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1章 我跟敬修和好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这篇新闻报道,第一个对我发难的人是老爷子。

    当天晚上,我就被叫回余家老宅,连饭都没吃就直接去了老爷子的书房,等待训问。

    我进去之后,老爷子没开口让我坐下,任凭我在他的书桌前站得脚腕脚底发麻。

    他则是坐在书桌后的檀木椅上,手里拿着烟斗,盯着我沉沉地看一会儿,又吸口烟。

    我见此心里虽然有些打怵,但是由始至终并未表露出任何的惊慌。

    在老爷子沉默的这段时间里,我微微垂下头,看着是一副虚心受教的姿态,实际上却是在盘算着待会儿要怎么回应,可千万别乱了阵脚以致露出什么破绽。

    又过了好一阵子,老爷子终于开口了:“你跟陆敬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闻言抬起头,按照事先想好的说辞不卑不吭地答道:“这件事我还没来得及跟爸爸说,我跟敬修他……和好了。”

    我说的坦然,老爷子闻言却是眉头一皱:“和好了?”

    我略作羞涩:“是……以前我们两个是没多接触,但后来交流多了,发现彼此都还挺合适的。”

    这句话我没作假,我跟陆敬修的身体“交流”长达几个月,合不合适我当然最有发言权。

    老爷子听完后又吸了口烟,白色的烟圈吐出来的时候,模糊了他的脸。

    之后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老爷子平日里就是一副威严相,哪怕是不说话不作表情让人也很有压力,更别说现在这副明显严肃的神态。

    而且我也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是会因为我重新“搭上”陆家的三公子而高兴,还是会怀疑我跟陆敬修“和好”事实的真假,亦或者是还有其他的盘算。

    我一点都想不出来。

    于是我开始不着边际地想,如果陆敬修在就好了,把问题都抛给他,我就不需要再战战兢兢地跟面前的老狐狸周旋。

    只是这样的念头也仅仅是转瞬即逝,我比谁都清楚,余家的这个烂摊子只能由我一个人来收拾。

    而且我不习惯把自己的命运交付在另外一个人手上,以前没这么做过,以后也不会做。

    就在我觉得快要站不住的时候,老爷子终于磕了磕烟斗,接着站起身,绕过书桌朝我走过来。

    我全身微微绷紧,随时准备应答他的责问。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老爷子没再多说什么,只道一声:“先下楼吃饭。”

    ……

    今晚的餐桌上略有些冷清,除了余秀琳就只剩下余小涵。

    落座之后,坐在我对面的余秀琳朝我翻了半个白眼,不过态度跟以前相比已经收敛了不少,想来是因为江峥的缘故。

    而余小涵呢,则是偷偷扮了个鬼脸,我勾勾唇角对她笑笑,心情倒是因此放松了些许。

    老爷子在的时候谁也不敢多说话,偌大的餐厅里只能听到轻微的碗筷碰触声。

    我偷偷地瞥了老爷子几眼,发现后者并没有明显的异常之后,便低下头专心吃饭。

    反正该来的总会来,我也不必急于这一时。

    有些滞闷的晚餐结束后,佣人小跑着过来告诉老爷子,说是有个重要的电话。

    老爷子上楼前瞥了我一眼,我明白他的意思,便主动开口道:“爸爸先去忙吧,我会一直留在这的。”

    等到缓慢沉稳的脚步声慢慢远离之后,我稍稍松了口气,转头就看见一脸谄媚的余小涵贴上来。

    “小姑,你上回说要带我出去玩,什么时候才能作数呀?”

    她不说起这件事还好,一说起来我就有些上火。

    “余小涵,前几天你的手机哪去了?”

    余小涵闻言一脸讶异:“我的手机丢了诶,小姑你怎么知道,好神奇诶!”

    神奇,神奇你个头啊。

    要不是接到你的短信,我也不会着了江峥的道。

    不过这件事怎么也怪不到余小涵的头上,况且都已经过去了,我也不会无聊到现在再去追究什么。

    只是她这性子也真该收敛一下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还马上就要高考了,整天想着去酒吧那种地方算怎么回事。

    想当年我处在这阶段的时候,那当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连逢年过节都不回来。

    当然了,我跟余小涵的情况算得上大相径庭。

    她是万千宠爱于一身,以后有余家给她做后盾,无论走哪条路她都会生活的很好。

    而我偏偏就是那对立面,跟那些想用高考来改变命运的同学来说,算是有过之无不及。

    没有亲近的家人,也没有坚强的后盾,可不就得靠自己。

    除此之外,当初我还想用成绩的优秀来证明自己,也想因此让老爷子看进眼里。

    只是报考志愿的那一天,后者轻飘飘的一句——留在南城读商科,就让我奔向最高学府的梦变得稀碎,正如我之后的人生,再没有添补缺憾的可能。

    我摇了摇头,把那些陈旧的往事抛在脑后,转而正色对余小涵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要整天动些歪脑筋,作业呢,作业写完了吗?”

    余小涵一听就松开我的胳膊,哇哇哇地跑开了,边上楼边喊道:“小姑你变了!你也变得跟我爸和爷爷一样了!我不爱你了,再见!”

    她小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连“控诉”我的声音也渐渐远去。

    我对着楼梯口的方向无奈摇头,又不免觉得好笑。

    明明还没当妈呢,怎么现在就尝到操心的滋味了,果真是太过寂寞空虚冷了吗?

    只是再退一万步说,余小涵的事才轮不到我去操心呢。

    ……

    余小涵上楼之后,偌大的客厅里就只剩下我跟余秀琳两个人。

    今晚余淮林和程芳去参加了一个酒会,江峥暂时还没被保释出来,而江佩澜和沈嘉安婚后单独搬出去了,并不在余家老宅。

    明明是相看两厌,偏偏要坐在一起,彼此之间都不会太顺气。

    我倒是已经习惯了,往常再尴尬难熬的场景我也安之若素,更别说现在了。

    倒是余秀琳,看她憋着气又发作不出来的模样,我是真觉得有些好笑。

    同时也暗暗感叹所谓母爱的伟大。

    如果不是为了江峥,余秀琳会忍到现在才怪,肯定早就对着我指桑骂槐起来。

    不过我也不管她是为了什么,反正只要能消停下来让我清静清静,我也乐得自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约是过了二十分钟,佣人走过来告诉我,说是老爷让我去书房找他。

    想来这回是要说到今天的正题了。

    我从容起身,又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迈开步子,脚步坚定地上了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