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7章 逼到绝境的契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佩澜闻言果然不信:“你真的不知道?”

    “佩澜,”我敛了敛声音打断她,“我为什么必须得知道?你有什么依据吗?”

    江佩澜顿了下,语气却是弱了下来:“没有……”

    我见状轻叹一声。

    其实江佩澜跟余小涵一样,都是家里的掌上明珠,从小蜜罐子里泡大的。

    有强势又懂得算计的母亲,还有混账却疼爱她的哥哥,后来还成了沈嘉安的妻子。她的人生,也算是一帆风顺,没什么挑剔了。

    也因此,在很多事情上,她担当的大多是一个附属的角色。

    余秀琳说什么是什么,江峥的主意就是她的主意,还有沈嘉安,他的喜怒,决定了她的悲欢。

    这些我早就知道,也正因为如此,哪怕我对那三人极尽痛恨,对她却始终是种复杂的心情。

    亲近嘛,谈不上,喜欢呢,更不可能。

    但肯定不是厌恶。

    我轻叹一声,决定不跟她继续说下去了,不然我自己都觉得憋屈。

    只是江佩澜这次不知道是听谁的意思,像是打定主意要从我这里得到一个答案,还是肯定的答案。

    想听我亲口承认是我害了江峥,对吗?

    可即便是我承认了,又能改变什么。

    我很想这样问问她,不过到底还是理智占了上风,紧接着我的声音有些泛冷道:“我再说一次,我不知道。佩澜,很多事情我相信你都清楚,我跟你哥哥的恩怨,也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明白的。但这莫须有的帽子,你别给我扣,谁也不能给我扣上。”

    一番话我说的义正言辞,心里倒也没有半分心虚。

    我跟江峥,说到底是一种你死我活的状态,只要我们还安好着,势必会想尽办法不让对方好过。

    对他下手,一方面是因为往日的恩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人不为己这样的道理,放在谁身上都适用。

    许是听出我真的“生气”了,江佩澜也终于急急打住,轻颤着声道:“小姨你别生气,我、我不是要故意问你这些的,是我妈她……以后我不会再问了,你别生气。”

    我差不多已经猜到是余秀琳,估计她现在也不敢确定江峥出事是不是跟我有关,所以才派她的宝贝女儿来试探。

    只不过她还真是单纯,以为我会轻易跟江佩澜说实话吗?她哪来的自信。

    我捏捏额角,本来已经够累了,结果接这么一通电话,心更累的厉害。

    正当我要出声挂断的时候,江佩澜突然又转了个话题,已然不再是她的好哥哥江峥。

    “小姨,下个周末就是外公的生日了。前两天我听舅舅和外公说,想让你带陆先生一块过来。”

    她这么一说,我倒真是想起来了。

    下个周周六还真是老爷子的生日,久前我还当个大事记挂着,结果最近接二连三地出事,我也慢慢忘在了脑后。

    只是让我带陆敬修一块过去是怎么回事?

    想套近乎,还是试探。

    我拿不准。

    而我也不知道江佩澜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件事。

    不过到底是提前有了心理准备,我轻吸一口气,放轻语气回道:“嗯,我知道了,我会跟他们再商量的,谢谢你了,佩澜。”

    收线之后,我没立刻躺下去,而是慢慢站起身走到窗前,抱着手臂看向外面无边的夜色。

    江佩澜方才跟我说的那个消息,一开始我听到的时候只是疑惑,但是时间长了,渐渐回过味来,我发现这不过是给我的一个抉择。

    不是单纯带不带陆敬修去老爷子寿宴的问题,而是我能不能把他带进我的家庭,参与我真正的生活和战争中去。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至此开始,我的命运便跟他紧紧维系在一起,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给予我逃避的空间和机会。

    而如果不答应,那我跟陆敬修之间就算是真的断了,不可能有投机和虚与委蛇的可能。

    非黑即白,原来我一直等待着的,不过是这样一个契机。

    把我逼到绝境的契机。

    ……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正常上下班,举止行为跟往常都无异。就算是在小张面前,我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常。

    直到这一天,秦颂给我捎了个信,说是事情都妥了,我才轻轻地扯了扯嘴角。

    办妥了就好啊,江峥一天不被安置,很多人就没办法真正放下心来。

    嗯,包括我。

    真正从明面上听到这个消息,是在第二天的社会版新闻上。

    “余氏小开伙同他人轮奸未成年少女,证据确凿,警方已立案侦查!”

    江峥的照片被放置在上面,虽然打了马赛克,但是熟悉他的人还是能一眼就看出来。

    我津津有味地把一千多字的新闻仔细地看了一遍,接着便将报纸收了起来,神色如常地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中午刚吃完午饭,前脚我刚走进办公室,下一秒老爷子一通电话就将我叫回了老宅。

    去停车场取车的时候,我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吐槽了两句,想着怪不得余氏跟人陆氏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主管业务的副总正常上着班呢,结果一个电话就被叫离了工作岗位,单单是这风气,公司能好的了才怪。

    我打开车门上车,系好安全带准备出发。

    其实我的脚还微微有点疼,没完全好利索,只是回余家老宅那种地方,肯定还是要自己开车的。

    被叫回老宅的原因,我在路上已经想的差不多了,无非是跟江峥有关,再不然就是商量老爷子生日的事。

    两个可能我都提前预想到,也都想好了应对的说辞。

    到达余宅的庭院之后,我敛着神色停车下车,正昂首轻步往大门口走呢,结果放在包里的手机开始震动。

    我察觉到了,本来不太想接,可是又想了想还是找出来,看了眼屏幕。

    是他啊。

    也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什么,我正心情不太好呢,他就找来了。

    好啊,他既然找来了,我也就接着。

    “有事?”这回换做我问出这句话。

    陆敬修的声音很快低低传来,还似是带着点儿蛊惑:“今晚有时间,见一面。”

    【稍后第三更~昨天临时有点事没更上,很抱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