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1章 丢了她曾以为最宝贵的爱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走出别墅的大门,外面的天色已经全暗了下来,远处黑漆漆的,像是笼了一层沉沉的铁幕。

    天空中又开始下起了雪,应该是年前的最后一场雪,冷风也吹得起劲。

    我回到车上,眼睛和脸颊干涩得生疼。

    但我几乎是一刻没停,直接发动汽车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片伤心地。

    还说什么明天再谈,我一分一秒都已经忍受不了。

    开车回去的时候,路很滑,我不敢开得太快。

    虽然全身觉得虚脱,我也没有放松下来,努力集中注意力开着车。

    离开郊区的时候有一处转弯,因为视线受阻的缘故,经常发生两车相撞的意外。

    我习惯性地鸣了下笛,没听到回音之后,才安心地继续前行。

    谁曾想就在通过转弯的前几秒钟,从前方突然来了辆车,刺眼的大灯让我几乎睁不开眼睛。

    眼见着就要撞上,我下意识地往右猛打方向盘。

    之后发生的一切,我已经没办法清楚地去辨别了。

    好像是撞到了哪里,又好像是在刺啦刺啦冒着火花,又好像是,血液从身体急速流走的冰冷。

    ……

    周围慢慢复归沉寂的时候,雪似乎下的更大了。

    纷纷扬扬的雪片儿落下来,落在了地上,车上,积起了厚厚的一层。

    我被卡在方向盘和座位之间,动弹不得,只能感觉到头上冒出一汩汩的温热。

    想抬手去摸摸,却发现手根本使不上力。

    就这样缓了好一会儿,在我的眼睛支持不住想阖上的时候,我猛地反应过来,也猛然清醒。

    不行,我不能这么睡过去,我得活下去,这么待着我会死的。

    我自己没关系,还有孩子呢……还有我的孩子呢……宝宝别怕,妈妈在呢,妈妈会好好保护你的,没事的。

    我忍着疼痛和害怕,想努力地去摸旁边的包,包里有手机,我得找人来救我。

    只是无论我怎么努力,这似是咫尺一般的距离,却像是隔着永远跨越不过的鸿沟。

    我咬着牙,再又一次失败之后,终究还是没出息地哭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只想活着,只想找个人好好地过日子,怎么就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呢?

    我是做错了什么,还是说,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我是哭不出来了,眼泪流不出来了,血好像也是。

    身体开始变得很冷,外面的冷风渗进来,像是要把一切都给封存住。

    脑袋昏昏沉沉的,趁着还没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我颤着手摸了摸自己胸口的位置。

    我戴着的那块玉佩,已经碎成了两瓣,硌得皮肤生疼。

    如果问我现在有什么遗憾,除了孩子之外,就只剩下我的亲人。

    真正的亲人。

    也许至此为止,穷尽一生,我都没办法知道他们是谁了。

    也许他们也早将我遗忘。

    嗯,其实忘了也好,忘了,就不会一直记挂着,痛心着。

    我也想都忘了。

    忘了这半辈子的苦,这一生的痛。

    还有,忘了那个男人。

    ……

    “你叫什么名字啊?”

    “……ian。”

    切,肯定是个假名字。

    “你怎么不问问我叫什么?”

    “……你叫什么?”

    “我叫清辞。”

    “……青花瓷?”

    “哈哈,对对,青花瓷。”

    ……

    “你的声音跟我前夫挺像的。”

    “你前妻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我等的人叫ian。”

    “我是该叫你ian,还是陆敬修?”

    ……

    “有了我,你就不能同时有其他的女人了。”

    “陆敬修,我从没这么喜欢过一个人。”

    “你真的喜欢我吗?为什么我现在感觉不到你的喜欢?”

    ……

    陆敬修,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为了你,我可以变得更好,变得更讨人喜欢。

    你想要什么我都能做到,我有的都会给。

    我对你来说或许微不足道,可你却是我的全部,没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

    我什么都没有了……

    ……

    听说这一夜近郊的盘山公路发生了严重车祸,一辆汽车失控撞上山体,汽油泄漏且线路短路,引发了车体的爆炸。

    救护车赶到的时候,车内唯一的一个人已经被确认死亡,遗体被烧得面目全非,辨认不清楚本来的面貌。

    后来警察来勘定事故情况,找到了两块碎裂的玉佩。

    应该是车主遇难时留下的。

    他们却不知道,在这一晚,有个姑娘在这里,还丢了她曾以为最宝贵的爱情。

    她付出一切守护的爱情,像是燃烧过后的一缕黑烟,散到了广阔的天地间,再也不见了踪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