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章 一锤定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走进余家老宅的时候,刚踏入门口,我便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了一下心神。

    虽说我现在没什么可紧张的了,但我的心里还像是噎着什么东西,掏不出,消不了。

    老爷子他们已经在客厅等我,在缓步走向他们的时候,我看着他们的脸,想着的却是陆敬修跟我说的话。

    他说,今晚见个面,我告诉你答案。

    答案。

    是,他喜欢或者不喜欢我,对我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思,今晚都会得到一个答案。

    可真是奇怪,没有问出口的时候我恨不得揪着他的衣领子追问,可真要是问出口了,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怂了。

    一边害怕,一边又有隐隐的期待,我感觉自己真是要疯了。

    被那个男人给逼疯了。

    ……

    今天坐在沙发上的只有老爷子和余淮林,其他人都不在,也不知道是有事还是故意避开。

    不管怎么样,我倒是不在意,反正多一个少一个人对我冷嘲热讽的没什么差别。

    “爸爸,大哥。”我问了声好,接着就规规矩矩地坐在了旁边。

    老爷子看向我,凌厉的眉目敛了敛,更增添了几分威严。

    不过即便是看上去有些不悦,他却没有说话,反而是旁边的余淮林先开口。

    多年前我还没被现实的残酷冰冷完全浸淫的时候,我还天真地以为,爸爸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每次都是大哥和二姐担当责骂我的角色,爸爸不会骂我,只会在最后平心静气地说上两句,再说出解决的方法。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慢慢地发现,所谓的责骂嘲讽根本就是无关痛痒,真正像刀子一样扎进皮肉的,是当权者最后的那句一锤定音。

    老爷子深谙权力的运行之道,也把这样的方式运用到一个家庭的运作中。

    我们都是棋盘上的棋子,而他是执棋的人。

    哪怕是看着风光无限的余淮林,跟老爷子相比,也简单稚嫩得很。

    我虽然没有掀翻棋盘的能力,但已然对棋局一目了然,就是不知道其他的人是怎样的认知。

    该不会以为他们也像老爷子一样,是掌控棋局的人吧。

    那样的话,一切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我垂下眉目,轻轻勾了勾唇角。

    余淮林略有些刻薄的声音很快便传来:“清辞啊,现在你二姐不在这,你跟我和爸爸说实话,江峥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我对此早有准备,回答起来也流畅的很:“这个问题我已经跟佩澜说过了,我不知道,真的。”

    就像陆敬修说的,谁也不会抓到我的把柄,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空手套白狼,想从我这里套得所谓的真相。

    可要是我连这点把戏都应付不了,那跟出门在外随便一块小石子都能把我绊倒没什么两样。

    果然,余淮林的脸色变了变,估计是看到我的神情严肃又认真。

    顿了顿,他又换了种说话的方式,语气也缓和了不少:“我知道你跟江峥有些不愉快,但是一家人之间嘛,哪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现在江峥被抓进了警察局,听说检察院也开始调查了,没多久就要开始审判。这件事媒体报道出去之后,在社会上引起的反响很大,基本上没有什么私了的可能。江峥毕竟还小,还是个孩子,以后要走的路还有很长,我们做长辈的,可不要断了孩子的路啊!”

    余淮林说的“情真意切”,我表面上静静听着,心里则是冷冷望着他大言不惭的嘴脸。

    是,江峥是个孩子。

    可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在外无恶不作,基本上毁了一个年轻女孩儿的未来。

    而齐珊珊也不是唯一一个受害者,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还有更多的肮脏浮出水面。

    做这些恶事的时候,他们自诩风流,自认放浪。

    等到东窗事发了,才想起用“孩子”的身份来为自己开脱,可能吗?

    我的手指绞紧了一下,要不是现在时机不对,我非得骂回去不可。

    骂这群是非不分的包庇犯。

    我还是垂着目光,觉得将冷意掩藏的差不多了之后,才缓缓抬起头,看向余淮林说道:“大哥,我其实从来没有真正怪过江峥。就像你说的,他还是个孩子,我不会跟他计较什么。这回他出事,我觉得是有人故意要整他,不如现在赶紧查查他跟人有什么恩怨,也好有应对措施。”

    余淮林见我不透一点风声,终于是扛不住,转头看了眼老爷子。

    老爷子眼皮一动,我就知道他要发威了。

    果然,过了会儿,他一字一句缓缓地,有力地说道:“在江峥的案子有个了结之前,你先从公司退出来,跟你二姐一块多跑跑法院和检察院吧。”

    ……

    从老宅走出来的时候,按理说我应该感觉到郁闷和狂躁的,毕竟丢了现在的饭碗,还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要的回来。

    可真是奇怪,踏在柔软的草坪上向车前走去的时候,热烈的阳光洒在我的肩头,竟让我的心里也多了几分暖意。

    前所未有的轻松,前所未有的冷静。

    我轻叹一声,又畅快地吐了口气。

    上车之后,我看了眼时间,下午的三点多钟。

    距离陆敬修跟我说的晚上还有一段时间,但是我现在竟然就想直接打电话给他,问问他,能见面吗?

    不过这样做好像有点太不矜持哈,让他以为我太“迫切”就不好了。

    我微微仰着头靠在车座上,略略思索了一阵之后,便决定了一个去处。

    自然不是公司,我都要被“隐退”了,还去那里干什么。

    开车赶往目的地的时候,我瞧着前方的景象,脑子里不由得又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像。

    陆敬修啊。

    是你啊。

    我这段时间想着的人,除了你之外,再没有别人。

    只是你能喜欢我吗?

    不是因为利益,也不是因为算计,就单单喜欢我这个人?

    可以吗?

    我其实也是个挺好的女人,真的,只要你认真去看就能发现的。

    想着想着,我突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因为我想到了,万一见到面了,而他说不喜欢我,那我就揪着他的衣领,咬上他的嘴唇,恶狠狠地“威胁”他说:“你敢。”

    你敢不喜欢我。

    【今天四更,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