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是399章 我爱你是真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是399章 我爱你是真的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我听完一阵火气上涌:“你凭什么不同意”

    相比较我的激动,陆敬修则是淡定的多,他低头看着angel,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总觉得应该会有些温情的吧。

    别的不说,大多数时候我面对着angel,都觉得心里软的能滴出水。

    过了会儿,我才听到他慢条斯理地继续说:“女儿不是你一个人的,你想把她带走,我不同意。”

    我咬住嘴唇,咬的有些狠了,都能尝到些血沫儿。

    这男人,他怎么能、怎么能这么无耻,这么可恶。

    开口的时候,我的声音有些发抖:“你还是想跟我抢angel”

    陆敬修这一次终于看向我,只是脸上还是看不出太多的情绪,他说:“我不想跟你抢。总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能让女儿有个完整的家,有她亲生的父母在身边”

    后面他还想说什么,但车子已经停下。

    一直默不作声装作空气一般的秦颂转过头,有些为难和尴尬道:“陆先生,余小姐,到酒店了。”

    我压住心里的愤懑,转头看向车窗外,长吸一口气,打开车门下了车。

    陆敬修抱着熟睡的angel在前面走,我就在后面跟着,脚下有些轻微的踉跄。

    还是秦颂发现我的反常,不乏担心地问我:“余小姐,您没事吧1;148471591054062您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我用手别摸了摸脸颊,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但见他盯着不放,也就敷衍地答了句:“没事,我很好。”

    其实一点都不好。

    要不是还记挂着angel,我毫不怀疑自己能一头镪在地上。

    好不容易到了房间,我想接过angel带她去睡,谁曾想陆敬修竟然不放手。

    这次我连吵架的力气都没有,近乎有气无力地问他:“你还想怎么样”

    陆敬修的眼神清淡的很,声音也没什么起伏波澜:“你这个样子,我不放心把女儿交给你。”

    “你有什么不放心的你不把女儿给我还能怎么样你要看着她你知道怎么照顾她洗漱,怎么哄她睡觉,又知道她什么时候起夜,怎么不让她踢掉被子吗”

    我一连问出了无数个问题,当然陆敬修一个都没有回答。

    沉默地看了我一会儿之后,他换了个方向,转而往我跟angel的房间走。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等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秦颂已经打开房门,陆敬修抱着angel已经走了进去。

    陆敬修轻手轻脚地把angel放在床上,小家伙估计是累的狠了,这么折腾都没醒,嘟着小嘴睡得特别香。

    我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双手撑着头,待到陆敬修站起身,才缓缓抬起头看向他道:“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什么事也都留在明天。”

    陆敬修闻言没立刻应声,而是走到我的面前,伸出手轻轻摁了摁我的耳后。

    “还头疼”他的声音有些哑。

    我懒得理他这没头没脑的问题,还是一个劲儿地让他走。

    陆敬修制住我推他的手,又问了句:“除了头疼,还有什么症状”

    我终于忍不住冷笑了声:“我怎么样不用你关心,你能离我远远的,我就能好受很多。”

    他这回竟然真的收回了手,但还像尊石像一样站在我面前,我得仰着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你跟了他那么久,他就是这么照顾你的”他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凉意。

    我则像是听到了个笑话:“我跟他怎么相处,跟你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顿了顿,“而且无论他对我怎么样,他在我出事的时候救了我一命,这么多年也从没亏待过angel。他已经做得仁至义尽,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你凭什么去指责他”

    陆敬修闻言静默片刻,然后像是不太确定地反问了句:“你心里最好的”

    “对。”我的答案很清晰,很明确,“明明我们都已经有了新的生活,也过得很幸福,是你毁了这一切。”

    他便没再说话。

    我却是加重了语气,还有些莫名的疲惫:“你干嘛要出现呢干嘛要做这些呢你要逼疯我是不是,你快要把我逼疯了”

    我的话音刚落下,就感觉肩膀被人钳住了,有些压迫的疼痛。

    陆敬修捏住我的肩膀,微微弯下身,我们的视线终于能够在一个水平面上相对。

    他温热的呼吸洒在我的皮肤上,有些痒,还起层颤栗,我有些受不住,就撇开了头。

    而我也没有再挣扎,我敌不过他的力气,一切反抗都是枉然。

    他倒也不在意我的躲避,就保持着这样别扭又怪异的姿势,压低声音缓缓地对我说:“他不是能让你托付的人,你离开他,是早晚的事。”

    我呵呵笑了声:“就算是这样又如何,难道我离了他,之后就得找上你我没那么贱,也没那么健忘。那天晚上,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你对我做过的每一件事我也没忘。我现在每次看到你,都会重新回忆一遍,想起我被人骗个彻底,差点丢了性命的过往。你说说,你要我怎么办。我要是死在了那个晚上,所有的事情都一了百了。但我活下来了,我就不会再重蹈覆辙。我凭什么要原谅你,凭什么要大度宽容,又凭什么死乞白赖地跟着你。你有那么好吗你到底凭什么”

    说完之后,我感觉到肩膀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像是要把我的骨头给捏碎一样。

    得,我说的话让他受不了了,这样"chi luo"裸的质问,让他的自尊心和控制欲受不住了。

    但这就是事实,无论过去多久,都没办法抹去的事实。

    我叹了口气,决定不在这些话上浪费时间了,因为说了也没用,说了他也不会懂。

    我去掰他的手指,示意他松开手。

    只是在摆脱这样的桎梏之前,我听到眼前一脸沉寒的男人缓缓地、坚定地说道:“那时候你问我的问题,我现在可以回答你很多事都是假的,但我爱你这一件,是真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