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3章一 给我一个成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3章一 给我一个成全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想要的是我啊,如果这句话我早几年听到,估计会直接感动得痛哭流涕,趴在他的膝盖上诉说我的衷肠了。

    曾经的我就是那么容易感动,就是那么没出息,为了得到一份爱,会花费数倍十倍的爱意去交换。

    说到底是爱的没底气,也活的没骨气。

    到了现在,我还会重蹈这样的覆辙吗?

    怎么可能。

    我忍不住笑了笑,看向他说道:“你这六年的时间,有过别的女人吗?”

    这个问题太过犀利辛辣,他没回答。

    而无论他的答案如何,对我来说都不那么重要:“我敢肯定,就算是有,也不会有人比曾经的我更爱你,起码不会那么轻易地让你再遇到。是不是你终于发现,有一个女人把心掏给你的时候,你看不太上,而当她收回去了,又开始不适应,又开始后悔?”

    这回我想听听他的答案,即便那对现在的我们来说,依旧没什么意义存在。

    陆敬修的眉头皱着,仿佛对我的话很不悦。

    他不高兴了,我就莫名有些畅快:“不敢说吗?那就是默认了……”

    没等我说完,陆敬修突然捏紧我的肩膀,有些疼。

    “没有别人。”他缓缓说出这几个字。

    我的笑意散去,咬住嘴唇:“就算没有别人,也不代表我会信你的话。陆敬修,你知道吗,已经过去六年了,不是六个月,更不是六天,这么长的时间,什么都变了。我对你的爱,对你的信任,对你的期待,早就不见了踪影,你还留恋着什么呢?还是说,我身上有什么值得你留意的东西,你说出来,我能给的都给你。我只拜托你,放了我,还有我的女儿。我们现在有新的家庭了,我们过得很幸福,看在曾经的情分上,给我一个成全,可以吗?”

    ……

    再见到angel,小家伙已经醒了,果真如我想的那般,她在哭。

    旁边的秦颂一手拿着一个洋娃娃,满头是汗地在一边好生哄着。

    可是没用,angel即便是再喜欢娃娃,没有我或者程易江在身边的时候,她也会害怕。

    我连忙走上前去,angel一看到是我,立马扑到我的怀里来,原先小声的啜泣也变成了嚎啕大哭。

    “妈妈,妈妈……”她抱着我的脖子,脸蛋紧紧贴在我的身上,像是怕我把她丢下一样。

    我的心里边也酸疼得厉害,她一哭,我就感觉心脏像是被人碾了好几下。

    angel大多数时候很乖,可真要是犟脾气上来了,也得花好些时候来哄。

    但这漫长的时间里,除了angel的哭声和我的小声安慰外,再没有其他人开口和打扰。

    直到angel哭累了,趴在我的肩膀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抽泣着,我才缓过神来,转头去看身边的人。

    秦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就只剩下一个人。

    陆敬修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这边,眼里像是藏着些说不清的情绪。

    而很快,我意识到,他应该不是在看我,他的注意力,此时此刻都在女儿的身上。

    我抱着angel的手臂瞬间收紧。

    陆敬修走过来要抱angel的时候,我下意识地退了一小步,有些戒备地望着他。

    但他看上去很平静,见我不松手,也不勉强,只道:“时间不早了,小孩子该饿了。”

    我抿住嘴唇:“我会带她去吃东西的,我们能走了吗?”

    他静默了片刻,然后点点头,说:“我送你们。”

    “不用麻烦你,我……”

    “别拒绝,趁着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

    想到之前他答应我的事,我把剩下的话咽回肚子里,想着送就送,反正他已经开口了,就不能反悔。

    我因为身体不太舒服的缘故,抱着angel离开时脚下有些虚浮。

    走了几步,我突然感觉到手上一轻,回过神之后,我意识到女儿已经被人抱走了。

    angel被陆敬修稳稳地抱在怀里,其实后者不太会抱孩子,手臂看上去都有些僵硬,脸色也是。

    而小家伙则像是不太舒服,瘪着嘴又要哭出来。

    我见状连忙去接:“还是我抱吧。”

    陆敬修稍稍侧了侧身,摆明了不顺我的意:“自己都走不稳,伤着孩子怎么办。”

    他这么对我说。

    我不能否认他说的有道理,但看到angel排斥的模样,我又不能坐视不理。

    过了会儿,我决定让angel自己下来走,谁知道陆敬修已经迈步向前走去。

    为了安抚孩子,我只好在一旁轻声哄着angel说:“angel乖,叔叔会送我们回去,angel要乖乖的哦……”

    angel还是很听我的话,因而即便是不太舒服,也算是配合地没哇哇大哭。

    只有我看到陆敬修的侧脸一片沉寒,像是笼了层雾气。

    来到车上,我陪着angel坐在后面,陆敬修去到了驾驶座,要亲自开车。

    这个时候,angel扒着我的肩膀,俯在我的耳边,像是说悄悄话一样对我说:“妈妈,这个叔叔好凶哦……”

    我勉强扯扯唇角:“没事,妈妈在这。”

    angel往我的怀里靠了靠,应该是对之前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我想想也觉得气愤,但事到如今,只要能结束这一切就可以了,别的我懒得再追究了。

    回去的路上,angel趴在我的腿上有些恹恹的,许是还没完全睡醒。

    我轻轻抚着她的头发,心里则是暗暗盘算着,回去之后,哪怕是一刻也不能停了,我必须得带着angel赶紧走。

    不管能不能联系的上程易江,我也来不及再等他的消息。

    说实话,陆敬修虽然跟我说,不会让我再为难,也不会跟我抢女儿,但我实在怕他会反悔。

    我承担不了这样的风险。

    唯一的选择,就是赶紧离开,跟这里的一切都断绝掉联系。

    汽车行驶的既快又稳,很快便停在了酒店的门前。

    我想带着angel下车,但还没等我动作,一旁的车门已经被人打开,有人伸手将angel给抱了下去。

    我见状当真是有些要发疯,可一想到不能出差错,就只能一忍再忍。

    angel下地之后就跑到我的身边,伸手抱住我的腰,有些警惕地看向陆敬修。

    一大一小两个人,逐客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但陆敬修却毫不在意一般,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我匆匆跟他说了句“慢走”,接着就想带着angel进去。

    不过在我转身离开之时,我听到身后的男人沉声缓缓说了句:“我会在这里多待几天,有事,可以来找我。”

    我咬紧牙,心想着我会去找你才怪,躲都躲不及了,我是疯了吗?

    不过我没直接反驳他,因为觉得不必要。

    反正一切就到此为止了,我何必再给自己惹什么麻烦,这个男人可不好惹。

    此时的我当然不知道,有些麻烦,是无论如何都躲不开的。

    就像命运当中一个一个的坎,迈不过去,就只能被绊倒。

    很快,眼前的男人再一次让我认识到,什么叫无能为力,什么叫心如死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