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5章明 明天还来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15章明 明天还来吗

    

    我说有时间会再来看陆敬修,这句话不是谎话。

    而他看到我的时候,眼睛明显亮了一下,想来是没料到我会来。

    我没去管他的惊讶,自顾自地把带来的保温桶打开,把炖好的汤盛出来,递到他面前。

    “是我炖的山药乌鸡汤,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陆敬修看了眼汤,又看了眼我:“你亲自做的”

    我平静地点点头:“嗯,以前都是你炖汤给我喝,好不容易有我表现的机会,给个面子吧。”

    陆敬修闻言目光闪了闪,身体却是突然向后一靠,没接汤碗。

    然后我听到他貌似理所当然地说:“我现在是病人,没办法自己喝。”

    我默默看了眼他的伤腿,还有他活动自如的手,没反驳,也没跟他争辩,只是坐到了床边,等到勺里里的汤凉了些,才递到他的嘴边,说:“来,喝吧。”

    陆敬修这下反倒是皱了下眉:“今天怎么这么听话”

    我举着汤勺1;148471591054062没动:“听话不好吗快喝吧,我的胳膊有点酸。”

    他便皱着眉喝下。

    我再舀一勺,他就再喝一口,很快一碗汤水就见了底。

    我问他:“好喝吗”

    他似是回味了一下,颇有些拿捏地回答:“过得去。”

    我无声笑笑:“嗯,那你记得这个味道。”

    他舒展开的眉头却又皱成了几层:“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把碗勺放回原处,接着看向他,轻笑着问他:“我还能怎么样,我在你面前,还能有什么秘密”

    陆敬修没说话。

    我轻叹一声:“我只是想开了,何必那么为难自己呢有些事与其拧巴着折磨自己,还不如顺其自然,反正很多事是我没办法控制的,不是吗”

    说完我站起身,打算去清洗一下,方才还沉默的男人突然开口说道:“我不会逼你,你要是不想结婚我可以等。”

    原来他以为我在介意那件事啊。

    我笑笑,转过身看他:“你是想偷懒不想求婚了”

    陆敬修一怔:“你”

    “求婚仪式是女孩子特别看重的,几乎是人生当中唯一的一次,一定要让她难忘记得了。”

    虽然,那么幸福又幸运的女孩,不会是我了。

    之后的一个星期时间,我每天都会来陆敬修的病房,每天也会变着法儿地给他做好吃的,就像他以前为我做的一样。

    这段时间angel一直由上次秦颂带来的那个阿姨带着,阿姨人很好,angel慢慢地跟她熟悉起来,离开我半天的时间也不会惴惴着没有安全感了。

    而现在这方十几平米的病房,就只剩下两个人,我们少有的二人世界。

    陆敬修的话不多,我现在也想不出什么话题跟他聊,大多数时候彼此都是安静地各做各的事。

    但是偶尔一抬头,或者一转头,我经常发现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或深沉,或探究。

    而我通常是一笑。

    他就算是再厉害,也不会想到我现在心里的想法的。

    我想尽可能地为他做一些事,然后抛却一切,离开他。

    他不会知道的。

    有一次我因为前一天晚上失眠,实在太困,就靠在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平躺在了沙发上,而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屋内只开着一盏明黄的灯。

    我撑着坐起身,盖在身上的毯子就滑到了腿上。

    “现在几点了”我沙哑着嗓音问不远处的男人。

    陆敬修的声音也有些模糊:“还早。”

    我的头有些晕乎乎的,但一想到angel还在等我,我就顾不上再休息,穿上鞋子就打算走。

    陆敬修也没拦我,他静静地靠在床头,手里拿着份报纸,像是在看。

    我草草抓了几下头发,穿上外套,又背上包。

    “那个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陆敬修低低应了声:“明天还来吗”

    我一顿:“来。”

    “嗯,那就好。秦颂在楼下等着,让他送你回去。”

    我“哦”了声:“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

    “是啊,你现在一点都不愿意麻烦我了。”

    陆敬修究竟是用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我想不出来,一直到走出医院的大门,还是想不出来。

    秦颂果真如他老板所说的那样,等在了马路对面,看到我走出去之后,他兴奋地招招手,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我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打从心底里觉得有些感叹。

    六年,还有未来很长很长的时间,能有这样一个人陪在他身边,真的是件很好很好的事。

    他那个人面冷心也冷,能有这样温暖的人在他身边陪着,不至于让他觉得太孤单。

    以前我也可以为了他变得温暖,但是现在不可能了。

    我觉得很凉,从内到外都是。

    拢了拢大衣的领子,我迈开步子,走到车前之后,努力轻快着跟秦颂打了声招呼。

    秦颂闻言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模样:“余小姐,习惯了你那么凶,现在突然又对我这么好,我有点不习惯。”

    我故意沉了沉嗓音:“那我还是凶一点好了。”

    “哎别别,其实还是和善点好,和善点好,哈哈。”

    我笑了笑,接着抬头看了眼今晚的夜空。

    在南城的倒数第二个夜晚,原来还是美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