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陆8章 陆敬修番外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1陆8章 陆敬修番外1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在人生的前二十年,陆敬修对未来没什么特殊的期许和憧憬。

    陆家三少,医学天才,大众情人,这样的光环加诸在他的身上,也从没让他觉得有丝毫的骄傲和荣耀。

    真要问他有什么放不下的,大概就是他母亲的病。

    多年积郁成疾,落下了心脏的毛病。

    也正因为如此,当初在选择科室的时候,他几乎是没多想就选择了心脏外科,在伦敦享有盛名的心外科教授的门下做了两年的助手。

    在获得主刀资格的那天,他提前离开了医院。

    脱下白大褂放在椅背上,他看了眼时间,应该来得及。

    走出办公室,一路上遇到几个金发蓝眼睛的护士,半羞涩半热情地跟他打招呼:“ian医生,今天提前下班吗”

    陆敬修微微点了下头,接着收回目光,脚下步伐未停地径直向前走去。

    留下后面两个小姑娘窃窃私语。

    “看到没有,ian医生居然对我笑了”

    “嘿linda,你搞清楚状况好吗,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听说是政经大学的高材生,收起你的暗恋好吗”

    “好啦kate,但我对帅哥没抵抗力,你知道的。”

    “我了解,实际上,我对能搞定约翰教授的帅哥也没有抵抗力,哈哈。”

    约翰教授是医学界举足轻重的人物,还是医科大学的授课老师,跟他的名气相对应的,是他的坏脾气。

    几十年间,他收的学生不少,但绝大多数被他骂跑,剩下的那些,在持续的怀疑人生后,最终毅然决然选择退出医疗界,改了行。

    能在他的手下顺利毕业,又史无前例地从助手转成主刀医师的,除了ian.lu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了。

    陆敬修开着车回到家,一座二层的独栋寓所,是那个人给他们母子两个制造的所谓的家。

    他一贯不喜欢这里,也早就想过,等他成了主刀医师,他要换一套房子。

    下车之后,他把后备箱里的东西拿出来,锁上车走进了寓所。

    今天是他母亲的生日,老人家虽然在国外生活多年,但骨子里还是传统的很,对寿辰也很看重。

    这不,就连“未来的儿媳妇”都特地请假过来,给她老人家祝寿。

    “ian,你回来啦”厨房里面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接着是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陆敬修看着冒冒失失站定在他买面前,脸蛋红扑扑,穿着粉色碎花裙子的年轻女孩,轻皱了一下眉头,却没说什么。

    但女孩显然对他很上心,接过他手里的东西之后,有些害羞地说道:“我以为你会晚些时候回来呢,阿姨在书房,我在准备今天的晚餐。”

    陆敬修应了声,脸上的冷淡也缓和了些:“辛苦你了。东西都先放着,待会儿我来做。”

    女孩笑意更深了些:“不用了啦,你的手是握手术刀的,跟菜刀打交道的任务还是交给我吧。”

    “谢谢。”

    “嗯你不用跟我道谢的。我是你的女朋友啊,这点小事没什么的。”

    女孩虽然说的轻松俏皮,但眼里还是有些不确定和犹疑的。

    可惜,眼前的男人到最后也没有说出她想听到的那句话。

    来到书房,陆敬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书桌前的人。

    五十多岁的女人,面容已然不复年轻,可气质犹存,亦能看出往日的光华。

    听到门口的动静,她转过头,看清楚来人,笑的又温柔又慈祥:“我的帅儿子回来了。”

    陆敬修有些无奈:“您的生日,我可不敢迟到。”

    “耍贫嘴,过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陆敬修走过去,很快看到桌上的一封书信,还有一些散乱的照片。

    “这是”他有些不解。

    母亲笑笑,拉过他的手:“是我的一个老朋友,已经很多年没联系了。她找到我,是遇上了难事。”

    陆敬修却不是很感兴趣。

    但被拉着的手没放,他也只能继续站在原地,听着和缓悠远的叙说。

    大体就是,母亲的一个老朋友多年前遗失了女儿,现在找到了,想托她帮忙照顾。

    这件事听上去有些荒唐,陆敬修的头脑向来聪明又清醒,因而愈发觉得荒谬。

    “自己的女儿,为什么要托别人照顾”他少有的为一件事发问。

    母亲却是一叹,眉目间有些忧愁:“他们家的情况,有些复杂但是儿子,你相信我,我的这个老朋友,是个很好的人,不到万不得已,她一定不会开这个口。听说她那个女儿现在生活的并不好,我了解了一些情况,也觉得很心疼。所以过阵子我打算回趟南城,去见见这个女孩子。”

    “她也在南城”

    “嗯,很巧,对不对”母亲的脸上有笑意,但那笑里又藏着些忧容。

    陆敬修一直都知道,南城的那个陆家,还有那个姓陆的男人,是他母亲永远放不下,也无法安心接受的存在。

    那个男人娶了两个老婆,有两个疼爱的儿子,还有崇高的地位,无尽的财富。

    可那些离他太远太远,他也从来没把那些放在心上。

    他唯一在意的,是母亲的心绪。

    他微微倾过身,看着母亲的眼睛,低声对她说:“我陪你一起回去。”

