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389章 必须得有一方落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8389章 必须得有一方落败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这样的惊骇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我很快便反应过来,无论怎么样,我都不能让眼前的人发现angel

    绝不能

    在这样的心思控制下,我被人拽着踉跄着离开时,并没有多挣扎,即便身后传来一阵阵惊呼声。

    我的眼前开始慢慢变得模糊,虽然我并不是很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

    我的恐惧,我的反常,以及我即将崩溃的心境,都是眼前这个男人带给我的。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

    之后去到的地方,应该是贵宾室之类的房间。

    待到门一关上,我就被人狠狠抵住,后背一阵疼痛。

    但跟很多事比起来,这样的痛根本不足为提。

    我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看着他沉寒如冰的脸色,以及隐隐压抑着暴怒的眼神。

    仿佛我在他眼里,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人。

    是我的错,我的罪吗

    如果是,六年前我已经都还上了,我再没什么能失去的了。

    我挣扎了几下,没什么成效之后,也就不再做无用功,只是平复下心神,看着他平静地开口:“你放手。”

    陆敬修几乎是用尽全力抵着我,我的胸腔都被压得生疼。

    他低着头,盯着我的脸,好半天才夹杂着狠意笑了声:“你很好啊,余清辞。”

    声音像是掺了一把粗砂。

    六年的时间,他的模样没什么变化,但其他很多地方,好像都变了似的。

    就比如,以前他的情绪不会这样外露,不管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亦或者是伤心和愤怒,都鲜少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

    可此时此刻,他散发出来的怒意像是要把我燃烧殆尽似的。

    真是可笑。

    我们两个之间,无论怎么想,该生气的那个人都该是我吧。

    甚至想到以前那些事,我都该恨他。

    我深吸了口气,刚想再说些别的,裹着炽热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陆敬修狠狠咬了我的嘴唇一下,我疼得差点掉下眼泪,也顺便让他成功长驱直入。

    我力气上敌不过,可眼神却是冷的,心也是。

    陆敬修也没闭上眼睛,还如方才那般紧盯着我。

    我们像是进行着一场搏斗,一场既清醒,又残酷的肉搏。

    非得等到一方落败,另一方才会同样伤痕累累地退开。

    房间外面好像有人走过,他们应该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仅仅是一道门之隔,里面会是这样的场景。

    陆敬修许是觉得这样羞辱的我还不够,手在我的衣领上停了一下,接着稍稍一用力,我领口的扣子就被扯落,露出大半的颈项,皮肤上起了层层的颤栗。

    但这回我没做无谓的挣扎,就静静地、冷冷地看着他。

    我得看看,这男人到底有多无耻,多无情。

    只不过等了会儿,压制在我身上的力量却渐渐小了。

    就连方才缠成一团的唇舌也慢慢分开,找回了属于彼此的呼吸。

    我看着他依旧沉冷的脸色,冷笑一声,抬手擦了擦嘴角,上面还残存着些血腥的味道。

    “这样就满意了陆总”

    陆敬修的眼里像是蒙上了一层说不清的痛色。

    但我一点都不同情,更不觉得心软。

    只是用最平静,最冷绝的声音继续说道:“这么长时间不见,您可真给了我一个惊喜。”

    他抓着我手臂的手指慢慢收紧。

    “是荣岩告诉你我在这里的吧。”我嗤笑,“看来你们这种人都一样,满嘴的谎言,根本不值得信任。还是我傻,居然能指望你们遵守诺言。行了,既然都见到了,我就不浪费时间跟你说这些了。你先放开,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

    陆敬修闻言居然也像是我一样嘲弄地笑了笑,也不知道他在笑谁。

    过了会儿,他慢慢俯下身,将脸埋在了我的脖颈处,深深沉沉地呼吸了几下。

    我被他头发扎的很不舒服,他这个人的头发就跟他的心一样,硬的很,以往我可以满怀着爱意接受,但现在,当真是一分一秒都忍不了。

    不过跟他说的话相比,这些倒还只是小事。

    他说:“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狠的女人。”

    还说:“六年的时间不长,再过一个六年,我也照样把你找回来。”

    我听完心里咯噔一下,再过六年照样把我找回去

    怎么,他知道我没丧命于那场车祸的事吗

    那荣岩怎么还说,他给我办了一场葬礼

    我心里有些乱,但不至于多难受。

    最难受的时候早已经过去了,现在1;148471591054062我已经都好了,都康复了,再没什么能伤到我的心了。

    他更不行。

    我伸出双手抵住他的胸膛,然后顺着他的这个姿势,贴着他的耳边,轻轻地、温柔地说:“荣岩既然告诉了你我的行踪,那他有没有说,我已经结婚了。”

    身前的男人身体似是一僵。

    我的笑容却是扩大:“是了,我结婚了。陆总,你现在抱着的,可是别人的老婆。我从来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这样的癖好。”

    没等他的回应,我又说了句:“我现在是程易江的妻子,下次见到了,记得叫我一声程太太。记得了,陆敬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