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章 招惹你行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亲吻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甚至陆敬修都没有探进去勾住我的舌尖。

    只是就这样浅尝辄止蜻蜓点水一般的触碰,让我的大脑瞬间充血,直到他移开了我还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耳朵估计也红的不像话。

    这个时候我又开始暗暗庆幸起来,庆幸是处在这样的环境下,让我不必在他面前展露自己的失态。

    略显得狭小的空间内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还有我的心跳声。

    我抿了抿嘴唇,为了掩饰自己的羞窘,刚想“先发制人”地问他干嘛要亲我,就听到他低淳的声音缓缓传来。

    “不招惹别人,招惹你行吗?”

    ……

    回到家换下衣服和鞋子,我澡也没力气去洗,直接就倒在了两米宽的大床上。

    此时我的脑袋还有些懵,尚在怔愣的时候,手已经不自觉地抬起,去摸了摸嘴唇。

    上面好像还存着一点余温。

    “……不招惹别人,招惹你行吗?”

    陆敬修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又怎么可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不管是那个时候还是现在,我都想不通,更有点接受不了。

    我翻了个身,几乎是趴在床上,想让乱的不像话的心跳停下来。

    只是有时候越是想做到一件事,越是适得其反。

    反复几次还是觉得心慌意乱之后,我干脆坐起身,深呼吸了几口,随即跳下床去,到厨房倒了杯冰水,咕咚咕咚喝下了肚。

    洗澡的时候,我还是一直在想着陆敬修跟我说的那些话。

    他说不招惹别的女人,只来招惹我。

    我问他是不是开玩笑。

    他没回答,只说以后会戴着我给他的表,他其实很喜欢。

    短短的这么几句,都让我生出种错觉,觉得我今晚面对的人根本不是真正的陆敬修。

    真正的他,淡漠,强势,冷酷,哪像是会对女人说出甜言蜜语的人。

    可如果这不是陆敬修,那还会是谁呢?

    我使劲搓了搓脸,抛去了不切实际的假想,再次陷入无法平复的混乱,以及……暗藏汹涌的激动。

    ……

    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迎面走来的小张看到我,打了声招呼之后,便有些担心地问道:“副总,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我闻言摸了摸脸颊,心想着早晨起来的时候我明明已经用粉底遮了挺厚一层,怎么还是能看出憔悴吗?

    想来一夜没睡的后果当真是挺严重的,我轻叹一声,简单应付了她两句,之后便进了办公室。

    一上午的时间过得挺快,到了饭点,我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准备去食堂,只是还没等走出去,揣在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

    我拿出来一瞧,竟然是江峥。

    嗯,他现在应该是被保释出来了。

    只是我本来以为他能消停个两天,谁知道这个时候就会找到我。

    我对着屏幕冷笑一声,接着直接挂断,继续走向食堂。

    江峥平日里虽然是个彻头彻尾的浪荡二世祖,但有一点还是挺值得一提的,那便是脾气很犟,基本上不达目的不罢休。

    有时候这尚且算的上是个优点,但更多时候,只会给他和别人引来麻烦。

    下午下班之后,我来到停车场,看到倚靠在我车上的身影,并没觉得多惊慌,甚至还淡淡笑笑:“你果然是来了。”

    江峥看起来身形消瘦了不少,胡茬很明显,一双眼窝也稍稍凹陷了下去,整个人显得十分颓废。

    特别是他直勾勾地看过来的时候,平白多了几分阴郁。

    我站定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他也慢慢站直身体,好在并没有朝我走来。

    我们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谁也没有露怯,谁也不遑多让。

    最后还是他先开口,嗓音是极难听的嘶哑:“小姨,你可真是厉害。”

    我闻言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同时环顾了一下四周:“我们公司的安保做的还是挺好的,这里基本上每隔几米就有一个监控摄像头,保安也一定在随时观察着。趁着这个机会,我们确实可以好好聊一聊。”

    江峥听完眼神顿时又沉了几分,我看到他的手甚至紧握成了拳。

    只是我见到了一点都不觉得害怕,除了我方才说的那个原因,还因为我的包里有一个小型定位器。

    这还是陆敬修给我的,为的就是防止再出现上次的意外。万一我没办法打电话求助,他也可以随时找到我。

    也是奇怪,这个时候明明他不在我身边,但我就是觉得很安心,总觉得只要我遇到危险,他就会从天而降,救我于水火。

    当然,扯得有些远,江峥还站在我面前,我能一个人解决掉的事,暂时就不用麻烦其他人了。

    “江峥,事情我已经跟你妈妈说清楚了,以后只要你能安分守己,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以前的事我就可以既往不咎,我们相安无事地生活下去。”我不紧不慢地开口,语气也很轻淡。

    江峥听完反应则是很大,红着眼睛像是要冲上来打我:“你这个臭女人,害的我差点坐牢,还假惺惺地说放过我!”

    我见状退了两步,跟他拉开一点距离:“不然呢,我差点被你跟你几个好兄弟侵犯,难道还要我对你笑着说做得好?”

    江峥不动了,只是一双眼睛已经鲜红的滴血。

    我知道他是不甘心,不甘心被我“摆了一道”,但我不会告诉他,这并不是个结束,甚至都不是开始。

    以后我让他尝到的,会是比现在更屈辱百倍的困境。

    我会让他试试,什么叫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许是对监控和保安有所顾忌,反正江峥最后是走了,走前还骂了我几句,威胁我说让我以后当心着点,他不会善罢甘休。

    我都一一应下。

    在坐上车之后,我微微冷着脸系好安全带,在发动之前,到底还是拨通了一个号码。

    接通之后,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僵冷。

    我说:“江峥那边,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我有点等不及了。”(每晚九点更新,请关注我们网站http://www.zhuishubang.com/追书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