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章 你可以相信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回到酒店之后,我第一时间开始联系房子。哪怕是原先的地方不能再住了,窝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

    房子找的差不多了之后,我脱了力躺在床上,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又开始想起陆敬修跟我说的那件事。

    他让我假装还是他的妻子,围着他,还有他身边的人打转。

    虽然不太清楚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可我的直觉应该是对的,那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起码不是什么容易事。

    我的原则向来是不主动招惹事,恨不得片叶不沾身,自顾不暇的人哪有那个心思去管其他人。

    只是这回真的也能做到一点都置之不理吗?

    我揉了揉眉头,只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当真是有些心乱如麻。

    ……

    晚上我一个人睡在大床上,将被子裹得紧紧的,只是缠的再紧,还是觉得不够,还是觉得空虚,心里像缺了一块一样。

    实在睡不着之后,我干脆坐起身,下床走到窗前,看向外面暗无亮色的夜景。

    也不知道陆敬修现在在干什么,估计是在睡觉吧。

    真是,把我扰得睡不着,他倒是舒心自在哈。

    我心里气不过,于是一溜烟儿地去找到手机。

    哼,我睡不着,也不能让他睡了。

    铃声响了没多久,那边就传来一声:“还没睡?”

    我张了张口,心想着这句话也是要我要问的来着,他的声音里也是半点睡意没有,难道这么晚了,他也睡不着?

    我顿了顿,之后轻轻咬了咬唇,压低声音道:“嗯,没睡呢。”

    陆敬修没说话,但在这样静寂的夜里,我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呼吸声。

    一下一下的,像是钻进了我的耳朵里,又像是钻到了心底。

    我这个人看着冷静自持,但很多时候,就跟那中二青年似的,时常脑子一热就办些糊涂事。

    就像现在,一听到他的声音,我的脑袋就开始变得有些不太清醒,一点肾上腺素分泌出来,不着边际的话就脱口而出了:“你昨天晚上跟我说的事……还作数吗?”

    陆敬修没回答我的这个问题,也不知道他是在笑我的出尔反尔还是暗自高兴。

    我没去多纠结他的心思,反正我再想也想不出来。我能想的,能顾的,从来只有自己。

    “如果还作数的话,那……”我深吸一口气,“……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的心猛跳了两下,之后却又很快缓了下来。

    原来真的说出来的这一刻,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纠结和犹豫,甚至想到未来可能发生的所有,还隐隐觉得有些激动。

    无论以后面对的是什么,我都不会是一个人,我会跟一个男人并肩作战,为着我们想要的人生战斗着。

    在这场战斗中,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谁也不是各自为战。

    而在一切都有了结果和了断的那一天,我们或许还会携手并进,也或许就此分道扬镳。

    只是在这之前,我们会是彼此可以依靠的伙伴。

    “我扮作你的妻子,而你帮我得到我想要的,就这样合作一回,怎么样?”我镇定了一下心神,又问了一遍。

    这下陆敬修终于是开口了:“想清楚了?”

    我无声笑笑:“是啊,因为你给出的条件太有诱惑力了,我抗拒不了。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永远不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在余氏和余家翻身,不是吗?”

    陆敬修不置可否:“想清楚了就好。”

    我继续笑着,接着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问他,也是问自己:“我可以相信你的,对吗?”

    起码到这一刻为止,一切都还是等价交换的,对吗?

    “对。”陆敬修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深沉,同时带着隐秘的坚定。

    “余清辞,你可以相信我。”

    ……

    周一去上班的时候,刚进到办公区,小张就如临大敌一般小跑着走上前来,拉着我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以往她虽然冒冒失失的,但也不至于放肆到这个地步。

    于是我摁住她的手,平静着声音问她:“怎么了?”

    小张边紧张兮兮地往后看边压低声音对我说道:“副总,江副总……江副总的妈妈来啦!”

    江峥的妈妈。

    余秀琳啊。

    小张是知道我跟余秀琳的关系的,应该说公司上下没人不知道。

    以前余秀琳就因为江佩澜和沈嘉安的事来找我闹过一回,那一次让人看尽了笑话,小张自然也是心有余悸,生怕再重蹈当初的覆辙。

    只是就算现在暂时躲了过去,以后呢,以后难道我要为了避开她,一直不来公司吗?

    不可能的。

    既然不可能,那就只能迎上去面对了。

    进到办公室时,果然我一眼就瞧见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华贵的衣服,奢美的首饰,还有精心打扮的妆容,远远望过去,就是典型的一副上流贵妇的姿态。

    当然了,如果她不是用那种怨毒的目光注视过来的话,我还能再真心称赞片刻。

    我将皮包放在置衣架上,接着不紧不慢地走过去,坐在了余秀琳的对面。

    “二姐,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浅浅笑着,同时“真心诚意”地问出口,语气当中还隐隐带着几分无辜和委屈。

    以前陆敬修总说我装可怜,当时我还不服气,只是慢慢地我发现,装可怜竟也是一种保护自己挺好的法子。

    只是余秀琳不太吃我这一套,也正常,她向来视我如草芥敝履,因而她看向我的时候总带着掩饰不住的鄙夷。

    不过此时此刻,除了鄙夷之外,她还有几分气急败坏的恼怒。

    我看着她的脸色由红变青,过了会儿,她几乎是尖叫着吼了句:“余清辞,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到底要害我儿子到什么程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