    母亲的眼睛一亮:“真的我还以为你永远不想回去呢。太好了,太好了,我这几天准备一下,订好机票我们就出发。”

    陆敬修待了一小会儿就打算出去,母亲问他想做什么,他回答去准备晚餐,不能太麻烦别人。

    母亲便问他:“你对shirley还是喜欢不起来”

    他没回答。

    母亲便叹了口气:“儿子,我很抱歉,当初过多地干涉了你的感情,逼你跟一个不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是我的错。”

    “别这么说。”

    “那一次我心脏病发,shirley救了我,我很感激她,还有后来,她对我也很关心。她跟我透露说喜欢你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个好女孩,而且还帮过我,如果她能做我儿子的女朋友,那感觉肯定不错。但是我只想到了自己,忽略了你的感受,我真的很后悔。”

    一段长达三年的恋情,对别人来说可能是刻骨铭心,但对陆敬修来说,当真算的上可有可无。

    大多数时候他在实验室里、在手术台上,基本上不出学校和医院,跟家人接触的时间都不多,更别说这个“空降”的女朋友了。

    他知道,母亲只是很寂寞,想找个人陪陪她。还有,她那个人最是心软善良,很少能拒绝别人的请求,所以当初被告知这件事的时候,他没多犹豫就答应了。

    因为他知道,小女孩或许会被他的样子吸引,可是时间长了,会发现他是个很无趣、很古板的人,自然会知难而退。

    而且长久以来,他从来没对人家做出太越线的行为,就是怕以后她后悔了,想给彼此留条退路。

    只是他没想到,谁都没有想到,shirley平日里看似单纯活泼,骨子里却是个很固执的人,硬是守了这段虚无缥缈的恋情守了三年。

    期间陆敬修暗示过很多次,她不是装傻就是逃避,以至于后来,他们的相处模式,更像是关系不太亲近的家人。

    shirley的父亲是伦敦一家船厂的老板,听闻唯一的宝贝女儿恋爱,自然是想办法找到女儿的男朋友了解了一番。

    陆敬修外形出众不必说,涵养气质也是极上乘,在华裔船厂老板的眼里,他很快就从“拐坏我女儿的臭小子”变成了“未来可期的乘龙快婿”。

    可惜,乘龙快婿自己没那个意愿。

    后来船厂老板惋惜之下,拜托了他一件事,让他在shirley毕业前不要提分手的事,说他家丫头很任性,谁的话都不听,就听她男朋友的,让他这个做爹的很心酸,起码等那丫头定了性,再让她慢慢接受这个现实。

    陆敬修想了想就答应了,反正对他来说,怎么样都无所谓,如果这么做对周围的人有好处,他何乐而不为。

    就这样,一段本应该在开始时就结束的爱情,硬是拖到了现在。

    这也成了母亲的一块心病。

    “如果你觉得被束缚,不开心,那就跟shirley说清楚吧,我想她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造成这样的局面,都是我的错”

    “不是您的错,是我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人。我想,我这一辈子,都没办法理解爱情这种东西的存在。”

    晚餐过后,陆敬修就要回医院值班。

    他走到时候,shirley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啜泣着,眼睛哭红了一圈。

    他看到了心情没什么波动,想着给她一些时间,让她自己想明白了,也就好了。

    而且如果她愿意的话,他可以像兄长一样尽可能地帮助她,只要她需要,只要他能做的到。

    毕竟她跟在1;148471591054062母亲的身边,给了后者那样长的陪伴和安慰。

    是母亲把他送到门口的。

    他离开前,母亲给他整理了一下衬衫的领口,仔细地抚平上面的褶皱,然后满怀骄傲地说:“我的儿子更帅了。”

    陆敬修又无奈又好笑。

    然后母亲突然抱住了他,将脸靠在他宽阔坚实的肩头,轻声说:“儿子,你做的很好,妈妈为你骄傲。还有,妈妈会永远支持你,爱你。”

    陆敬修回抱了一下她:“我知道,我也爱您。”

    二十年来相依为命的依靠,即便是他这样心性冷淡的人,也无法释怀。

    他开车离开时,从后视镜里能看到身形有些瘦弱,面容还有些苍白的身影。

    他突然想起来,医院刚来了一批新药,针对心脏绞痛的患者很是有效,下车等他再回来的时候,他得记得带一些。

    母亲的病情虽然控制的不错,可谁都没办法预料意外,他还得多提醒着。

    一路绿灯畅通,陆敬修回到了医院,值班的护士跟他热情地打招呼,他也难得笑了笑。

    这一晚的时间过得很快,但也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

    以至于后来,陆敬修每每回想起,只觉得右手有些轻微的麻痹。

    他在不算短暂的从医生涯里,救下的患者不计其数,再疑难的杂症他也能钻研克服。

    只是他救了无数的人,却偏偏没能救得了自己最亲的人。

    那一天,夜晚雾色朦胧下,母亲瘦弱的身体抱着他,告诉他,儿子,妈妈为你骄傲,妈妈会永远支持你爱你。

    这是相伴了二十年的母亲,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