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章 赌赢了才有活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余秀琳最终还是选择妥协。

    找人来把江峥抬走时,她还不忘恶狠狠地瞪我一眼,警告我别太得意,早晚会让我知道厉害。

    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我知道,但二姐你别忘了,我的手上还有今天的录像。鱼死网破这种事,只要你能做的出来,我绝对奉陪到底。”

    很快,楼层里重新恢复了平静,我还倚靠在门边的墙上,身心俱疲之下,自嘲地笑笑。

    ……

    江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伤的挺严重,反正好几天都没来上班。

    公司里面起了不少的风言风语,我从小张那里听说了不少,但也就只是听听,其他还是正常行事。

    直到总经办那边下来通知,说让我暂时代替江峥的位子升任副总,一直以来悬着的那颗心才终于稍稍放下。

    对于我突然升职的事,小张告诉我公司里的人都很信服,觉得我早该升副总了。

    我听到之后笑笑,虽然这些对我来说并没有实际的用处,但听到了,心里总会感觉舒服一点。

    陆敬修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刚搬到新的办公室,还有一大堆文件没有整理。

    不过一看到他的号码,我自然是第一时间接通。

    “陆先生。”我客气地喊了声。

    他则是一贯的冷哼:“听说你升职了?”

    我无声笑笑:“陆先生的消息真灵通。”

    “你也真让我刮目相看。”

    我不去计较他话里的嘲弄和揶揄,只是平静着声音道:“陆先生大概是觉得我手段毒辣,为了上位不择手段吧。”

    他没回答。

    我也不顾,只继续说道:“可如果真让我选择,我宁愿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这样的因祸得福,我一点都不想要。”

    即便是我再无坚不摧,也到底是个女人。

    女人在乎的东西就那么多,我嘴上说不在意,就真的是不在意吗?

    不见得的。

    但是事到临头,我总得赌一把,赌赢了,才有活路。

    我又扯了扯嘴角,决定不去纠结已经发生的事情了,都走到了这一步,我根本不能再回头。

    “陆先生找我,应该不只是为了祝贺我升职吧。”我换了个话题。

    陆敬修这下也终于再开口:“上次你答应的条件,是时候兑现了。”

    我闻言一凛,却也知道避无可避:“是,您想让我做什么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照办。”

    ……

    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我见没什么事情就提前出了公司,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一趟银行。

    我手里攥着下午收到的钥匙,在银行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沿着略有些冷然的路走进去,最终站定在一个保险箱前。

    打开保险箱时,我发觉手有些轻抖,于是就在心里暗暗鄙视自己,这么点儿事就扛不住了。

    不就是替人拿个东西,再替人保管一段时间嘛,至于这么紧张吗?

    只是在紧张之外,我还免不得有些疑惑。

    陆敬修说这个保险柜里有他很重要的东西,放在别处他不放心,就让我保管着,到了时间他再要回去。

    但其实他这话里都是漏洞。

    首先他说放在外面不安全,可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银行的保险柜那就相当于铜墙铁壁,但凡是存进来的东西,只要外人想偷走,除非直接砸破铁门进来抢,抢完了警察也早就端着枪在门口候着了。

    其次他把这东西给了我,那他的心可真是够大的,都说是很重要的东西了,万一特别值钱,我见财起意据为己有了怎么办。

    搞不懂啊搞不懂,陆敬修的想法可不是我等凡人能参透的,而且我总有直觉,他就是天生来克我的那种人。

    保险柜里放着的是一个十几厘米见方的檀木盒子,我没打开,直接揣进带来的皮包里,接着快步离开,绷着神经回到车上,发动汽车奔回了家。

    到家之后我翻腾了好一阵,最终决定把这盒子放在衣帽间最上层的柜子里。

    放进去之前,有一瞬间我的确起了好奇心,想打开看看来着。

    只是非礼勿视的道理我始终牢记着,也始终恪守着,所以哪怕是再想看,最终我也没有打开,直接站在椅子上将其塞进了柜子的最里层。

    大功告成后,我想告诉陆敬修一声,原本想打电话,可是犹豫了会儿又选择发了条短信。

    过了好半天,那边才回复一句:“嗯。”

    可就是这一个字,让我悬着半天的心慢慢回落了下来。

    ……

    升了副总之后,要管的事情比原来多了不少,好在不用再做具体的业务,因而工作量也没有增加太多,也因此能照常腾出时间跟Ian见面。

    这天又是跟Ian约好的日子,早晨出发的时候我特意好好打扮了一下,想美美的去见他。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我心里美滋滋地赶去酒店,把车停好之后,熟门熟路地进了酒店的大厅。

    因为每个周三和周六的1302房间都是我提前预订好的,所以前台的小姑娘已经认识了我,以往我来的时候她都笑容甜美的接待,可是今天却欲言又止地看了我好几眼。

    我察觉到之后便问出口:“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有没有……”小姑娘将房卡递给我,低下头去,再没说什么。

    虽然心里有点奇怪,但我也没去深究,拿着房卡就进了电梯。

    电梯上行的过程中,我用电梯壁当镜子照了照,又整理了一下衣领和裙摆。

    走出去时,我又开始忍不住轻哼小曲儿,只不过这样轻松愉快的心情,在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从尽头处的房间走出来的时候,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光是我的表情僵住,就连脚步也沉得再也抬不起来。

    那个女人跟我擦身而过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抬头去看她到底长什么样子,只留一个大体的轮廓在脑海里。

    长得很高挑,身材很好,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头发是深棕色的大波浪,随意地披在背上。

    背后的电梯门打开又关上,我的拳头也握紧又松开。

    咬的嘴唇发麻之后,我嗤笑一声,转身就走。

    只是走了没几步,我又突然转身,径直朝尽头的房间快步走去。

    无论看到了什么,只要不得到确认,就不是最后的真相。

    而且就算是真相再残酷,我也不会得过且过,总要弄得一清二楚。

    弄清楚之后,该解除误会解除误会,该分手……就赶紧分,别想着拖泥带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