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0章 再见了,陆先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不是现在真真切切处在这样的情境下,我应该想象不到,往日那样一个沉默清淡的男人,说出来的话会这样伤人,这般无情。

    我不顾簌簌而下的眼泪,就盯着他沉冷的眼睛,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问他:“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但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就连我戴在身上二十多年的玉佩,你都知道它代表着怎样的寓意。还有,从一开始你找到我,就是查出凶手这一个目的,我说的对不对?”

    陆敬修的眼眸静沉如深海,声音也是:“对。”

    我点点头,表示我知道了。

    我终于明白了。

    压在我心底里最大的疑问,或许也是很多人眼中解不开的迷惑,居然就是这样一个答案。

    又荒诞,又可怕的答案。

    我已经看到了前方设下的无底陷阱,也晓得现在该悬崖勒马。

    但怎么办,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想往前冲一次,也是赌一回。

    说不定我赌对了,一切还有转机。

    我重新拉过他的手,哽着声音问:“除了这些之外,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是一丝一毫真心的喜欢?”

    陆敬修替我擦了擦脸上的眼泪,他的掌心温厚,跟以往的触感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他给我的感觉,再不是以前那个能宠着我疼着我的男人了。

    “这些不重要。”他说。

    “不,很重要!”我抓着执意不放,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然后我听到他用一种相当冷凝又无奈的语气说:“余清辞,你冷静一点。现在一点都不像你。”

    我又哭又笑:“什么样才是像我,什么样才是真的我,陆敬修,你真的知道吗?”

    他没应声。

    我便拉着他的手,放在我的胸口:“你试一试这里的心跳,以前它是为了你跳的,你一定想象不到,我有多喜欢你。我从没这么深切地爱过一个人,恨不得把拥有的一切都交付出去。你就算是心肠再硬,难道真的一点都感觉不到?”

    他抽回了手:“我说过了,这些不重要。”

    我拼命摇头:“你不明白的,我们之间如果连爱情都没有,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陆敬修看样子不想跟我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他揽住我的肩膀,似是要带我坐下,让我平复一下心情。

    可我却是比任何时候都冷静,都清醒。

    我吸吸鼻子,挡了他的胸膛一下,从包里拿出另外一样东西。

    “这是你当初车祸昏迷时,也是你父亲离世前最后一次找到我,给我的东西。他跟我说,这是给你的,可以保证无论发生什么,你的后半辈子都会过得很好。他还说,因为相信我是真的对你好,所以才拜托我替你保存,不到紧急情况还不能拿出来。”我抹了把脸,“今天我打开看了,结果看见里面是价值过亿的资产,资产的受益人,写的是我的名字。你父亲干嘛要把这么多钱给我?是不是他已经预料到今天,预料到我们之间的结果?所以这算什么,补偿?遣散费?”

    我已经笑不出来了,陆敬修的脸色也相当难看。

    恋人之间闹掰分手的时候,应该都很难做到心平气和,谈笑风生。

    我自认也做不到,因为我要极力克制住自己,克制着不上前去打这个男人。

    这个混蛋。

    陆敬修这次看了一眼,然后沉着声音说:“他给你的,你就收着。”

    我冷笑:“我还没那么贱,也没那么廉价。我以后就算破产,一无所有,我也不会要你们家一分钱!”

    说完我把手里的东西塞进了他怀里,也不管他接不接。

    话已至此,好像再没什么可说的了。

    眼前的男人骗了我,利用了我,还从来没爱过我。

    这样的事实,我看清楚了,也接受了。

    女人一辈子哪能不碰上个坏男人呢,怪就怪自己没看清,怨不着别人。

    而且人总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我现在所遭受到的一切,还有我肚子里那个尚未成型的孩子,都是我的报应。

    可我也不是个心地良善的人,我这样痛苦,也不想让别人好过。

    我擦干净眼泪,脸上的妆应该已经没办法看了。

    明明我想漂漂亮亮地站在他面前,却还是弄得这样狼狈。

    但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我看向陆敬修,从没这样认真地看过他,想把他每一帧样貌都完完整整地记在心里。

    然后等未来,孩子出生,长大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他,他爸爸长什么模样。

    可我永远不会让人知道他的存在,他只会是我一个人的孩子。

    陆敬修,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错过的是什么。

    这是我给你的惩罚,虽然你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多心软,但这是我能做到的,最狠心的报复。

    我绕过他打算离开,可跟他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突然攥住了我的手。

    像是用了狠劲儿。

    可他说出来的话却是极平静低沉的:“先去睡一觉,有什么话明天起来再说。”

    我闻言摇摇头,拒绝了他,接着又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虽然,这个问题已经不那么重要。

    “邹楠是你的人吧,还有小张,她也是替你做事的?”

    陆敬修没说话,手劲儿更大了些。

    这应该就是默认了。

    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替他遗憾,还是替我感到悲哀:“你要是想要余氏,直接跟我说就好了。你想要的东西,我都会给的,何必绕这么大一个弯子。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也无所谓了,余氏你想要就拿走,我是管不了了。”

    努力笑了最后一下,“我其实不是很想说这种违心的话,但我怕以后没有机会,还是跟你说一句吧……祝你前程似锦,万事遂意……陆敬修。”

    我曾近深爱的,亲爱的,陆先生。

    再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