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3章 我什么章时候能见到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03章 我什么章时候能见到他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陆敬修说的这句话,大概指的是很早之前,那时我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一心想着“贿赂”我那个前夫,托他办事,所以花了相当的积蓄去买了块特别贵的表来着。

    后来虽然没能顺利送出去,可阴差阳错的,那东西还是到了原本要送的人手上。

    可送出去之后,接收礼物的人却并不怎么上心,我只见过他戴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再没见过那块表的踪影。

    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但那时的我安慰自己,纠结这个做什么,人都是自己的了,还管人家戴什么样的表。而且他这样的身份,从小到大吃穿用度肯定不菲,我自以为贵重无比的东西,在他看来应该算不得什么吧,不喜欢也正常。

    不过直到后来我才慢慢意识到,礼物的价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他心里的分量。

    他看重你,即便是送块石头也能喜欢的紧,他不把你当回事,哪怕你给他金山银山,他也未必能看上一眼。

    多么浅显的道理啊,结果我却用了这么长时间,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才发现。

    我自嘲笑笑,觉得纠结这个问题没什么意义,刚想转变一下话题,就听他又说了句:“你的东西,我都留着。本来打算留一辈子,既然你回来了,想要什么,我就还给你。”

    说完他折过身,像是要去拿什么,我想告诉他,我什么都不需要,也不用他保留。

    可当他把一样东西递给我的时候,我又免不得怔了怔。

    是一块,不,准确地说是两块玉佩。

    原本完整的整体碎裂成两半,从中间一分为二。

    那天我撞了车,除了身上受了伤,胸前的玉也随着我重创碎裂。

    我当时是有感觉的,可我连自己都救不了了,哪能去顾什么玉佩。

    后来我也没问过程易江,他救起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我随身的东西。

    没想到竟然在陆敬修的手里。

    我从他的手里拿过来,低头端详了一会儿,然后缓缓问他:“你怎么会拿到的”

    他的声音很轻淡:“从警察那里取到的。”

    我“哦”了声:“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用保留这么久。”

    他却是不甚同意:“要是丢了,你回来找,那要怎么办”

    我闻言抬头看向他,有些不可置信,也有些难以理解:“你知道当初我没有丧生在那场车祸”

    要不然他怎么会说出我还会回来找这种话。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竟然摇了摇头,却又不肯再说下去。

    现在的我做不出死缠烂打这种事,他既然不想说,我也就不多问了。

    至于这玉佩,我收好放在了口袋里,打算想想再处置。

    早前曾听人提起过,玉这种东西有灵性,关键时候还能挡灾祸,当初我能从那么严重的事故中逃生,肚子里的孩子也安然无恙,说不准就是托了这样的福气。

    不过是不是都无所谓了,我轻叹一声,又拉回了之前的话题:“你说会让我见到程易江,那是什么时候,能不能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

    陆敬修原本有些缓和的脸色顿时变得冷凝,声音也是:“我会尽快安排。”

    我点点头,决定到此为止。

    适可而止这样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以为这一场对话到此就会结束,可就在我饶过他要走出去的时候,他突然拉住了我的胳膊。

    这一次他是用了狠劲儿,我觉得小臂的肉都绞成了一团。

    “陆敬修”我受不住了就喊了他一声。

    他却是不为所动,目光沉厉的看了我一会儿,他又揽1;148471591054062住了我的腰,将我整个人推倒在后面的墙上。

    坚实的胸腹毫无空隙地挤压着我的胸口,我被这样的姿势弄得很不舒服,也气愤不已,使出全身的力气想推开他。

    但在挣扎之前我就知道,只要这个男人不松手,我是推不开他的。

    所以当他的吻落下来时,我除了咬紧牙关,就是睁大眼睛冷冷地看着他。

    我以为以他的骄傲,察觉到我的冷淡和不情愿之后,就会放过我。

    只是我料错了,我没想到他竟然看都不看我,除了亲咬我的嘴唇之外,他的手竟然也从我衣服的下摆探进去,一路向上,触到了柔软又危险的位置。

    在大脑做出反应之前,我的身体已经率先开始轻颤。

    往日种种,加诸在我跟他身上的种种,随着时间的逝去,好像已经被埋在了深处,可不经意挑起的时候,你会发现,它们都还在。

    陆敬修像是铁了心,我的排斥和抗拒并没有让他停下,反倒是他掌心和唇上的温度越来越高。

    我没被这样的染了心,还很清醒,所以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接下来会失控,会让局面无法挽回,会让我长久以来坚持的一切都变成一场笑话。

    我浑身僵直,背后冷汗岑岑。

    在他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之前,我狠了狠心,张开了牙关,在柔软的唇舌探进来的一瞬间,闭着眼睛重重地咬了下去。

    口腔内顿时弥漫上一层血腥味。

    也正是因为如此,方才还为所欲为的男人终于停了下来,在我身上作乱的手也没继续乱动。

    他的嘴边有些血迹,本来应该显得狼狈,可真奇怪,饶是如此,也丝毫没有破坏他的帅气。

    他没去管伤口,就低头看着我,温热的呼吸洒在我的脸上,带着无言的压迫和暧昧。

    我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也丝毫不后悔刚才的行为,我只恨咬的轻了晚了。

    过了会儿,他倒是终于开口了。

    许是舌头伤着的缘故,他的声音略有些含糊,带着莫名的喜感。

    但我笑不出来,他也是。

    他一字一句缓缓地说:“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