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4章 你还想章着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4章 你还想章着他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再见到lisa,后者已然是恢复了平静,看到我的时候目光还略有些复杂。

    我没去多探究她眼神的深意,因为我觉得有点累,几近身心俱疲。

    我先带着angel去到了房间,给她换了套衣服,然后守在床边陪着她睡。

    但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睡得太多的缘故,她没什么困意,就睁大眼睛看着我。

    我见状轻抚了抚她的头发,把声音放得更轻问她:“angel是不是有话要对妈妈说?”

    angel闻言眨眨眼睛,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眼睛又有些泛红。

    我赶紧哄她:“想不想吃巧克力,妈妈待会儿给你买好不好?”

    angel摇摇头,依旧水汪汪地看着我,小奶音还有些沙哑:“妈妈,爸爸去哪了?”

    我说:“爸爸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过几天就回来了。”

    “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闻言一惊,连忙回答:“怎么会,爸爸最喜欢angel,最疼angel了。”

    “可是……刚才有个叔叔说,爸爸不是我的爸爸……”还没说完,小家伙的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我的心顿时直直下坠,都能感觉到太阳穴一跳一跳的。

    我几乎不用多想就能知道,说出这种话的人,应该是秦颂跑不了了。

    无怪乎他之前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看着我,除了我还活着的事实,angel应该是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

    我有些轻颤着摸了摸angel的脸颊,她长得跟陆敬修很像,尤其是眼睛和鼻子,有时候看到她,我都会有些恍惚。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怕陆敬修看到她,因为只要见到了,所有的秘密就都瞒不住了。

    angel见我低着头不说话,就主动来拉我的手,声音糯糯的:“对不起妈妈,我是不是让你生气了?”

    我赶紧摇摇头,替她擦了擦眼泪,轻声应道:“没有,妈妈没生气。”

    “那个叔叔是坏叔叔,angel不听他的话了,angel想爸爸了。”angel往我的怀里蹭了蹭,像是反过来在哄我。

    我不太确定五岁的孩子是不是都会像angel这样懂事又敏感,我已经尽力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她,也努力营造出一个幸福和谐的家庭环境,就是想让她无忧无虑、快乐的长大。

    但现在看来,很多时候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没办法控制和改变现实。

    我抱紧angel,没办法堂而皇之地开口说那个叔叔说的是假话,因为我不想骗她。

    我怕事情被揭穿之后,她受到的伤害会更大。

    但是谁能告诉我,接下来我该怎么办,我能带着angel彻底躲开陆敬修吗?能像之前想的那样,跟程易江相安无事地过完这一生吗?

    不过我也比谁都清楚,这些问题没人替我解答,只能靠着我自己去摸索,去选择。

    ……

    angel睡过去之后,我揉揉有些酸胀的头,缓缓走出房间,反手轻轻关上门。

    lisa还在外间等我,看到我走出去,她立马站起身,像之前那样神色复杂地看着我。

    这一回我主动开口问她:“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

    lisa轻叹一声:“带走angel的人,你知道是谁吧?”

    我没否认,先走到桌前倒了杯水喝下,然后看向她反问道:“联系到jason了吗?”

    lisa平日里跟我关系不错,但她这个人最知道分寸,见我不想在这个话题上不说,她也不会再问。

    她轻声道:“找到他了,他让我告诉你,回来之后给他打个电话。”

    我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lisa这时就要走,不过在临走之前,她像是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对我说了句:“cecilia,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也别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有什么事,可以交给程先生,我也会竭尽全力帮你。”

    她会说出这些话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在惊诧之外,感动还是有一些的。

    我对她轻轻笑道:“谢谢,我还撑得下去。”

    lisa闻言没再说什么,很快走了出去。

    待到房间的门被关上,我回头找出自己的手机,给程易江打了过去。

    铃声没响多久,那边便传来熟悉的一声:“回去了吗?”

    我抹了抹眼睛,上面一片干涩:“lisa都告诉你了?”

    他沉默了一瞬,声音也低了许多:“是他吧。”

    他是谁,我想彼此都不必明说。

    其实现在的我是有些狼狈的,我不是很想让程易江知道我跟陆敬修的纠缠,因为那算是对我们约定的违背,还有我自己心意的践踏。

    但是有些事,哪是我想逃避就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

    我闭了闭眼睛,有些疲惫地应道:“嗯,是他。应该是荣岩告诉他我在这的,他……也知道angel的存在了。”

    程易江听完我的话,稍稍静默片刻,等到再开口的时候,已然多了几分无奈:“那你想好要怎么做了吗?”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从我答应嫁给你的时候开始,我跟过去的事,过去的人就再没任何关系了。”

    “可是有件事你没办法否认。”程易江的声音似是有些渺远,还有些粗粝,“你还想着他。”

    “程易江……”

    “别打断,先听我说。cecilia……清辞,当初我跟你求婚,是出于一己私利。你待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与其说是我在照顾你们,不如说是你在帮我。所以,这场婚姻的结局,由你说了算。你想离婚,我就让人立马去办。耽误你这么多年,我也……很抱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