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0章第 全部身家换一个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10章第 全部身家换一个你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医院的环境几乎是千篇一律,但人身处在这里却可以有很多种心情变幻。

    以前我跟大多数人一样,对此生不出任何的欢喜。

    但这一回,好像又有了那么点不同。

    再见到刘医生,他相貌身材没什么变化,就是头上的发量越来越少了,而且还总是笑呵呵的,让人生出许多亲近。

    陆敬修站在他身边,脸色一贯沉冷,可我总觉得他有些紧张。

    紧张做什么呢

    刘医生先是问了我现在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我说没有,睡了一天只觉得腰和手臂有点酸,其他没什么感觉。

    他又问我是不是出过什么意外,让头部有过剧烈撞击什么的。

    此话一出,我还没回答呢,陆敬修先脸色有些沉寒地说了句:“六年前出了场车祸。”

    刘医生有些恍然:“原来是这样啊。姑娘,你命可是够大的,心也够大。平常摔倒了都得去查个脑震荡,你这出了场车祸,该不会包个纱布止个血就完了吧”

    我抿抿嘴唇,无言以对。

    当初我被程易江救起,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身在东南亚的一个小国家,等到angel出生长到两三岁才回到新加坡。那样的环境下能活下去就不错了,哪还顾得上去查什么脑震荡脑损伤。

    后来落下一个头疼的毛病我也没当回事,就算疼的狠了也不敢去医院细查。

    程易江催了我好多次,我就一直拖着,说不清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

    但用一个成语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了,讳疾忌医,我怕得到的是很坏的结果,不确定自己是否足够坚强到去乐观地面对那个结果。

    因此就拖啊拖,想拖到有一天可以坦然面对了,再去。

    刘医生说完方才那些话,我有些惴惴,心想着难道很严重吗严重到会影响性命吗

    我咬了下嘴唇,发现自己还是没准备好,心脏跳的特别快。

    这个时候,我感觉到有人突然握住了我的手,那人的手掌很宽大,很暖和。

    我抬头看向陆敬修,想问他一句大庭广众拉拉扯扯的你好意思的吗结果就看到他比我还紧张纠结的表情。

    算了,还是听医生的话比较重要,等到人走了,我再好好跟他算这笔账。

    刘医生轻咳了声,对眼前看到的一切不闻不问,只用一种医生的权威语气说道:“做了详细的检查,脑部有些轻微淤血,可以先配合药物治疗,看效果再定下一步的治疗方案。另外,姑娘,听说你有间歇性的头疼症状,虽然跟几年前的脑部撞击有一定的联系,但是不排除神经性头痛的可能。你是不是心理压力过大,经常的失眠惊厥”

    前面说的我心情翻上翻下的,后面一句话却是让我有些微微的怔愣。

    说完心理压力过大而导致的头疼吗

    我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过,更没意识到这也可能成为一种病症。

    在我尚在发呆时,刘医生转头对陆敬修交待了些什么,接着就带着几个助手走了出去。

    病房是贵宾病房,病人只有我一个,“家属”也只有一个。

    我先是冷眼看了下交握的手,陆敬修也算上道,很快松开了我。

    他没开口说什么,而是俯身替我在床头垫了个枕头,之后才低声对我说:“先靠着休息会,饿了我让人准备些吃的。”

    我坐着没动,表情看上去应该也不会太好,我问他:“angel现在在哪”

    他面不改色:“在家,有人照顾着。”

    我有些气闷:“她有些认生,跟着外人会不高兴的。我也很想她,你能不能带她来见我”

    “好,等你好些了,我再带她过来。”

    又是这句,又是这句。

    我说要见程易江的时候,他也是拿这句话来搪塞我,到了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是如法炮制

    我气得说不出话,就睁大眼睛干瞪着他。

    陆敬修对我的怒意一点都不在意,他伸手握住我的肩膀,让我借他的力半靠在床头。

    虽然这样很舒服,但我半点都不觉得感激。

    他很快坐在床边,旁边明明有凳子,但他就是要坐到床边。

    我的目光应该还挺冷,他也是一贯视而不见,过了会儿,他倒是开口了:“刘医生是脑科的专家,他说你的病情不算严重,不需要多担心。”

    我别扭了半天“哦”了声。

    他接着说:“以后生活作息必须规律,饮食也要注意。还有心情,得保持轻松愉悦。”

    这句话我差点笑了,我想反问他,是我想愉悦就能愉悦的吗如果不是他出来作这么多事,说不定我还跟angel逍遥自在着呢。

    可是看着他有些清灰的眼底,还有冒着青茬的下巴,我这些话就没说出口,懒得说。

    “所以,1;148471591054062”他顿了顿,“扬城有很多临河小镇,很安静,也很适合休养。等你好点了,我带你跟angel去住一段时间,好不好”

    这次我是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我看着他,既是不确定,也是半嘲讽地问道:“你是说笑的吧带我们去扬城那你的公司怎么办,你的家族怎么办你费尽心机得到的一切,你都放下不管了”

    他没有因为我的嘲讽变了脸色,仅仅是勾了勾唇角,不晓得想起了什么:“我父亲离世的时候,我见了他最后一面。那个时候他已经要不行了,但还是跟我说了最后一句话。”

    我有些控制不住地问他:“说了什么”

    “他说,要是能从头来过,他就想跟我母亲一起,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过完这一生。你应该不知道,他们两个是青梅竹马,年少时候就已经许定终生。但是青梅有情,竹马却娶了门当户对的妻子。这是他们的故事。我当时并不是很能理解他的意思,我对这个父亲,其实没什么感情,单单是他背弃我母亲这一项,我就永远不会原谅他。可是很奇怪,我厌恶着他,却走上了跟他同样的路。但我比他幸运,我有修正的机会。如果能用全部身家换回心爱的女人,这笔买卖,很值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