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0章 陆敬修番外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正的办事效率很高,不多久就告诉陆敬修,那个余家三小姐下班之后哪都不去,只有偶尔经过一家海鲜馆子时会进去坐坐。

    说了等于没说,还没等陆敬修鄙视他,他连忙又说道:“我这正跟着她呢……哦,好了好了,她进去了。你赶快过来吧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

    陆敬修赶到的时候,站在外面看了看装修有些简陋的馆子,稍稍犹豫了片刻,接着抬步走了进去。

    里面的人不多,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个背影。

    女人的背影,很瘦弱。

    老板娘看到有客人来,连忙过来招呼,眼里还有种叫惊艳的光:“帅哥里面请,我们家的海鲜味道一流,点几道尝尝鲜!”

    陆敬修微点了点头,找了个座位,正对着那个背影,两人之间隔了张桌子的距离。

    点完单之后,趁着周围安静,陆敬修在想着要不要现在就走过去,表明身份,说明来意,跟那个余三小姐好好谈谈。

    只是还没等他起身,他突然听得一道甜柔却又夹杂着愤愤的女声:“……浑蛋!”

    他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眼,没别人,那说的该不会是他吧。

    他可什么都没做啊!

    紧接着,又传来一句:“……沈嘉安,你这个浑蛋,你劈腿找谁不好,偏偏找上江佩澜,你故意的是不是!”

    陆敬修这下子终于明白了。

    余清辞那个劈腿的男朋友,好像就叫沈什么嘉安来着。

    前面的女人时不时地微仰起头,似是在喝酒,喝的又猛又急。

    那现在看来,这是在借酒消愁?

    老板娘很快上了菜,她转身要走的时候,陆敬修叫住她,说也来一瓶酒。

    之后,等到眼前的女人再喝完一杯,陆敬修也会拿起酒杯,抿上一口。

    因为职业的缘故,他从来不碰酒精类的东西,需要时刻都保持清醒。

    可是就算偶尔糊涂一回又怎么样呢?

    糊涂了,应该就会暂时忘记心痛是什么滋味了吧。

    不过在这一晚,最终糊涂的人并不是他。

    陆敬修终于坐在了前一桌的对面,但是他要面对的女人已经醉的不轻,趴在桌子上,偶尔胡乱轻哼两声。

    老板娘听见动静走出来,看到眼前的场景,脸上有些难色,也有些尴尬。

    “不好意思啊帅哥,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我给你找个包间……”

    “不用。”陆敬修直直地看过去,女人乌黑的长发垂下来,披满了后背和胳膊,“她经常喝成这个样子?”

    老板娘叹了声:“这余小姐长得漂亮,很有气质,平时也可温柔,可好说话呢!今天这样,应该是遇上什么难事了。”

    难事。

    就失了个恋,还成了跨不过去的坎儿。

    陆敬修在心里轻嗤一声,有些无法理解。

    但他念在还有正事,便收起别的心思,转头对老板娘说道:“我认识她,找她说几句话。”

    老板娘一听不太对劲,哪有认识的还分坐两桌的,该不会是见色起意,碰上色狼了吧。

    虽然这人长得帅,那也是个帅色狼。

    陆敬修活到现在没被人这么上下审视怀疑过,但他到底聪明,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无奈:“我真的认识她。”

    “你怎么证明?”老板娘还不太相信。

    陆敬修想了想,还真没办法证明,他又不能去哪戳个印子。

    僵持片刻,他默默掏出自己的证件:“我就跟她说几句话,说完就走。”

    老板娘接过护照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往兜里一揣,颇为严肃地告诉他:“我一直盯着你啊,别看人家小姑娘漂亮就来搭讪,你这样我看的多了。”

    陆敬修懒得再解释,等到老板娘走开,只剩下他们两个的时候,他才往椅子上一靠,低沉着叫了声:“余小姐。”

    没人搭理他。

    他捏了捏额角,耐着心思又喊了句:“余小姐。”

    面前的女人终于动了动,接着缓缓地抬起头,捏了捏有些酸疼的胳膊,眼睛惺忪朦胧地看着他,嘟囔了句:“叫什么叫啊,没看到人家在睡觉啊……”

    这就是他们真正见的第一面。

    日后陆敬修想起来,觉得这个时候的自己对人的相貌没什么分辨能力,眼前的女人再漂亮,他的评价也依旧是麻烦,然后再添上一句,醉鬼。

    他松了松领口,觉得刚才喝的酒的酒劲也有些上来了。

    “我叫陆敬修,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有件事,我需要跟你谈谈。”

    余清辞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反正是呵呵笑了声:“我跟你没什么可谈的,男朋友我都给谈跑了,我再也不想跟人谈了。”

