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章 亲爱的陆先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再找到余秀琳的时候,后者对我的态度依然恶劣,还几次三番叫嚣着说已经把我跟陆敬修离婚的事告诉给认识的媒体,最晚明天南城上上下下都会知道我想极力隐瞒的那件事。

    我耐心着听她说完,在她说累了停顿的间隙,我轻淡道:“二姐,我改主意了,江峥的事我不会再追究,不出几天你就可以把他保释出来。但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如果我跟陆敬修的事透露出去半点儿风声,我不光要江峥坐牢,还要让他吃尽苦头,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而且我说到做到。”

    余秀琳闻言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真的?你真的能放过峥峥?”

    我摸了摸耳垂,笑了笑,不过笑意应该没有到达眼底:“胳膊拧不过大腿,这个道理我比谁都都懂。还有啊,等到江峥回去之后,你记得多劝劝他,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一次侥幸逃脱了,下一回,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好好,只要你能说话算话,以后我绝对会让峥峥离你远远的。”

    这番话本来是要给我吃个定心丸的,可是让人怎么听怎么别扭,好像是我一直缠着江峥不放一般。

    不过也无所谓了,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其他边边角角的不如意,我也可以装作没听到没看到。

    ……

    跟余秀琳见完面之后,我去了一趟警察局,找到主事的警察,说了要改口供的事。

    警察听完之后神情很是凝肃,还提醒我,口供不能随意翻改,还可能涉及妨碍司法公正。

    我听完之后道了谢,却是坚持要做。

    一切都解决的差不多了之后,我浑身脱力地坐在车上,打算休息一会儿再去房产中介那看看。

    要租的房子已经定的差不多了,就等着去验房最后敲定下来。

    发动汽车之前,我想了想,给陆敬修发了条短信,告诉他我已经按照他说的做了,又问他接下来需要我做些什么。

    信息送达之后,我等了一两分钟,没有回信,我就将手机收好,出发去了一家房产中介。

    ……

    房产经纪人正在慷慨激昂地给我介绍房子的格局,我放在包里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瞧,果然是陆敬修。

    我道了声抱歉,然后走到角落接通电话。

    “刚才在开会。”他上来就说这样一句,大概是在解释为什么没有回复我的信息。

    我闻言无声勾了勾唇角,心想着你陆三少什么时候也会顾及别人的感受了,而且晚回复几个小时信息又怎么样,我是那种斤斤计较的女人吗?

    不过想是这么想,他的这句话还是让我非常受用的。

    我用手指轻轻抠了抠墙面,嘴上却“不甚在意”地应道:“啊,在开会啊,现在还在忙吗?”

    “你在哪?”他没回答我的问题,却是反问了句。

    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在看房子呢,原先的房子不想住了,想换换。”

    陆敬修顿了会儿:“今晚一起吃饭,我让秦颂去接你。”

    吃饭啊,我抿了抿嘴唇,不能否认心情因为这句话变得更好了。

    只是我这还在看房子呢,就这么半途溜走不太好吧。

    我再三思索,还是低着声音说了句:“我估计还要一个多小时才能结束,如果赶不及的话,不如约在明天怎么样?”

    说完之后我的心里也是一阵遗憾,陆敬修可不是那种轻易会约人的人,今天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结果我竟然给拒绝了。

    只是话说回来,饭什么时候都能吃,但是找房子的事可不能耽误,不然的话我就要流落街头了,到时候可不会有人来接济我。

    我深吸一口气,忍下改主意的冲动,告诫自己大事为重大事为重。

    陆敬修听完之后沉默了一阵子,我摸不准他是不是在生气,鼓了鼓勇气之后,我试探地问道:“生气了?”

    他没说话。

    我再鼓了鼓气:“真生气了陆先生?亲爱的陆先生?”

    陆敬修这下子终于是开口了,我估计他是受不了我黏糊糊的撒娇。

    其实以前我很少跟人撒娇的,余家人不必说了,就算是沈嘉安,也是我包容他的时候居多,很少像现在这般软着声音如小孩要糖果似的跟他讲话。

    但面对陆敬修的时候,这些话不知道为什么就自然而然讲了出来,话一出口,我都直起鸡皮疙瘩。

    “没生气,啰嗦的余小姐。”陆敬修的声音低哑,语调平直。

    我听完之后立马捂上嘴,生怕一个不小心哈哈大笑出来。

    不是吧,他这不是在跟我……调情吧。

    还没等我再说什么,陆敬修已经收了线,似乎是不愿意跟我在这种没营养的话题上继续浪费时间聊下去了。

    将手机揣回兜里之后,我用手抚了抚笑的有些僵硬的嘴角,然后轻咳一声,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重新回到房产经纪人的身旁。

    “……余小姐觉得房子怎么样,如果还有不满意的地方,我们还有其他很好的房源。”房产经纪跟我介绍了一大通,最后问我的意见。

    我环顾了一下这间公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反正怎么看怎么顺眼,没多犹豫就摆摆手道:“不用了,就这间吧,什么时候签合同?”

    ……

    签完租房合同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的七点多,我没什么胃口,所以没找地方吃东西,停好车之后就直接进了酒店,坐着电梯准备回房间。

    电梯到达之后,我边走边低头找房卡。

    快到达房间的时候,我也终于从皮包的里层摸到了卡片。

    只是在抬头的那一刻,我看着半倚靠在门边的那个身影,吓得脚步立马顿住了。

    然后我揉揉眼睛,再揉揉眼睛。

    “……陆敬修?!”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眼前的这个男人,是陆敬修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