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8章 真的不要我了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08章 真的不要我了的?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lisa应该也料到了我会再找她,很快接通之后,她不减疲惫地问我:“你没告诉angel真相。”

    我说:“真相是什么不重要,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生存才是法则。”

    “那个人同意放过jason了”

    “嗯,他答应我了。过一阵子,他就会安排我跟jason见面,我会确定他的平安。”

    “好,那就好”

    之后我们两个陷入不算短暂的沉默。

    很多话在我的胸腔翻滚着,其实早在回南城之前,我就该说出来的,但当时的我还没有完全下定决心,没有勇气说出一切。

    现在不一样了,既然已经对未来做出了选择,那么该放下的就要放下,该促成的就要促成。

    “lisa,你跟在jason身边这么多年,你对他应该是有些不同吧”

    “我”她应该是吓了一跳,声音当中还有些颤音。

    我连忙道:“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跟你说如果喜欢,就去争取吧。你是个特别好的女孩子,在jason身边,会帮上他很多,我也相信,你会努力让他幸福的。”

    “cecilia,你你是不是和那个人”

    我有些忍不住笑了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跟他复合的意愿。有些事我不方便说,但请你相信,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心的。我是真心的,希望你跟jason都能幸福。不管是能相守,还是各自安好。”

    陆敬修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多。

    angel已经睡得很熟了,我听到动静则是立马惊醒,本来打算不去理的,可思虑再三,怕他出什么幺蛾子吵醒angel,于是披上衣服轻声走了出去。

    来到客厅,还没等我走近,就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酒味。

    等到真正看见那个男人,我才确定,他是真的喝酒了。

    我皱皱眉,在离他几步远的距离停住,压低声音对他说道:“怎么喝这么多酒”

    陆敬修有些懒散地靠在沙发上,一只小臂搭在额头上,衬衫的领口已经扯开了,名贵的西装也被他毫不在意地压出了褶皱。

    更甚的是,他一脸的醉态,脸色有些红,眼睛朦朦胧胧地看过来,再也没有半分平时的高冷劲儿。

    我平白多出些烦躁,心想着他以前可不是个多喜欢喝酒的人,我也从来没见他喝醉过,今天这来的是哪一遭啊

    正当我打算回房间,任凭他自生自灭的时候,突然听得旁边传来醉意的一句:“过来。”

    声音还不小。

    我闻声第一反应就是想去捂他的嘴,angel睡觉也不是多沉,我生怕她被吵醒。

    只是就在我着急忙乱的时候,手上多了股大力,扯住我就往一边拉过去。

    我一个重心不稳,踉跄着就跌进了一个怀抱里。

    陆敬修几乎是第一时间用双臂将我圈紧,我坐在他的腿上,全身绷直。

    “喂,你干什么,放开我”因为我时时想着控制音量,因而连这种话说出来都没什么威慑力。

    陆敬修就更不会管了,他将灼热的额头贴在我的脸颊上,烫的我都有些躁意。

    “真香,真好”他说着又去蹭我的脖子。

    我能忍他才怪,双手抵着他的肩膀就想挣扎着起身。

    不过他当真是醉的一塌糊涂,也不知道把我当成谁了,顺势将我压倒在沙发上。

    这下连身体都贴的这样紧密,深扎在骨子里的意识告诉我,现在必须得停下,不然待会儿

    陆敬修这个混蛋,他是故意的吧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连腿都用上了,可喝醉的人力气实在是大,也特沉,很快我的四肢被牢牢锢住,只能狠狠地瞪着他。

    相比较我的愤怒抗拒,他却是一脸淡定,眼睛还亮的吓人。

    我见此冷笑一声:“你是故意的,装出来的要是还能听清楚我的话,就赶紧放开我,不然你多想想后果。”

    要是他今天真的强迫了我,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陆敬修听完我的话,顿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明白。

    我的精神也还紧绷着,生怕他下一秒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但好在没有,他没动手扯去我的睡裙,也没在我的身上落下密密麻麻的吻。

    他只是低下头,埋在我的脖颈处,哑着声音有些含糊地问我:“真的不要我了”

    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让我的眼眶有些泛酸,还有点涨疼。

    这男人,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样的话哪是该他说的呢

    还是醉了吧。醉了,就什么胡话就往外说。

    “时间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吧。”我闭了闭眼睛,不甚疲累地对他说。

    陆敬修却是没放手,我只感觉到他的呼吸粗重了不少,热气拂在我的皮肤上,激起了一层层的颤栗。

    “我一直记得那天晚上,你穿的很漂亮,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但你在哭,你不知道,你一哭,我就会心疼。我想安慰你,别哭了。我还想告诉你,我从来不想伤害你,不是所有的事都能由我控制。但我都没来得及说。我以为还有机会,我们还有很多时间,等我解决完公司的事,我可以好好跟你解释1;148471591054062。可是你怎么能怎么能用一场死讯来报复我余清辞,我没见过你这么狠的女人”

    没见过我这么狠的女人。

    这是他第二次对我说这样的话。

    第一回我可以冷笑,可以嗤之以鼻,但这一次,我能回应给他的,只有泪流满面。

    那道用铁水浇筑的堤坝,最终还是决了堤。

    “太晚了,真的太晚了”

    有些没来得及说的话,随着时间的逝去,早已朽烂。

    而曾经为爱不顾一切的我,被抽了筋剥了骨的我,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模样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