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章 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齐珊珊听完我的话缓缓地转过头,她像是在看着我,又像是眼里根本没有我,总之她没出声,仅仅是盯着我的方向在看。

    过了好一阵子,我才听到从她嗓子里传来嘶哑至极的一声:“他怎么样了?”

    就算是她没明说,我也知道她说的是谁。

    我回答:“不会让他好过的,一定会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这是当初我给她许下的承诺,不管当中经历了怎样的波折,结果都是不会变的。

    这世上总有王法,哪怕在触及不到的暗处,也有胜过肮脏的强权。

    以前因为余家的缘故,我曾经特别痛恨这种特殊权力的存在,因为它会让一个普通人觉得活着都是身不由己。我只是想活下去,怎么就那么难呢?

    可是现在,真正遇上此番无能为力的事情时,我才发现,这世上唯有不平等才是平等,唯有强权才生正义。

    我握着齐珊珊的手紧了紧,她的掌心一片冰凉,我也是。

    我咬了下嘴唇,觉得有勇气了之后,才接着说道:“珊珊,等到这件事情过去之后,你去跟你姐姐开始一段新生活吧。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很美好的,不是只有江峥这样的人渣,也不仅仅有‘天色’那种藏污纳垢的地方。你还这么小,未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或者是特别想做的事,告诉我,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实现。”

    跟齐珊珊说这些话的理由,不只是因为愧疚,也不单因为可怜,还有其他的因素在。

    但具体是什么,我却弄不太清楚。

    齐珊珊闻言并没有表露出任何的兴趣,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我以为她不太舒服,或者还有些累,便不再多言,只最后说了句:“我已经通知你姐姐了,她马上会到。从今往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真的。”

    ……

    齐琳琳赶到病房的时候,齐珊珊已经睡着了。

    我起身对她示意一下,让她先跟我一块出去,我想跟她说些话。

    站在病房的门口,许是都不愿打扰病房里的人,我们两个说话的声音都很轻细。

    齐琳琳先红着眼睛开口道:“姐,这回是你救了珊珊,我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我摇摇头说:“不用谢我,我其实没做什么。琳琳,你妹妹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刚才医生来查房的时候我问了一下,他说虽然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但需要静养,还需要按时检查。我觉得你们现在的工作肯定不能做了,你带着你妹妹找个环境舒适的地方住下吧,钱的方面不是问题,我会给你们准备好。其他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也直接告诉我就好。”

    齐琳琳闻言连忙拒绝:“不用不用,我跟珊珊这几年攒了一点钱,就算是现在辞职也能生活下去。姐,你已经帮了我们够多了,以后我带着珊珊一定会好好活,重新来过。”

    重新来过,嗯,人生当真是奇妙。

    无论跌到哪一个谷底,只要是想,就一定能爬起来,继续走,继续活。

    我用手摁了一下眼睛,心想着自己当真是中了邪了,现在不论何时何地,都没由来地难受,又有点想哭。

    齐琳琳自然是留下来照顾她妹妹,跟她分别之后,我打算先去交上住院的费用,谁知道却被告知已经结算过了。

    能做这样事情的人,想来只有秦颂。

    果真是尽职尽责又极有眼力见儿的秦助理啊,这才是他的真实水平嘛。

    既然暂时没什么事可做了,我便想回家,洗个澡换件衣服。

    今天对于我来说,也算是跌宕起伏的一天,我并不是整件事的主角,却从头到尾都无法脱身。

    走出医院之后,我到路边打了辆出租车。

    坐车回去的路上,我找出手机,又翻出一个号码,手指在屏幕上摩挲了好一阵儿,最终却还是没能拨出去。

    我是个胆小鬼,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有些事明明知道该去做,但在临门一脚时,却又总是下意识地退缩。

    为什么呢?

    我轻叹一声,转头看向车窗外。

    如果能早一点就好了,如果能早一点遇到他,我大概就不会顾虑这么多,害怕这么多。

    我会按照心中所想,像最初欢快的模样,找到他,抱住他,告诉他,陆敬修,其实我喜欢你啊,我喜欢你,真的好好久好久了。

    前几天我偶尔出神时会想,为什么他是他呢?如果他不是他就好了,那样的话我所有的忌惮都会消失,我就能抛却一切跟他告白,说我喜欢他。

    不过这样的想法可真是可笑,他怎么可能不是他。

    而且如果他不是他,那我应该也不会喜欢上他。

    有时候就是这样,你以为事情换个面貌就会是另外一种结果,但其实一切不过是盘根错节的绳结,随便一扯,都是死结。

    ……

    回到家之后,我先去洗了个澡,之后换了套舒适干净的衣服便躺在床上。

    全身乏累地动也不想动,肚子还饿着,但也没有力气去找点东西吃了。

    正当我迷迷糊糊地快要睡过去时,放在旁边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猛地惊醒,接着弹坐起来。

    给我打电话的人是江佩澜。

    说实话我想不到她会找我的理由。

    稍稍怔愣了几秒钟之后,我接通。

    “小姨,是我。”江佩澜的声音有些哑,一贯温温柔柔的嗓音听上去也有些沉。

    我轻应了声:“嗯,有事吗?”

    “我哥他好像是出事了,你……听说了吗?”她问的有些犹豫,但我想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只是我该怎么回答呢?

    说你哥哥出事的事我知道,还是我找陆敬修一手促成的。

    我才没有那么傻。

    而且我就算是承认,也不会把陆敬修拉下水。

    想了想,我用相当轻淡的语气道:“是吗,没听说过,出什么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