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章 我想让你重新做回陆三少奶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9章我想让你重新做回陆三少奶奶

    我开始是脑袋有点空白,等到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才终于缓过神来:“陆、陆敬修……”

    陆敬修照例冷哼:“又怎么了?”

    我不由得咽了咽:“我没打扰到你吧?”

    “你说呢?”

    好吧,我就不该多嘴问那一句。

    我抬头望天,努力切入正题:“我听说陆氏的事了,找你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该不是又有什么等价交换的条件吧?”

    他那个人,能做什么亏本的买卖才怪。

    不知道是不是我正说中了他的心事,反正他沉默了一会儿,只留我在这边惴惴猜测着。

    好半天,他才低缓着开口道:“是有条件。”

    我闻言哼了声,不知道为什么跟他像了个七八分:“又让我帮你保管东西?”

    “不是。”

    “那是什么?”

    “余清辞。”

    “干啥?”

    “我想让你重新做回陆三少奶奶。”

    ……

    要是说这世上有人说话吓死人不偿命的话,那陆敬修绝对算的上个中翘楚。

    就刚才那一句,什么……什么让我做回陆三少奶奶,我特么吓得腿肚子都开始打颤了好吗?

    我深呼吸啊深呼吸,吸了好几口,才暂时找回点儿声音:“陆敬修,你在跟我开玩笑吧,一定是开玩笑。”

    他没说话。

    于是我便知道了答案。

    他没在开玩笑。

    而且他也从来不是个会说笑话的人。

    那事实就有点棘手,也太太太耸人听闻了!

    我开始来回踱步,心里迅速略过很多种念头,很多种猜想。

    比如陆敬修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样的话,他是要跟我复婚吗?为什么要跟我复婚,是因为爱上我了吗?为什么会爱上我,是因为打了那么长时间炮的原因吗?

    啊不是不是,肯定不是这样。

    没人比我更清楚,陆敬修他根本不喜欢我,哪怕我在相处的时候偶然迷失了心,他也始终是最清醒自持的那一个。

    所以他干嘛要说那句话啊?

    我乱七八糟地想了很久,到底还是想不出来,于是只能憋着声音问了句:“你为什么要那么说呀?当初我们离婚的时候,还是你提出来的呢。”

    当时我虽然也很想摆脱这段莫名其妙又百般不自在的关系,但我再不舒服,也没那个胆子跟陆三少说我要跟他离婚,我又没活腻歪了。

    陆敬修这下倒是终于说话了:“因为我现在需要一个妻子。”

    我骤然哽了一口气:“可是我们早就离婚了,我怎么再当你老婆,去复婚吗?”

    “不必。”他的语气自始至终都是冷冷淡淡的。

    而我却因为他的话经历了好几番大起大落,到最后只觉得心跳的都有些累。

    “不用复婚,只要在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你用陆三少奶奶的身份出现在应该出现的场合就可以。”

    “我、我凭什么呀?!我现在可是单身,单身你懂吗?我凭什么再去装一个已婚妇女啊?!”

    我简直是要被气炸了,这个陆敬修,他不光精神分裂爱演戏,他还整天异想天开的作弄人,他是不是想上天啊他!

    还标榜什么等级交换,就用陆氏那点儿事来换一个便宜老婆,想的可真美。

    我气糊涂了之后又去踢桌腿,结果这回还是无法幸免,大拇指正好磕在桌角上,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但我忍着没出声。

    “余清辞。”那边又喊我。

    我决定冷处理一把,凭什么他说话的时候我时时都得应着,我说话的时候他就常常当做耳旁风,太差别对待了这个。

    许是长久听不到我的回应,陆敬修的语气终于稍稍沉了下去:“你不想答应?”

    我哼了一声,潜台词就是傻子才答应。

    陆敬修肯定也明白了我的意思,顿了顿之后,他接着道:“作为交换,我也可以帮你实现你的愿望。”

    我脑袋又有些空白:“什么……愿望?”

    “余氏,余家,只要你想要的,或是想摧毁的,我都可以帮你。”

    ……

    下班的时候,我恍恍惚惚地收拾好东西,脚下有些飘地去了地下停车场,准备开车回酒店。

    只是还没等我发动起车来呢,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看了眼上面的号码,抿了抿嘴唇之后,接通。

    “余小姐,您下班了吗?”

    我翻了个白眼,想着你能挑这个时间打过来,难道还不知道我下没下班?

    饶是心里吐槽,但表面上我还是客气有礼地回答着:“嗯,刚下班。”

    “那太好了,我已经到了贵公司楼下,只要您一出来就能看到我。”

    拎着包慢慢悠悠地从停车场拐出来,我随意地往公司大门口一瞥,果然瞧见了一辆特别……扎眼的车。

    而秦颂很快下车,替我打开了后车门。

    我没立马坐上去,而是抬头看向他,似笑非笑地说了句:“秦助理亲自过来一趟,真是麻烦了。”

    秦颂一听乐呵呵地笑了声:“余小姐才是太客气了。”

    我眯着眼睛堆着笑,笑了一会儿也笑不动了,干脆敛下表情,不去跟眼前的人较劲了。

    秦颂开的车很稳,坐在宽敞的后座上,我甚至都有倒下躺一躺的冲动。

    这几天在酒店都没有睡好,就算是睡着了也总是做梦,根本睡不踏实。

    于是我就在想,要不要再重新换个房子什么的,哪怕再没有人气,那也算是个家啊。

    秦颂也许是觉得车内的气氛有些沉闷,便继续笑呵呵地问我:“余小姐想听什么音乐?”

    我有些脱力地摆摆手:“不想听,吵得我头疼。”

    “那听个广播?”

    “也不用。”

    “余小姐……”

    “秦助理,您开车已经够辛苦了,就不用顾及到我了,我真没关系的。”

    说的同时我轻叹一声,想着陆敬修跟他的贴身助理的性格也太不像了吧。

    一个惜字如金,一个就跟话唠似的,难道是反差萌?

    我吐槽完之后就靠在后座上,在平稳的行进中渐渐有了睡意。

    只是这份睡意没有持续太久,过了阵子,秦颂突然善意提醒一声,说是到了。

    我恍然清醒过来,转过头向外一看,是一栋欧式的别墅,外观看起来就富丽堂皇的。

    秦颂下来给我开车门的时候,用他那惯常的温和笑意说道:“陆先生的家到了。”

    【稍后第二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