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6章 往随事随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16章 往随事随烟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回到别墅,angel听到我进门的动静,跑跳着到玄关来,给我来了个爱意慢慢的拥抱。

    我俯下身抱住她小小的身子,吻了吻她的头发,问她:“在家有没有听阿姨的话”

    angel使劲点点头:“有,angel一直都很听话的。”

    我笑笑,牵起她的手:“走吧,妈妈带你去收拾一下东西。”

    阿姨已经把饭菜都给做好了,我跟她道了谢,又把准备好的红包交给她,感谢她这段时间对angel的照顾。

    只是阿姨却没收,说陆先生已经给过她工钱了,她不能接受我给的这些。

    我一想,也许真的是我考虑不周,有陆敬修那样的人在,还需要我操什么心。

    送走了阿姨,我跟angel先吃了些东西,然后就像之前说的那样,回到房间收拾东西。

    来的时候我们只带了两个行李箱,走的时候,东西好像也没有增加多少。

    angel一边叠她的裙子一边问我:“妈妈,我们要去哪啊”

    我的手一顿,接着语气如常地回答她:“去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听说那里有很多临河小镇,angel不是很喜欢水吗,到时候妈妈可以带着你去河边散步,好不好”

    angel惊叹地“哇”了声:“那肯定很好玩”

    收拾完东西,我带着angel去洗漱,之后我们两个躺在床上,她靠在我的怀里。

    “妈妈。”过了好一会儿,她叫了我一声,跟我一样没什么睡意。

    我在黑暗中摸摸她的头发,柔声问她:“怎么了宝贝”

    angel往我的怀里偎了偎:“以后是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吗”

    我的鼻头酸了一下,声音也有些微哑:“嗯,对不起angel”

    对不起,给不了你一个完整的家。

    angel却是半点不见哀怨,她还伸出小手拍了拍我的胳膊,像个小大人似的安慰我:“没关系的妈妈,你还有我,我长大了会好好保护你的。”

    我有点想哭,但还是笑了出来,抱紧她:“好啊,妈妈等着你长大。”

    第二天一早,我刚给angel洗漱打扮完,外面已经有人在按门铃了。

    我把一根手指放在嘴边,问她:“妈妈跟你说的事都记得了吗”

    angel也学着我噤声的样子:“嗯嗯,记得了。我跟妈妈的秘密,我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的。”

    “真乖。”我使劲亲了一下她的小脸蛋。

    安顿好angel,我就收拾好东西出了门。

    在去医院之前,我先去了趟临近的花店,买了束新鲜的百合花。

    但是刚一付完钱,我就猛然想起,以前好像听慕萱跟我说起过,说看到过陆敬修和他那个前女友一起去买过花。

    那个时候我好像碰上了什么事没去深究,但是现在想起来,只觉得有些挫败。

    都过了那么久,我居然还为了这种小事耿耿于怀,真不是件多好的事。

    来到病房,推门走进去,我瞧见里面空荡荡的,没人。

    按理说这个时间点陆敬修应该在这,难道是有什么紧急的事出去了

    虽然有些疑惑,但我还是放下东西,找出个花瓶,把带来的花插好,接着又整理了一下床铺和床头柜。

    柜子上放着一叠文件,应该是陆敬修在看的,我略略瞥了一眼,模模糊糊地看见封面上好像有几个字。

    好像是什么委托书什么的。

    还没等我看清楚,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响动,我回头一看,果然是他回来了。

    陆敬修坐在轮椅上,左腿上还打着石膏,跟他以往的形象大相径庭,看着也有些好笑。

    但我笑不出来,只是走上前去,推着他走到床前,然后想帮他坐到床上。

    不过他没让,他挡住了我的手,幽沉至深的目光看着我,说:“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回答:“没来多久。你去哪里了”

    陆敬修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出去透透气。”

    我“哦”了声,再不想不出其他的话题来说。

    今天一早开始气氛好像就不太对,我不太明白这是为了什么,但是一想到之后的事,自己的心情也跟着有些沉闷。

    这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无非就是吃了顿饭,看了会儿书,外面的天色竟然已经慢慢暗了,夕阳的余晖洒落在窗1;148471591054062棱上,显得有些萧索。

    我打开灯,又去叫了晚饭,表现的没什么异常,陆敬修也像是没察觉到什么。

    只有吃饭的时候,我余光瞧见他一直在看我,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问他:“怎么了”

    他收回目光,情绪都收拢在眼睫下,瞧不出异色。

    没人规定分别的时候得多激动,更别说还是我这样的情况,我巴不得今天早点过去,等到了明天,一切都会变得明朗。

    饭后我没有多待,收拾好东西就打算离开。

    走前也不打算说些什么,只在陆敬修问我明天来不来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会儿,回答他:“来。”

    “说谎。”他没什么表情地看着我。

    我却是心神大震。

    但是很快又听到他说:“一早就要来,不能像前几天一样拖到很晚。”

    我舒了口气:“嗯,知道了。”

    走出病房,在关上门的刹那,透过门缝,我看到里面的男人也正朝我看过来。

    四目相对,我忍下逃跑的冲动,努力不表现出异样。

    而他的面容,我也深深地看了好几眼,想深深地,都刻在脑子里。

    然后门关上,一切都掩了去。

    往事如烟,也像是一同消散了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