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合第385章 更像合作默契的伙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合第385章 更像合作默契的伙伴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听完我的话,程易江抬起手,轻轻抚了抚我的后背。

    他的掌心很宽厚,又总是那样的温暖,让人觉得又可靠又安定。

    这个男人面冷心热,起码在面对我的时候是这样。

    可惜我们遇到的太晚了,那个时候的我,根本没有深入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更不愿意去了解。

    如果我先遇到的是他,说不定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会换了种模样。

    但人生没有如果,什么时候相遇,能不能相守,都是注定。

    我退开他的怀抱,觉得有些丢人,低着头不太敢看他,就自顾自地抹抹脸颊,希望不要让他发现我的狼狈。

    程易江似是轻叹了声,应该是对我无奈了,或者是生出了些厌烦。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突然听到眼前的男人说了句:“以后别随便说这种话,也别随便投怀送抱。”

    我心里一咯噔,难道这真是生气了

    但很快,我听到他继续说:“别太相信我的自制力。男人啊,是最经不起撩拨的。”

    我猛地抬头看向他,瞧见他揶揄的目光之后,我的不安尽数散去,忍不住噗嗤一笑,轻捶了他的胸膛一下。

    “你真是太坏了。”

    “嗯,等你哪天准备好了,我可以更坏。”

    这一晚我跟angel到底还是留在了程易江的房间里。

    在他面前,我其实早就可以做到不设防备。

    一直以来我害怕的,无非是再遗落掉自己的心。

    曾几何时,我发过誓,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再把自己的心给出去了。

    那样失控的快感,坠落的恐惧,仅仅是回想,都会让我浑身发抖。

    我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所以我可以做到像家人一样跟程易江相处,却从不会给自己爱上他的机会。

    他像是也懂,这么多年,在外人面前我们恩爱的夫妻,在背地里,我们更像是合作默契的伙伴。

    除此之外,我们之间还有一个共同的牵挂,angel。

    女儿是我的半条命,为了她,我什么都能做,也什么都能忍。

    只要她能有个幸福的未来,我怎么样,都无所谓的。

    在源城的这几天,程易江白天忙着工作,晚上就带着我跟angel出去逛。

    其实城市之间都大同小异,没什么特别独特的地方,有趣的是身边人的风景。

    angel年纪还小,对什么都感到新奇,每当她拖着我们的手去看这看那的时候,我跟程易江从没有不耐烦,而是觉得原本平常无味的东西也像是多了层色彩似的。

    等她玩的累了,我们两个在旁边一个忙着拿手帕给她擦汗,一个忙着从包里找出带来的温水备着。

    源城是南方临海的城市,好玩的东西很多,好吃的也不少。

    angel很是喜欢这个地方,吵着要继续玩几天。

    但我还念着她要读学前班,想着旷课时间太久也不好,可又不忍心让她失落,没办法只好问程易江的意见。

    程易江听完倒是没我这么犹豫,他的意思很简单,也很直接,女儿怎么想的就怎么做的,学校少去几天没关系。

    典型的溺爱闺女的痴父形象。

    不过我还是听了他的意见,反正他在源城也待不了多久了,到时候可以一起回新加坡,省的angel回去之后还整天念叨他。

    至于学校那边,下不为例就是了。

    只是我没想到,在启程回去的前两天,程易江突然告诉我,这边最大的合作商家里举行生日宴会,让他带着家属一块出席。

    我一听就没什么兴趣:“你去谈你的生意,带我这样没用的家属干什么”

    程易江轻哼了声:“你不怕我自己去了,被人给勾搭走了”

    我闻言一顿,然后恍然想起一件事。

    “该不会上次那个女人”

    “嗯,就是她的生日宴会。”

    我:“”

    士可杀不可辱,夺夫之恨不能忍

    咳咳咳总之,我是不能让程易江自己一个去的,一次就罢了,两次三次的,万一真把我男人撬走怎么办。

    我撸了一下袖子,颇有些“豪情”地对程易江说道:“放心吧,到时候我会把你保护个周全,任凭牛鬼蛇神都近不了身的那种”

    程易江:“呵呵到时候还是安分在我身边儿,别给我惹什么乱子。”

    我努努嘴,有些不服气:“我能给你惹什么乱子,你只要坐怀不乱就好了。”

    还别说,有时候啊,人真得信邪。

    有时候你不找乱子,乱子就来找了你。

    去参加吴家千金生日晚宴的这天,说是无意,其实还是有意,我特别好好打扮了一下,还总觉得自己不够美,在镜子前照了许久。

    程易江换好衣服走过来的时候,看到我愁眉不展的,还以为我哪里不舒服,紧张地问这问那。

    我看着他一身笔挺的西装,整个人意气风发的,愈发苦恼了:“那个吴千金今年多大啊”

    程易江一愣:“怎么这么问”

    我更忧愁了些:“我记得上次看到她的时候,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吧。我这都三十了,就算再怎么打扮,也比不上人家青春靓丽啊。”

    年龄是女人永远的敌人,我现在算是了解透彻了。

    程易江闻言突然笑了声,还越笑越夸张,最后我都有点生气了。

    连他也笑话我老了

    在我的怒视下,程易江终于正视了自己的态度,转而严肃认真地说道:“我们胜在气质,气质最重要。”

    切,我信他的鬼话才怪。

    饶是心里边再遗憾,到最后还是出了门,出发去往举办宴会的酒店。

    angel今天交由程易江的秘书lisa带着,以往我们两个都有事的时候,也都是lisa帮忙照看小家伙,因此交给她我很放心。

    到达目的地,程易江亲自来给我开车门。

    几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我牵着他的手,款款走进宴会厅,像以往的很多次一样。

    而这样的场合,我由一开始的不自在,到后来的应付自如,也都是他一步步带我走来。

    签好字之后,我继续往前走,结果礼服的裙摆太长,不小心1;148471591054062给踩了一下。

    程易江发觉之后,不顾周围这么多人,直接弯下身替我整理好。

    还没等我示意他赶紧起来,就听到从后面传来隐约的一声:

    “清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