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章 最坏的结果还没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天临着下班前,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又把明天的工作提前给小张交待好,之后就想直接回家。

    可等我刚走到停车场,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拿出来一看,是一条短信,发送人是余小涵。

    “小姑,我现在在南国会所,我喝醉了,你快来接我!”

    看完这条信息,我只觉得整个人头都大了。

    这个不省心又不听话的丫头,怎么又到那种地方去了,果真是记吃不记打吗?

    我给回拨过去,结果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不知道是不是又倒在哪里昏睡过去了。

    我捏捏额角,本来今天有点累了,想回家洗个澡直接睡的,只是现在碰上了这种事,我哪还能若无其事地回家睡觉,只能认命地上车去接那个小姑奶奶回家。

    南国会所的位置有点偏,我打开导航开了好久的车才找到这里。

    下车的时候有门童过来帮我开车,我把车钥匙给他,然后就加快脚步走进了会所里面。

    这里的结构跟酒吧还不一样,没有吵闹在一起的人群,只有一个个的包间。

    我总不能挨个房间去找,想了想,我找到会所的经理,跟他形容了一下余小涵的模样,然后问有没有这样的女孩子来这里喝酒,还喝醉了。

    经理闻言想了会儿,之后目光一闪,带我去到了一个包间。

    推门进去的时候,里面很安静,而且光线还有些昏暗,一时之间我也看不清楚到底有没有人在里面。

    而等我转过头的时候,发现带我来的那个经理已经不见了。

    我皱皱眉头,心想着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让人觉得有些阴森森的。

    等到待会儿找到了余小涵,我非得好好说说她不可。

    只是既然那经理把我带到了这个地方,我便得进去找找。

    “小涵。”我先在门口喊了一声,偌大的包间内甚至有些回音。

    但是没有人应答。

    我试着向里面走了几步,摸索着墙壁,想找到灯的开关。

    可是还没等我找到,就感觉到有一只体温偏低的手覆在了我的手背上。

    “小姨,我等你好久了,你终于来了。”

    那人带着笑意说。

    如果问我有没有尝试过堕入深渊的滋味,我可以很肯定的说,就是现在。

    几乎是浑身的汗毛乍起,稍一松懈,我就会惊声尖叫出来。

    只是不能,绝对不能慌,越是在这个时候,我越是不能把自己置于更被动的境地。

    我试着抽回自己的手,却是没成功,于是我也不再徒劳挣扎,只竭力平静着声音道:“江峥,小涵呢?”

    是了,刚才跟我说那句话的人是江峥。

    绝对是他的声音,我不可能听错。

    江峥此时也不再故弄玄虚,他伸手开了灯,整个人就毫无保留地出现在我面前。

    说起来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他了,自从上次他非礼我被踢伤,接着副总的位子又落到我头上之后,他就再没在公司出现过。

    我虽然也好奇过他的近况,但到底是避之不及,因此也懒得去深究。

    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此时再见,竟会是在这样的境况下。

    “我再问一遍,小涵呢?”我隐约听到自己的后槽牙在打颤,垂着的一只手也紧握成拳。

    江峥满脸都是阴郁,听完我的话,他嗤笑一声,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在我面前扬了扬。

    “余清辞,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没想到也是蠢货一个!我就发了条短信,你就巴巴地找过来了,哈哈!”

    到了这个时候,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我勾了勾唇角,人在怒极怕极的情况下,反倒是会生出意料之外的平静。

    反正最差的结果已经预料到了,再可怕,也不会坏到哪里去吧。

    我也跟着笑出声,然后挣了挣手,示意他先放开。

    “你把我骗到这,肯定是不会让我轻易走出去了。我知道今天没那么容易结束,也知道我逃不了。”

    江峥闻言得意地扯了扯嘴角,似乎是很满意我的“自知之明”。

    狠狠地甩开我的手之后,他又从口袋里掏出另外一部手机,拨电话的时候,他一双狭长的眼睛满是沉戾地盯着我,说出来的话也掺杂着阴毒。

    “看你平时装的清高的样儿,骨子里其实就是个骚货!每个周都跟男人出去上床,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既然你这么骚,今天我就找几个人过来,陪你好好玩!”

    看来最坏的结果还没有来。

    我的头靠在墙壁上,咬住下唇,几乎是靠着本能从包里摸出一把随身携带小刀,然后双目怒睁,用尽全身力气朝着江峥的胸口扎了下去。

    上次我是趁着他酒醉加上没有防备才能得逞,而这一回,人高马大的江峥只用一只手就将我的刀子夺了过去,再然后,摁着我的头重重地砸在了大理石面的长桌上。

    “他妈的,你这贱人,还敢偷袭我?!”

    我的头嗡嗡作响,眼前的视线也慢慢变得模糊。

    温热的血沿着额头汩汩流下的时候,疼痛终于让我涣散的意识有了一丝清醒。

    我努力看向江峥,看着他扭曲的脸,突然就笑了出来:“江峥,今天在这南国会所,你最好弄死我,不然的话,我以后绝对让你生不如死。”

    江峥抓着我的头发,迫使我仰起头,对上他咬牙切齿的神情。

    “还这么嘴硬,今天不玩儿死你,我他妈就不姓江!”

    ……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不,或许更久,或者更短。

    反正疼痛已经让我对时间没了什么感知和概念。

    江峥叫来的那帮人推门进来的时候,我正蜷缩在角落里,捂着头上的伤口。

    “哟,江少,这么如花似玉个美人,你给折腾成了这样,真不知道怜香惜玉呀。”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响起,我却是连看那人一眼的力气都没有。

    江峥闻言极其鄙夷地说道:“一个被人穿烂了的破鞋而已!你们谁先上,随便玩,出了事算我的!”

    “哈哈,好好好,有江少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两个男人淫笑着朝我走近的时候,我终于抬起头,头仰靠在墙上,眯着眼睛看向他们。

    眼前的景象还是一片模糊,我想努力地看清楚,却都是徒劳。

    而到了这一步,我也终于应该认命了。

    无论我多虔诚地去祈求,多热烈地去盼望,上天还是不曾给我指明一条活路。

    除了被踩在脚下,跌入泥里,我哪还有别的选择呢?

    这一生,都不是我能选的。

    那就下一辈子吧,下辈子,我想试试好好活的滋味。

    不用大富大贵,能安安稳稳的,自由自在的就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