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6 章 我要女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6 章 我要女儿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我说的都是我的心里话,从以前到现在,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

    不仅厌恶别人骗我,我也不愿去骗别人。

    但我说的这些,陆敬修像是不太相信,又像是反应了好久才最终接受。

    他慢慢松开手,静默片刻过后,才低缓着说道:“不管你现在怎么看我,既然今天找过来了,就说明你不想程易江有事,对不对”

    我一滞,虽然有些不痛快,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

    我不想让程易江有事,更不能让他因为我有事。

    我欠他的已经够多了,这辈子都不一定能还的上,哪还能再给他添麻烦。

    不过还没等我问清楚他的用意,陆敬修已经自顾开口继续说道:“我可以保他安然无恙,但有一个条件。”

    我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声音也能做到平静无波:“什么条件”

    “我要女儿。”

    要女儿

    我听到了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又一想,没什么可意外的,他会跟我抢n,这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吗

    但我总还存着些幻想,想他不会那么绝,他知道女儿是我的命,他知道的。

    我的手又开始发抖,这一回我依旧没忍着,扬起手就要打他。

    可陆敬修哪是那种让人打两次的男人,他准确无误地抓住我的腕骨,稍稍用力,我就觉得生疼。

    而他看着我,眼里还是看不见情绪的暗色,接着一字一句,清晰缓缓地说道:“只有这个条件,你答应吗”

    我咬着牙回答:“你还不如要了我的命。”

    他闻言摇摇头,不置可否地说:“我要你的命干什么。你把女儿给我之后,可以跟你的男人过逍遥生活,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陆敬修”如果真的像他说的这样,他带走了n,我可以肯定,我绝对会跟他拼命。

    我早就不是为了自己活的了,这条命,我侥幸留着,多半就是为了女儿,另外充斥在我生命中的就是程易江。

    他怎么这样,怎么能给出这样的选项让我选。

    我并不想哭,可眼前还是忍不住起了一层雨雾。

    陆敬修松开我的手,没再碰我,就居高临下地,像是以往很多次那样,睥睨着看我狼狈地挣扎。

    我算是明白了,他这个人呐,从里到外,都是冷血又无情的。

    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也不知道怎样去爱一个人。

    所以妄图霸占他的心的人,到头来,都注定是伤痕累累,万劫不复。

    我就是为了曾经的深情错付,才遭受这样的折磨和惩罚。

    嗯,都是自找的,我自找的。

    我下意识地点点头,用力抹了把眼睛,然后收敛起方才的愤怒和惶恐,恢复了平静淡然,因为我已经打定了主意。

    “好,我答应你的条件。”我说。

    这下子换做陆敬修变了脸色,许是没想到我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不经事的人,意外过后,他比谁都来的沉定:“就这么说定了。”

    “你得先让我看到程易江,他没事了,我再把n交给你。”

    陆敬修突然低笑了声,就是笑意有些冷:“你为了他,真的是什么都肯做,连女儿都不要了。”

    我笑的比他更冷:“对,我就是愿意为他做这些。他救我一命的时候,你在哪呢应该是在洋洋得意,把一个女人算计到了泥地里,你特有成就感吧。”

    他阴沉着脸色没说话。

    我也懒得提那些发馊的往事,而且我比谁都清楚,当初那样的结局,不完全是他的错,我们一半一半,谁都不是完全清白。

    我长吸口气,跟他确认:“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程易江”

    陆敬修侧了一下身体,不再看我,声音也凉淡的很:“等我安排好了,会通知你。”

    “好,你最好遵守约定,不让他伤着一分一毫,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他重新看向我,“你会怎么样”

    我沉默片刻,然后无奈似的叹了声,说:“谁知道呢人被逼急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离开陆敬修住的酒店,是秦颂将我送到了门口。

    他说要送我回去,我冷声说不必。

    可他却是犯了犟脾气,不再顾之前的拘礼,硬生生挡住我的去路。

    真是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助理。

    他跟他那个高高在上的大老板一样,霸道的很,也可恶的很。

    只是到了最后,我并没有选择跟他对峙到底,因为我的脚下早已经轻飘飘的,而头却似千斤重,我毫不怀疑自己下一秒会倒在哪里。

    秦颂可恶是可恶,但他能把我安全送回去,送到n身边,这一点我还是相信的,我也需要他这样做。

    上车之后,我坐在后座,撑着头靠在车窗边,闭着眼睛。

    秦颂开始的时候还似专心地开车,过了会儿到底还是藏不住心思,尝试着叫我:“余小姐”

    我没装作没听见,只是淡淡地纠正他:“还是叫我程太太吧。”

    秦颂顿了一下,再开口:“余小姐,其实您误会陆先生了,陆先生一直都念着您,过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忘记过您”

    像是怕我打断,他的语速特别快,不给我一点插话的空隙:“1;148471591054062当初知道您出车祸的时候,陆先生正在开股东大会,老陆总去世之后,在这个会上会决出下一任总裁。可是陆先生没有等到最后,他半途离开了会场,抛下了那么多的股东,直接赶去了医院。我真的、真的从来没看见过他那么失态的模样他这个人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情绪,可是在他身边待得时间久了,我能感觉的出来,他的心里是有您的,而且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位置。如果不是这样,他何必放任自己的前程不管,就为了去见当时的您最后一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