跟他有什么交情,上两次见面的场景还都历历在目,不尴尬就算好的了,他这样真是让我有些消受不起啊。

    我勉力扯出了点儿笑意,哈哈笑了声:“顾总,真巧啊。”

    “上次不是都说了,叫我顾正就行,余小姐别太客气。”

    “是是,您也别客气,也叫我名字就好了。”我干巴巴地应了句。

    我跟顾正到底还是不熟,所以哪怕站在一起,也没什么能当做话题聊下去的。

    期间还有几个人走过来跟顾正搭话,我见状想先走一步,谁知道前者喊住我,又对找他的人说,他想跟朋友再聊两句。

    这么一来二去的,我就怎么也说不出要走的话了。

    许是也觉得尴尬,顾正便找了个由头说道:“今天陆家的三公子会过来,你听说了吗?”

    我有些恍惚地回答:“听说了……啊不是,那个我……”

    我颠三倒四地也没把话也给说清楚,而且我觉得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深吸一口气之后,我干脆直接跟人坦白:“不好意思顾总,我跟陆三公子其实没什么关系,上次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打着他的旗号去约您。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

    顾正听完之后却并不像生气的样子,他静静的看了我会儿之后,突然弯着眼睛笑了出来:“据我所知,你们以前可是夫妻,而且到现在还没离婚,不是吗?”

    【今晚九点还有五章更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