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章 选择权在你的手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余秀琳突然提的这件事,到底还是让我的心忍不住跳了一下,不过还好我的表情控制的不错,没露出什么破绽。

    我暗暗握了一下拳头,转而轻笑着看向她说道:“二姐如果真想说出去,我也拦不住。”

    余秀琳的眼睛眯了眯,目光当中都是冷意:“到时候南城上下都知道你是陆敬修丢掉的破鞋了,我看你还能怎么嚣张!”

    说完这些,她站直身体,看着我冷笑一声,接着昂首挺胸地踩着高跟鞋离开了我的办公室。

    等她走后,这次我没再多怔愣,连忙找出手机给陆敬修打了过去。

    说实话我是挺怕余秀琳不顾一切把我跟陆敬修离婚的消息咬出去的,我倒是没什么所谓,就是担心会影响陆敬修的计划。

    而且我还要扮作他的妻子呢,万一别人知道我们其实早就离婚了,这不就是闹出一场笑话了嘛。

    我的心里焦急,但是电话却一直不通。

    连续打了两遍之后,我干脆换了个号码,给秦颂打了过去。

    这回倒是有人应声了,接通的第一时间我便急急开口道:“秦助理,陆先生现在在哪里,怎么不接我的电话呢?”

    相比较于我的急切,秦颂的语调还是相对平缓的,他答道:“陆先生正在开视讯会议,可能要过一会儿结束,余小姐有什么急事吗?”

    急事,是啊,是急事。

    可是我拿不准这事跟陆敬修的会议相比哪个更重要,万一耽误了他的大事,我可负不了这个责任。

    我揪了揪头发,有些拿不定主意。

    过了会儿,还是秦颂替我做了决断:“要不我先通知陆先生一声,余小姐请稍等。”

    “好的,谢谢。”我攥了攥手机,心情依然有些紧绷。

    我一直没挂电话,等待的这两分钟时间着实让我尝到了所谓度日如年的滋味。

    虽然余秀琳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消息捅出去,可是万一呢,万一走漏了风声,而陆敬修还没来得及想出应对措施,那到时候要怎么办。

    人在极度慌张下,各种胡思乱想的念头也层出不穷的,以至于骤然听到陆敬修的声音时,我差点叫出声来。

    “出什么事了?”他的声音依然清清淡淡的,听不出任何一丝焦虑。

    而就是这一声,让我的心情蓦地平静下来。

    我走到窗前,轻吸一口气,说道:“余秀琳,也就是江峥的妈妈,她今天找到我,让我放过江峥,我没同意,她就威胁我,说要把我们离婚的消息传出去。她说得出就真的能做的出来,我担心到时候事情没办法控制,所以就想来问问你要怎么办。”

    整件事情我自认说的极有条理,也确信陆敬修能听明白。

    而直到这一刻,我的整颗心才最终安定下来。

    我想,只要他知道就好了,他知道了,肯定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也能达到最好的结果。

    至于我呢,他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吧。

    人的本性大都懒惰,既然已经有人承担了负责的角色,我便乐得配合。

    陆敬修闻言顿了一会儿,应该是在应对的措施,好一阵子才继续说道:“江峥那边,你先松口。”

    “什么?”我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连忙反问了句。

    陆敬修这回也极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让江峥先从警察局出来,然后告诉余秀琳,只要那个消息传了出去,她的儿子就等着再回去接受法律的制裁。”

    他字字句句说的清晰,我听得也是清清楚楚,可每个字我都能听懂,放在一起怎么就不明白了呢?

    “陆敬修,我知道我们离婚的消息不能传出去,但是非要用这种方式吗?江峥做过的事你不是不知道,怎么能,怎么可以……”

    我咬住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太失控,只是对这样的提议,我真的做不到百分之百的信服。

    每一回我梦到那一天的场景,都会浑身冷汗地惊醒,然后裹紧被子失眠到天亮。

    是不是刀子没扎在自己身上就不觉得痛。

    别人的伤痛,在他陆敬修的眼里,是不是根本一文不值。

    我咬着牙,刚想说我不同意,起码别让我亲自去做这样的事,太残忍。

    陆敬修在这时突然说道:“对江峥,你想让他得到一个怎样的下场?”

    我闻言一怔。

    而他根本不在意我的回答,很快继续说道:“如果是想让他在牢里待上一年,甚至更短,并且在牢里的那段时间,他会因为家里的关系过得很好,刑满之后就不痛不痒地放出来,继续过他的舒坦生活,那你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等着法律所谓公正的审判。”

    我说不出话。

    “而如果你觉得不甘心,觉得这么做太便宜了他,那就听我的,按照我说的去做。”

    最后的这一句,我听在耳里,印在心里,只觉得对面的男人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的语气里,不再是以往那种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冷清淡漠,却是掺杂了几分隐隐的狠绝和阴郁。

    让人听了,只觉得心惊胆战。

    我换做双手握住手机,将耳朵贴紧听筒,竭力镇定着声音道:“你想做什么?”

    他想对江峥做什么?

    之前说了那么多的陆敬修这回却是不再言语,他只是低缓着声音最后说了句:“这件事的选择权在你的手里,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干预你的选择。”

    说完他便收了线。

    而我还在原地反应不过来。

    又过了一两分钟的样子,手机又响了起来,我反应过来之后连忙拿起接通。

    是秦颂。

    他对我说:“刚才陆先生是在跟陆董事长开视讯会议,我进去之后,把余小姐的来电告诉了他,陆先生就把手头上的事都放下,走出来接了余小姐的电话。”

    我其实并不能完全猜出秦颂告诉我这些话的意图,也决定不再去深想。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刚才陆敬修给我铺陈开的那两条路,我已经有了选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