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章 真的帮不了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1章真的帮不了你

    我本来是真的被吓到了。

    陆远征这个人,我就算是从来没见过,但也从各方听到过不少消息。

    陆氏的董事长,陆家的掌门人,南城商会的会长,中央的委员代表,种种头衔压在一个人的身上,居然不会让人觉得负累和突兀,只觉得理所当然。

    而且就算是单单这个名字,在整个南城那也是如雷贯耳的存在,哪怕只是提及到都觉得心怀敬畏。

    我有些形容不出来此刻的心情,就好像是触及到了什么天机,激动是有,惊恐也有,除此之外还有不知所措啊,心惊胆战啊,亦或者是有点将不明的期待啊。

    反正所有的心情混杂在一起,就让我呆住了,足足怔愣了好几分钟。

    直到陆敬修捏我的脸,我才如梦初醒一般。

    “真吓傻了?”他皱皱眉头,似乎有点嫌弃。

    我愤愤地拍开他的手,却还是有些心有余悸:“换成你你也害怕。”

    陆敬修不置可否,但眼神却明明白白地昭示着,他才不会怕。

    是,那是他老爸,他当然不怕。

    但是我怕啊。

    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人,怎么可能招惹得起那么个大人物啊!

    我是嫌弃自己活的时间太长,活的太好了吧!

    不行不行,关键时候我可不能犯傻。

    在陆敬修和陆远征之间,我当然是选择后者啊!

    我着急忙慌地把手里的东西又塞到陆敬修的怀里,像甩开什么烫手山芋似的,之后我还不由得后退了两步。

    “陆敬修,你让我帮你掩人耳目也不是不可以,但你不能害我呀,要是让你家人知道了我私下里算计他们,他们分分钟就能把我给捏死!”

    跟自己的小命比起来,余氏算什么啊,余家算什么啊,我都不要了行不行啊!

    陆敬修大概是没想到我翻脸会翻得这么彻底,因而脸上出现了少有的怔愣,过了会儿才慢条斯理地把文件收拾好,再重新递给我:“拿着。”

    我摇头,使劲摇头,像拨浪鼓一样摇着头。

    陆敬修见状向前走了两步,几乎是一低头就能看到我的发顶。

    “余清辞,拿着。”他重复了一遍,微哑的声音像是从头顶穿了进去。

    隔着这么近,后面还是沙发,我便是退无可退了,而我想了想,也没有必要一直退。

    事情总要讲清楚才好,不然的话留在以后都是祸患。

    我仰起头看向他,抹去了方才的惊恐怔愣,只平静道:“陆敬修,我再说一遍,这件事我帮不了你。以前我就跟你说过,我跟你不一样,你犯了事,还有家人给你做后盾,怎么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可我不是,我要是脑袋不清醒,一时被冲昏了头脑,到最后怎么死的估计都不知道。”

    我是个胆小鬼,我怕死,怕受伤,这样的事实,以前我竭力去隐藏,可到了现在,我却是无比想让陆敬修知道,也想让他相信。

    本来以为我这番恳切的剖析能让陆敬修稍稍理解我的心情,起码别太勉强我。

    谁知道片刻过后,他突然伸出手,搂过了我的腰。

    我:“……”

    怎么开始动手动脚了哟喂!

    我在他怀里挣了挣,结果当然是徒劳无功。

    他的脸离我大概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反正我觉得只要他稍微一低头,我再稍微一抬头,我们的嘴唇就会触上。

    即便是以前什么事都做过了,可我们之间却很少出现这样静止又暧昧的情景。

    这样的画面,当真是怪怪的,而且说不出到底是哪里在作怪。

    我只好低下头,努力不跟他的目光接触。

    “自以为是。”他开口的时候便是冷哼。

    这句话倒是让我的心火蹭的又窜起来了,我差不多是下意识地抬起头,想去跟他辩驳。电光火石之间,我却是算漏了一件事。

    我们贴的这样近,近到,擦枪走火,在所难免。

    我的眼睛骤然睁大,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感受着唇上柔软又微凉的温度,整个人彻底没了主意。

    陆敬修倒是一点没失态,他没推开我,也没趁机加深这个吻占我便宜。

    在我反应过来主动退开之后,他也不拿这件事取笑我。

    我算是发现了,他这个人对在意的事情能做到穷追猛打,可对无关紧要的那些,当真是一点心力都不屑浪费。

    就像,他现在说的始终只有一件事:“不是让你去算计谁,你的头脑也算计不过。中国有句话叫知己知彼,我只是让你提前了解一下未来会遇到的人,免得到时候乱了方寸。”

    他话是这么说,但我可不能傻乎乎地就相信了。

    我略略思索了一下,有些存疑地问他:“你真的不是要算计你爸爸?”

    他嘴角一勾:“这世上能算计过他的没几个人。”

    这句话有点避重就轻的嫌疑,我撇了撇嘴,依然不相信:“我总觉得跟你们家掺和到一起没什么好事,当然了,是对我来说没什么好事。”

    我忽然想到之前跟陆敬修那段莫名其妙的婚姻,又想到稀里糊涂跟他成了炮友,还迷迷糊糊跟他纠缠到现在。

    哪怕在这三段关系中我都占不得上风,我对自己的实力和处境还是估算的很准确的。

    那就是,我不是陆敬修的对手,只要是跟他接触,不管变换哪种身份,我都是受憋屈的那一个。

    可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有时候还得衡量害处的大小才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就算我惹不起陆敬修,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是不能答应他,不然的话就是真的挖个坑给自己跳了。

    我开始发了狠地挣扎,为了心底里的那点窘迫,还有浅浅的歉疚。

    他大概是没办法才来找的我,可没办法,我是真的帮不了他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