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章 喜怒无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8章喜怒无常

    回到房间之后,我洗了洗澡就想睡觉,只是头发还没吹干呢,放在床上的手机就响了。

    我揉揉半干的头发,走过去接通。

    沈嘉安,竟然是他。

    “清辞,是我。”他的声音略有些低哑。

    我闻声淡淡应了句:“嗯,我知道。”

    “我刚从巴厘岛回来,听说,听说……”他有些欲言又止,好像要说的话有多么难以启齿一样。

    相比较起来我则是风轻云淡许多:“你听说的都是真的,事实甚至更耸人听闻。你找到我,只是来确认事实的,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以前我从来不会对沈嘉安用这样嘲弄的语气说话,哪怕有时候我气他,也只是一个人闷着不说话,何曾舍得让他受半点儿委屈。

    只是到了现在,我却觉得这才应该是我们之间相处的常态。

    不然的话,我们难道还能像老朋友一样叙叙旧吗?

    那样的事,我知道不能做,也绝不会做。

    过了许久,沈嘉安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呼吸稍稍沉了沉。

    我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玻璃上倒映出的自己模糊影子,轻叹一声继续道:“我说的话不太好听吧。只是以后如果我们再接触,我还是这样的态度。所以啊,你别再找我了,不管出了什么事,都别再找我。”

    “清辞……”

    “还是叫我小姨吧,你跟佩澜结了婚,我就只能是你的小姨。你觉得别扭也没办法,谁让你……算了,以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了,也都忘的差不多了。你要是不想让彼此太难看,就到此为止吧,安安心心跟你的妻子过好生活。至于我,我的事情,跟你半点关系都没有,你的多管闲事,真的给我造成很大困扰。”

    说完这些之后,我长吐一口气,像把长久以来的郁闷一股脑都发泄出来一样。

    而沈嘉安这次倒是终于开口了:”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当初我会那么做,实在是迫不得已。清辞,你恨我是应该的,但是、但是别把我推的那么远。”

    我一听忽而笑了出来,因为怒极之后,真的只剩下无力地笑。

    “沈嘉安,你有病吧!”

    沈嘉安没出声,估计是被我的话骂傻了。

    我也不管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形象,今天本来就让陆敬修弄得气燥不已,此时沈嘉安非得往枪口上撞,我也没办法。

    “别人说这话也就算了,你自己扪心自问一下,你配吗?当初说好了毕业之后就结婚,我为了不让余家那一滩烂水泼到你身上,不顾一切地跟老爷子他们撕破了脸皮,想要脱离余家,跟你好好在一起。当时的我真的很爱你,我爱一个人的时候,其实从来不期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回报,你自己也可以想想,那两年的时候我跟你要过什么。没有吧。但是最后你给我的是什么呢?背叛,伤痛,决绝,连头都懒得回一次。那到了现在,你又假惺惺地找上来干什么,显示你的长情吗?但我说实话,你这样的人才最让人觉得可恶,觉得恶心。”

    这回说完之后,我再没耐心跟他耗下去,直接挂了电话。

    收线之后我倒是没那么激动了,本来嘛,沈嘉安已经淡出了我的世界那么久,他的一举一动已经很难牵动我的情绪了。

    我之所以会说那些话,除了真的气愤之外,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跟他彻底划清界限。

    他跟江佩澜的关系,注定是我们之间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就算是隔岸相望一次,也是忌讳。

    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处于自身难保的状态,为了活下去我就要耗费一半的心力,因此实在分不出其他的心思来顾及其他人的感受,特别是这样无关紧要的存在。

    我还站在窗前,看着镜面上倒映出的有些冷凝的脸,顿了顿,最终拉上窗帘,睡觉。

    ……

    因为跟陆敬修的见面并不算很愉快,“谈判”的结果也不尽如人意,所以再上班的时候,我的心里免不得有些惴惴,生怕余淮林来问我事情的进展。

    我不知道到时候是该照实说还是撒个谎,但很显然,哪一种对现在的我来说都是麻烦。

    不过怕什么总是来什么,午饭之前,余淮林亲自打内线找到我,让我去他办公室一趟。

    我强自镇定心神,努力不把心里的情绪浮现在脸上。

    见到余淮林之后,本来我打了一肚子的草稿,想让他再给我点时间,我会接着再跟陆氏那边沟通。

    谁知道还没等我说出口,他已经堆满笑容说道:“清辞啊,陆氏那边来了消息,说是可以让我们自己找检测公司,他们就不再参与了,说明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你事情办得不错,到时候公司绝对会给你嘉奖!”

    嘉不嘉奖倒是其次,我只是被这件事的结果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陆敬修不是说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怎么会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即便是他这个人心思再难测,也不至于喜怒无常到这个地步吧。

    余淮林之后又跟我说了些什么,但我什么都没听进去,混混沌沌地回到办公室,我愣了一会儿神,反应过来之后,立马抓起手机,找出了陆敬修的号码。

    既然事情的关键都在他那里,那我就得找他好好问清楚。

    不然的话,我总觉得自己像是个提线木偶,线头抓在他的手里,他让我往东,我便到不了西。

    可是他是谁啊他,凭什么控制我的人生。

    之前扮作Ian欺骗我、我感情的事我还没给他算清楚呢,他真以为自己是只手遮天的大罗神仙,谁都要听他的了?

    我愤愤地在心里想了很多骂他的话,就像昨晚跟沈嘉安说的那些差不多。

    可还没等我好好演练一遍,电话就接通了。

    【今天更得有点晚,明天晚上九点准时更新,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