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4章 我们结婚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婚第414章 我们结婚吧

    

    我闻声转过身,看着睁着眼睛望向我的男人,怔愣了一秒,反应过来之后就要继续走。

    “我、我去叫医生”

    但没能走成。

    陆敬修有些泛凉的手抓住我的手腕,嗓音嘶哑着,又问了遍:“你刚才说,祝我什么”

    我背对着他,身形有些僵直,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再次转过身,看向他,扯扯唇角,说:“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陆敬修的伤确实没我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准确点说,是没有程易江形容的那么严重。

    我不晓得他为什么要夸大陆敬修的伤势,但我想,这是他的选择,我能做的只有尊重和接受他的选择。

    那天陆敬修醒来之后,我到底还是出去叫了医生,迎面碰上秦颂,我瞪着他,他却是嘿嘿笑着望着我,之前的沉痛阴郁一扫而空。

    于是我知道,我这又是被人摆了一道。

    只是不确定是“单独犯案”,还是有人“串通同谋”。

    医生给陆敬修做了个检查,说没什么大碍,只要好好休息,减少走动,修养一阵子就能出院。

    那时我才知道,据传伤势极重的那个人,其实只是腿骨折了一下,连我头里的那点淤血程度都赶不上。

    医生走后,我还靠在不远处的墙上,没有靠近,也没说要走。

    正巧病床上的男人也在看我。

    他看上去精神不错,眼神也灼灼的发亮。

    跟他对视了会儿,还是我先移开目光,垂下眼睛看向自己的脚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受伤的”

    陆敬修来了个答非所问:“你的条件我做到了,现在换你了。”

    我顿了顿:“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什么。”

    “那就现在答应。”

    我没说话。

    他便接着说道:“我们结婚吧。”

    我人生中最大,也是最荒唐的转折点,应该就是七年多前,我莫名其妙地遇上了一桩婚事,不能拒绝,也不能逃脱。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生命里就稀里糊涂多了一个叫陆敬修的男人。

    他最初只活在传闻和我的想象中,后来,他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跟我朝夕相对、纠缠入骨。

    在我们拥有婚姻之名时,只是相逢不识的陌生人。

    之后离了婚,反而过得浓情蜜意,如胶似漆。

    如果没有那场变故,现在的我们又会变成什么样。

    我想不出来。

    但我知道,今时今日,我们已经无路可走。

    “我们结婚吧。”

    陆敬修跟我说完这句话后,我不觉得惊讶,亦不觉得激动。

    他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神情波动,明明是在说这样关乎一生的事,似乎谁都没有投入进去。

    我扯了扯唇角,迈开步子,走到床前,微微俯身对他说:“你应该累了,先休息吧,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陆敬修低应了声,然后握住我的手,摩挲着我的无名指:“嗯,得找个正式的时间,正式的场合才能说那句话,戒指也没准备,是我太着急了。第一次没有机会,第二次,我会好好弥补。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我看了一眼他的伤腿,没看他,应道:“好,等你好了再说。”

    走出病房,angel应该是已经等着急了,看到我就小跑着奔过来,抱住我的腰,脸靠在我的肚子上。

    1;148471591054062“妈妈,你去了好久。”她有些不满。

    我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温声哄她:“下次不会这样了,angel别生妈妈的气。”

    “嗯其实我也没生气。”她闷着声往我的衣服上蹭了蹭。

    站在旁边有些尴尬的秦颂这时终于找到机会,插了句嘴:“余小姐,需不需要我送你们回去”

    我摆摆手,没跟他多说,只是牵起angel的手,一步一步地走向电梯口。

    路上,angel问我:“妈妈,是不是ian叔叔病了”

    我回答:“嗯,他病了。”

    “那病的严重吗”

    “不严重,医生说只要不乱跑,很快就能好起来。”

    “哦,那就好。”

    “怎么,angel很担心ian叔叔”

    “才没有。”

    我没说话。

    她很快又嘟着嘴补充了句:“但是如果他生病了,妈妈会不高兴。”

    我闻言停下脚步,蹲下身,看向angel,这大概是我少有地用这样平等成熟的语气问她:“angel是不是想跟妈妈说什么”

    angel粉嫩嫩的小脸蛋皱了皱,像是遇到了一些挺苦恼的事。

    可我一直用眼神鼓励着她,她倒是最终也说了出来:“妈妈,爸爸跟我说以后他不回来了,是真的吗”

    我的眼眶蓦地有些酸,这个问题如此简单,我却没办法回答。

    但是angel却是出乎意料的坚强,我以为知晓了这个事实的她,会哭,会闹,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居然会一脸平静地伸出软软的小手,摸摸我的脸颊,告诉我:“没关系,就算爸爸不回来了,妈妈还有angel,angel会保护妈妈的。爸爸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们不能打扰他。可是angel还会想他,妈妈,我可以一直想着爸爸吗”

    “可以,当然可以”我抱住她小小的身子,明明我该成为她的依靠,可此时此刻,我们更像是相互取暖。

    我没问程易江到底是怎么跟她说的,但我想,那些都不重要了。

    而angel跟我说我她会一直想着他,我不会阻止,更不想阻止。

    有时候喜欢不一定要得到,想念不一定要全部说出来。

    或许在日后的某一天,我还会告诉她,宝贝,妈妈心里,也有一个忘不了的人。

    永远都忘不了的一个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