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0章 容不了我再回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高档丝绒盒子里放着的是一条钻石项链,精光闪闪的,差点闪到我的眼睛。

    我看到之后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想着陆敬修该不会是要做那件事吧,应该不会是吧,他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呢?

    各种想法在我的脑海里翻滚啊翻滚,直到陆敬修淡淡问了句:“喜欢吗?”

    我:“……喜欢又怎么样呢?”

    陆敬修似是轻叹一声,仿佛是对我的话无语了。

    我也对他无语了,你说好好的干嘛要约我出来吃饭,又干嘛要送我这么贵的项链。

    又不是在拍什么电视剧,就算是他是男主角,我也不是他的白雪公主啊!

    成心让人难堪嘛不是。

    只是我又不能拾起盒子摔到他的脸上,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我压低声音问他一句:“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盘算呀?”

    陆敬修的语气照例清清淡淡的:“如果我说没有,你相信吗?”

    “……不太相信。”我实话实说。

    陆敬修这次突然稍微前倾了一下身体,嘴角轻勾了一下,一双眼睛里竟也像有了点点温度:“这是回礼。”

    我有些呆怔:“什么……”

    脑袋虽然还没反应过来,但我的眼睛已经下意识地去看了看他的手腕。

    上次我确实是送他一块表来着,难道这所谓的回礼,就是因为那块表的缘故?

    我放在膝盖上的手互相掐了掐,确定眼前发生的所有是现实之后,才如梦初醒一般,喃喃回道:“……不用这么客气的。”

    陆敬修却是没再言语,他仅仅是站起身,缓步绕到我的身后,拿起那条项链,替我戴在了脖子上。

    我方才幻想过的场景,到底还是实现了。

    只是即便是真真切切发生了,为什么我还是觉得半点实感都没有呢?

    陆敬修将项链戴好之后,突然微微俯下身,嘴唇几乎是贴在我的耳边,轻声说了句:“很漂亮,陆太太。”

    这一声陆太太,让我的耳朵瞬间充血,要不是还在公众场合,我非得囧得拔腿就跑不可。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神情仪态却还是悠然自如的。

    重新坐到我的对面之后,陆敬修看了眼时间,开口道:“再等十分钟,我们就离开。”

    我:“……哦,哦,好。”

    然后我们就相顾无言坐了十分钟。

    这段时间里,我的心经历了无数次翻上滚下的颠簸。

    脖子上戴着的项链并不算重,可我总感觉跟挂着个大铁锤没什么两样。

    很多次我都想去摸一摸,但刚一抬起手就赶紧落下,强迫着自己别去在意。

    做不到完全释怀之后,我就开始在心里默数,想着时间赶紧过去呀赶紧过去呀,我坐不住了坐不住,我想走呀想走呀。

    可往常转瞬即逝的十分钟,到了现在竟是显得无比漫长,长的像是摸不到边。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小声地跟陆敬修商量道:“我们现在就走吧。”

    陆敬修闻言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像是看出了我的窘迫不安。

    不过他倒是没有说什么,很快站起身,走到我的身边,很是自然牵起我的手:“走吧。”

    ……

    一直到坐到车上,我的心情还没有完全平复下来,整个人还处于蒙圈的状态。

    而此时我也终于得以去摸摸那条项链了。

    温度凉凉的,像是直刺入了掌心。

    我转过头去看陆敬修,后者已经把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隐在昏暗中的侧脸显得稍微有些冷凝。

    我犹豫了会儿,最后还是开口问他:“你今晚做的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陆敬修闻言也看向我,眼神忽明忽暗的,看不太清楚。

    顿了会儿,他又伸出手,轻触了一下我的脸颊,指尖也是凉的。

    “明天就知道了。”他回答。

    ……

    秦颂将车停在了酒店的楼下。

    下车之前,我在心里犹豫了好久,想跟陆敬修说,我还是把项链还给他吧,我不需要这么贵重的“回礼”,哪怕他还有别的什么目的。

    只是想到他这人的个性,我就觉得这样行不通,他应该才不会要别人退回去的东西呢,多丢面儿啊。

    于是我便想着,还是等以后找个更好的机会再还给他,免得让彼此尴尬。

    推开车门走下去,我跟他道了声再见,他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从餐厅出来到现在,我们两个基本上没说什么话,之前那融洽亲密的气氛已经不复存在,彼此之间平白多了些隔膜。

    隔膜出现的原因,我很容易能猜出个大概。

    但我不愿意去多想,我宁愿自欺欺人一点,告诉自己,维持现状。

    秦颂开车离开之后,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直到夜晚的一阵凉风吹来,我才跺了跺脚,转身进了酒店。

    回到房间之后,我第一时间把那条项链摘了下来,小心地放回到了盒子里。

    在还给陆敬修之前,还是要小心保存着,可千万别磕着碰着。

    放好项链之后,我浑身有些乏力地坐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干脆躺下,将头侧埋进被子里,仿佛那上面还沾染着某人的味道。

    真是的,利用完人就撒手不管了,真是个狠心绝情的男人。

    但偏偏是这样的他,让人忘不掉,放不下。

    ……

    第二天刚到公司,小张就慌里慌张地跟着我进到办公室。

    我见此打算教育教育她,好歹是做了这么长时间的秘书,能不能稳重一点,别总是受了多大惊吓似的。

    只是等到她把手里的东西递到我面前时,我倒也没那么心思再去纠正她了,只捏着报纸仔细看上面的照片和文字。

    “陆家三少惊现闹市餐厅!与神秘女子共进晚餐!”

    接下来就是洋洋洒洒的一两千字,讲述陆敬修是怎么跟这名“神秘女子”吃的饭,饭后陆三少还给这女人戴了条项链,两个人携手离开餐厅的背影也被拍的清清楚楚。

    我耐心地看完之后,忍不住撇撇嘴吐槽道:“什么神秘女子,我可是陆敬修的老婆,跟他堂堂正正领过证的老婆。”虽然我这陆三少奶奶早已经是过期“产物”。

    不管怎么样,我跟陆敬修的关系到底还是大白于天下了,很快我就会被推到台面上,站在最前方的位置,跟他并肩一起走下去。

    至此,尘埃落定,我也再回不了头了,也容不了我再回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