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7章 他姓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回到家,又是怎么睡着,起床,去上班的,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坐在办公室舒服宽大的椅子上,我看着窗外,外面又下雪了,雪花纷纷扬扬的,像是要把这座城市掩埋起来一般。

    小张走后,我没找新的助理,只是从手下部门抽掉了一个主管上来,替我处理一下琐碎的小事,其他的我算得上亲力亲为。

    有人敲门进来时,我收回思绪,转过头看去。

    “余总,有件事需要向您汇报一下。”进来的是我找来的那个主管小刘。

    我淡淡应了声,问她有什么事。

    小刘的神情有些严肃,甚至算得上凝重,她走上前来,递给我一份文件。

    我打开看了一会儿,捏在纸上的手指慢慢收紧。

    然后我抬起头,没多说什么,又看向窗外。

    今天的这场雪,怕是短时间内不会停了。

    ……

    来到邹楠的办公室,我表现的一切如常,瞧不出什么失态的地方。

    邹楠看到我也是笑着的,其实她平日里并不喜欢笑,表情总是很肃正,办事风格也严谨。

    记得当初余氏内部大洗牌,很多高管见机不妙都辞职走了,只有她留了下来,跟我1;148471591054062一起处理一大堆烂摊子。

    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她莫名产生了一种叫信任的东西。

    当然那并不深刻,我连自己都不能百分百的相信,对其他人,更别谈什么深信不疑了。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当初越是义无反顾留在我身边的人,到最后越是狠狠地背叛了我,将我推向了绝地。

    邹楠让我坐在沙发上,她去倒水。

    看着她的背影,我突然生出一种疲惫,很深很深的疲惫。

    等她走回来,我没喝那杯水,而是看向她,带着浅浅笑意问道:“跟我说说吧,你的东家是谁?”

    邹楠闻言表情似是一滞,可她并不惊慌。

    慢条斯理地坐到我面前,她也望向我,语气如常地说道:“你都知道了。”

    我点点头,眼神落在了办公桌上的一个沙漏,看着里面的细沙缓缓流过,我觉得整个人的力气也如这一般,慢慢地消解殆尽。

    “你隐藏了这么久,为了就是这一天吧。把我,还有余氏一起置于死地。只是我有些不太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好处,能让你背弃待了这么多年的东西,赌上现在拥有的一切。”

    邹楠闭了闭眼睛,我以为她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谁知道片刻过后,她低声缓缓说道:“之前我跟你说过,我的父亲重病住了院。那个人……他能帮我找到合适的配型。我没什么其他的亲人,只有这一个老父亲,为了他,就算是要我的命,我也愿意。”

    原本我帮她设想了很多种理由,比如丰厚的报酬,比如更高的职位,不过却是怎么都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到了这一刻,我有些犹豫,不知道是该痛骂她的背叛,还是一言不发就离去。

    每一种于我来说都是很坏的选择。

    命运之于我,似乎从来没有过优待。

    我又点点头,表示我知道了,明白了。

    喝了口水,压下喉间的微痛,我说:“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有人查到余氏的头上,我作为法人,还会被提起诉讼。到那时候,余氏会被拍卖,或是被并购。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到最后得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所以,邹楠,你能告诉我,你背后的那个人是谁吗?起码也让我栽个明白。”

    邹楠避开我的目光,沉默了好久,才出声道:“我很抱歉……那个人的信息,我不能说的太多。我只能告诉你,他姓陆……”

    ……

    晚上离开公司的时候,外面的地上已经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雪,踩在上面咯吱咯吱地响。

    像是小时候,我没什么玩具,每逢下雪就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团着雪球玩儿。

    那个时候我的生活着实算不上如意,虽然有个所谓的家,但没亲人。

    没人疼着我。

    我以为长大的这些年,已经是我人生的最低谷,没想到,我真的是想不到。

    时至今日,我还能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

    ……

    回家的路上,我路过一家药店,走进去买了点东西,然后就直接回了家。

    到家之后,我换下衣服,去到洗手间,拿出刚才买的那一小袋。

    我盯着里面的东西看了很久,久到眼睛都疼了,才慢吞吞地洗干净手,打开包装。

    几分钟后,我瞧着验孕棒上的两条红线,真心是觉得,上天跟我开的玩笑还远远没有结束。

    我怀孕了。

    上次是空欢喜,这些却是真悲切。

    这个孩子,来的这样突然,这样不是时候。

    早前我反胃呕吐的时候,还总安慰自己,是肠胃不好的缘故,可是向来准时的例假一推推迟半个月,我就再也没办法骗自己了。

    我拿着验孕棒,笑了一会儿,又开始哭。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明明很多事情还没有定论,还等着我去求证,我却是连跨出那一步的勇气和力气都没了。

    因为我已经有了预感,因为我已经能预知到了未来。

    人处在一个精心设计的局里,是无论如何都看不到出口和终点的。

    一旦你站在高处俯瞰,很多秘密便不是秘密,很多假象也展露无遗。

    我靠着洗手台慢慢坐在地上,脸埋在膝盖处,抱紧自己,想让自己暖和一点。

    但还是冷,还是僵硬。

    或许永远也好不过来了。

    ……

    第二天清早醒来时,我看了眼日历,已经是农历的腊月二十八,还有两天就要迎来农历的新年了。

    之前我设想过很多次这个年要怎么过,怎么跟陆敬修过。

    只是到了现在,再说这些就没什么意义了。

    出门前,我化了个精致的妆容,找出一件红色的大衣,还有我最喜欢的羊皮小靴。

    打扮的美丽亮眼,连我自己都忍不住赞叹的时候,我才对着镜中的自己轻轻一笑,对自己说,你很好。

    所以,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都不要怕,也不要放弃。

    一切都会过去。

    之后我没去公司,开车的时候,我发出一条短信,上面写着:

    “我想见你一面。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