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章 余清辞,你是不是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之后秦颂很快挂了电话,颇有点“避之不及”的意思。

    我则是拿着手机呆愣了片刻,反应过来之后,气笑不得。

    怪不得说物以类聚呢,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助理,今天真的是见识了!

    只是气归气,我答应余淮林的事又不能不做,思前想后,最终还是给陆敬修打了一通电话。

    “是我。”电话接通之后,我有些冷硬地说出一句。

    陆敬修似乎对我的来电并不意外,照例是那不紧不慢的清冷语气:“嗯,有事?”

    我心里憋闷,可到底还是正事要紧:“秦颂应该已经跟你说了吧,我找你有什么事。”

    他的调子基本没变:“嗯,所以?”

    所以,所以你个头啦!

    我捏捏眉头,想起他做过的事就气得肝儿疼。

    同时也气我自己,你说两个人明明就是同一个,接触了这么长时间,我愣是没分出来,我是不是眼瞎啊!

    还是说陆敬修这人演技太好,都演出精神分裂的效果了他!

    我暴躁地踢了一下桌角,结果角度有些偏,踢到了大拇指,疼的我哼出一声。”怎么了?”陆敬修问。

    我咬咬牙,把钻心的疼痛忍回去,努力平静着声音道:“没事,不用你管。言归正传,陆氏无缘无故要检测工程材料,这会对我们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和影响。所以,我想问问陆先生,是不是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措施,毕竟双赢才是我们想看到的。”

    我尽量把话说得委婉,而陆敬修这么聪明,肯定能猜出我的画外音。

    他沉默的时候,我就单脚跳着来到椅子前坐下,缓了缓脚下的痛意。

    过了会儿,电话那头的人终于说道:“余清辞,你是不是傻。”

    我:?????

    陆敬修,你是不是有病?!

    卧槽,自己跟个精神分裂似的,一边找我当炮友,另一边整天装神秘装高冷对我吆五喝六的,我没把你骂的狗血淋头就不错了,你竟然还敢说我傻?!

    我嚯的站起身,也不管脚上疼不疼了,当即就在办公室里来回踱起步来,嘴上也没闲着。

    “陆敬修,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或者说,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我?我改还不行吗?我惹不起还躲得起行吗?拜托你放过我吧,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行不行?”

    我一连抛出好几个问题,其实也没想过得到回应,纯粹是发泄一下心里的憋屈而已。

    而陆敬修呢,也自然而然地忽略了我的话,捡了另外一个话题说道:“上次我让你保管的东西,还在吗?”

    我气呼呼地答道:“没了,我给扔了。”

    陆敬修:“……”

    我迅速考量了一下现下的情况,得出了实力悬殊的结论后,只能仰头望天,面无表情地补充道:“我开玩笑的,那盒子我都随身带着呢。”

    “好,今天晚上带来交给我。”

    “……你说笑的吧。”

    “我像是会开玩笑的人吗?”

    不,不像,你根本就是个制造玩笑的人。

    我真是没话能继续说下去了,脾气发也发了,事情说也说了,结果人家每样都不正面回应,只挑个破盒子出来论事。

    我要是不答应给他吧,以后肯定还是麻烦无穷,可要是答应了,我是真不愿意见他。

    如此,我试着找出一个折中的法子:“也不一定非得要我亲自过去送吧,让人过来取不成吗?就让秦颂……”

    “就这么说定了,晚上七点,就去上次那个泰国餐厅。”

    我:“哎哎哎——”

    还没等我哎完,电话已经挂了。

    ……

    下班的时候我提前走了十几分钟,小张看到我还乐呵呵地打趣了一声:“副总,又去赶约会啊?”

    我皮笑肉不笑地应了句:“是啊,赶约会。”去见个麻烦精恨人精而已。

    我先回酒店取了那个檀木盒子,接着就打算去约好的餐厅。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还在犹豫,要不要打扮一下什么的……

    很快我就使劲甩甩头,接着用力地关上了门。

    打扮?

    女为悦己者容,陆敬修他哪有那么大脸啊他!

    来到餐厅的时候,某人已经到了,见我走过去,他勾了勾嘴角,也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算计。

    我一鼓作气走过去,然后取出包里的盒子,“砰”得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轻点。”陆敬修轻轻皱了一下眉。

    我则是半点儿没好气:“以后您自己轻拿轻放,别再落到我这样粗鲁的人手里了。”

    陆敬修倒是不再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而是伸出手拿过盒子,掂了掂之后,问我:“里面的东西看过了吗?”

    我撇开头,语气依旧不太好:“没有,我又不是偷窥狂。”

    他闻言低笑了声:“像你的脾气。行了,快坐下,很快要点菜了。”

    我:“你还真打算吃饭呀?”

    “不然呢?”

    我:“……那就吃呗。”

    午饭的时候我没胃口,现在正好饿了。

    点完菜之后,我的眼睛不自觉地瞥了眼陆敬修手边的檀木盒子。

    之前还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让他刚才那么一说,我好像突然就有点好奇里面装着什么了。

    陆敬修也不知道察没察觉到我的目光,他慢条斯理地用湿巾擦了擦手,接着又不轻不淡地开口:“是余淮林让你来找我的?”

    我闻言回过神,顿了顿之后,又点点头。

    “说你傻还不服气。余氏遇到麻烦了,你就少了麻烦,这都想不明白?”

    我怔了怔,大脑出现片刻的空白:“这次的事情……该不会是……”

    “我没那么无聊,也不做假公济私的事。余氏的工程材料确实有问题,等到检查出来,这笔账再慢慢算。至于找你来求情,你自己说说,我该怎么回复你?”

    陆敬修,包括Ian,以前从没一下子跟我说过这么多话,更不会用这样无奈又带着些许包容的语气跟我说话。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估计就是天雷滚滚。

    不对,是……受宠若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