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6章 了他替你办了葬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86章 了他替你办了葬礼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在国外生活那么多年,我改头换面,早已跟过去的一切作别。

    我变成了cecilia.cheng,也习惯人们这样叫我。

    余清辞这个名字,早就已经随着那场车祸,被我掩埋在记忆的最深处。

    就算偶尔想起,也只觉得恍若隔世。

    现在这般重新唤我的人,如果我没认错的话,是荣岩。

    程易江也像是听到了这一声,他慢慢直起身体,我没去看他的表情,只是握住他的手,用力攥了攥。

    荣岩走到我们面前时,我能清楚地看到他眼中的不可置信,亦或者还有惊疑和恐惧。

    他的瞳孔颤动着,抖着声音问我:“清辞,真的是你”

    我在大脑里迅速思索了一下,犹豫着是要站在这里跟他寒暄,还是装作不认识扭头就走。

    而很快我也意识到,没什么可躲的,我还活着,这不是什么不能触及的话题。

    我也不需要为了隐藏这个事实畏首畏尾的,从头到尾,错的人都不是我。

    于是我轻笑了笑1;148471591054062,像是经年之后遇到了老友,平和地应道:“好久不见,荣岩。”

    荣岩听完则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甚至还向后踉跄了两步。

    等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才回过神来掩唇咳了声,声音却还是抖着的:“我、我没想到,没想到”

    看样子是真的吓得不轻。

    我不是很想跟他继续说下去,只好转过头,求救似的看了程易江一眼。

    程易江接收到我的讯号,无奈看了看我之后,示意我先进去。

    我点点头,也觉得这件事交给他处理比较好。

    荣岩一副看鬼的模样看着我,我浑身觉得不自在,也省的再吓他了。

    之后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等到程易江重新走到我身边,我递给他一杯酒,开口却并没问他们两个谈话的内容,只道:“荣岩怎么会出现在这”

    南城和源城一个在北一个在南,相隔几千里,我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在这遇见旧识。

    相比较我的疑惑,程易江倒是很淡定坦然:“荣岩接手荣氏之后,向南拓展了生意,这次也是吴大业看中了他的影响力,特地发邀请函请他来的。”

    我“哦”了声,对商场上的事不是感兴趣,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仅仅还是觉得不太理解。

    但世上因缘巧合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不可能每一样都能让人预料到,怪只怪命运弄人。

    宴会开始的时候,今晚的主角,吴氏千金吴琳琳一身华服珠光出场。

    跟几天前那个热辣的年轻女孩相比,今天的她抛却了奔放和野性,倒是多了几分温婉的气质,加上模样俏丽,绝对称得上名门闺秀。

    因为我跟程易江站得比较近,所以当她从我们面前走过的时候,我一打眼就瞧见了她投射过来的目光。

    只是这目光一闪而过,我没来得及分析里面蕴藏着怎样的含义。

    吴氏的老总吴大业看得出对这个女儿很是宝贝,宴会场地布置的气派奢华不说,就连请到的人物都是在这地界上举足轻重的。

    切蛋糕的时候,他不晓得是出于怎样的心思,竟然邀请程易江一起上台。

    邀请我家老公算怎么回事啊

    我顿时有些气。

    这么多人怎么只叫他一个呢

    全场的焦点也顿时集中在我们这边。

    也正因为这样,我不但不能生气,还得笑意盈盈地目送程易江上去。

    只是在此之前,我用只有我们两个能看懂的眼神警告他,让他收敛着点,别让容易被迷惑。

    他见此低笑了一声,然后揽过我的肩膀,十分上道地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为我宣示了主权。

    切完蛋糕后,吴琳琳作为女主角,要在舞台中央开舞。

    当她用眼神含情脉脉地示意程易江,而后者也从善如流地向她绅士地伸出手时,我已经能够做到泰然自若。

    不过我的不在意在某些人眼里,就带了层不可思议的意味。

    荣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绕到我这边,趁着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中间那对俊男靓女时,他靠近我,用还有些激动的语气问我:“你、你跟程易江,你们两个”

    我不介意帮他把话说完:“嗯,我们结婚了。”

    荣岩深吸一口气:“怎么可能”

    我有些好笑地反问他:“怎么不可能。你是觉得像我这种女人,没人会要我”

    “不是,不是”荣岩赶紧摇头,但面色又有些为难,犹豫了好一会儿,他才像是鼓足勇气开口,“清辞,六年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媒体报道你的车出了车祸,首发网站:http://www.zhuishubang.com/ 你也因此我当时听到了一点都不相信,我去你的公司找你,没找到。最后没办法,我又去找了陆敬修我没见到他,但是过了几天,他居然、居然替你办了葬礼”

    他的话说完,我的心像是被狠狠揪了一下,那股子久违的窒息感觉又回来了。

    像是在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我被卡在车上,动弹不得,血液从身体急速地流走,我却无能为力。

    死亡的恐惧扼住了我的咽喉,让我想发疯的尖叫,最终却只能大口大口绝望地呼吸。

    我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脖子。

    开舞的时间很快要结束了,我深呼吸一口,努力平静着对荣岩说道:“你今天已经看到了,我没死。至于那一晚发生了什么,我不会说,你也不要问了。荣岩,看在我们曾经认识的份上,我想拜托你,今天过后,你就当做没见过我,也别跟任何人提起我。我现在的生活很幸福,很平和,我就想这样安静的度过一生,你可以答应我吗”

    一曲结束,旁边的人都在鼓掌。

    而荣岩的回答被隐没在这样的欢腾里,我只看到他纠结的面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