    得,这还跟那个前男友死磕呢。

    陆敬修轻吸口气,思量了片刻,转换了一下语气:“失恋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他从没安慰过人,这个时候说起话来也有些别扭:“……别伤心了。”

    余清辞被不远处的灯光晃得眼睛疼,加上头昏1;148471591054062脑涨的,眼睛几乎睁不开,只看到眼前有个模糊的影子,之后那个影子跟她说,别伤心了。

    呵,他失过恋吗,知道多扎心吗。

    站着说话不腰疼。

    她仰头又喝了口酒,抹了把嘴唇:“我伤不伤心不关你事。你别跟我坐一桌,我不跟人拼桌。”

    陆敬修被她奇特的脑回路震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说道:“我是真的……”找你有事。

    话没说完,就被眼前的女人打断:“你知道……我怎么样才能不伤心吗?”

    陆敬修彻底不说话了,他无语了。

    偏偏某个人还边倒酒边呵呵呵地继续笑着说:“我啊,得找个比沈嘉安好一百倍,一万倍的男人,让他死心塌地地爱上我,然后,带回余家去,给那帮人看看,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去!”

    陆敬修终于听不下去了,他觉得今天坐在这里就是个错误。

    什么女人啊这是,为情所伤,酗酒,还想着钓个金龟婿去“撑面子”。

    他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

    就在他起身要走的时候,突然听到“砰”得一声,添满酒的杯子倒了,酒洒了人一身。

    他抬眼望过去,看到的就是哭得妆都花了的女人。

    明明她刚才还在笑来着。

    “浑蛋……为什么连你都欺负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陆敬修目瞪口呆,他就是在心里想一想,他也没说出来呀。

    老板娘听到动静急忙走出来,看到眼前的场景,差点就去拔厨房的刀了。

    她急忙走到余清辞身边,低声急急地问道:“姑娘,没事吧,这男人没动你吧,用不用我报警啊?”

    余清辞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她先是摇摇头,然后抖着手去扶倒下的杯子,哭腔更重了:“杯子碎了吗,碎了我会赔的……”

    陆敬修一个没忍住,低笑了声。

    老板娘就狠狠瞪了他一眼。

    最后老板娘走开的时候,又警告了他一句,说这里有监控,警察局离得也不远,让他规矩着点。

    陆敬修照单全收,之后顿了会儿,伸手将那女人紧紧攥着的酒杯拿过来,省的她一个不小心真给cei了划道口子。

    余清辞哭了会儿累了,就撑着下巴,靠在桌子上抽着鼻子。

    陆敬修给她递了张纸巾,她没接,他就把纸巾扔到一边,谁还不是个高冷的人。

    两相静滞了会儿,陆敬修想到母亲生前的愿景,他轻叹一声,到底是没走开,开口又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上次他托人给她一笔钱,结果最后钱给退回来了,办事的人说怎么也送不出去。

    不要钱,那她到底需要什么。

    余清辞貌似还挺认真地歪头想了一下,然后也不知道是说了醉话,还是发自真心。

    “不想被人欺负了……我想跟沈嘉安好好在一起,就是为了远离余家,不想被他们欺负,再苦的日子我都不怕……但是怎么办呢,连沈嘉安也跟他们一伙了,他们就在我的心脏上刺了一刀又一刀……我想跟他们说我太疼了,我也很害怕。但是我不说,说出来了他们就会笑话我,我绝对不说……”

    陆敬修顿了顿,觉得胸口莫名染上了层不知名的阴郁。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悲伤是会传染的。

    这个女人的哀伤,是会让他也觉得心痛的。

    他稍稍移开了目光,少有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时候余清辞猛地站起身,带的身后的凳子都退了一步。

    陆敬修看着她站不稳的样子,犹豫着要不要去扶一把,可一方面是他做不来这种事,另一方面,又被人当成色狼怎么办。

    “老板娘,买……买单!”面前的女人大着舌头招了招手。

    老板娘走过来的时候,又用那怀疑的眼光看了陆敬修一眼,好像真认定他不怀好意。

    余清辞打开钱包,掏出几张纸币,然后回头眯着眼睛看了看不远处的男人:“把他的一块结了吧。好久没人陪我聊聊天了。”

    ……

    春日的南城街头到了夜晚还是比较热闹的。

    只不过陆敬修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慢吞吞地亦步亦趋跟在一个女人的身后,看着她走的步伐不稳,随时都像是要跄倒。

    一个女人自己喝成这个样子,他还是无法理解。

    就像是他没办法理解,一个人的心究竟可以多压抑,多无助。

    余清辞住的地方离这不远,她住的是个挺老旧的小区,没有门卫,也方便他一路尾随……跟随着。

    也真是奇怪,好几次他看到她都像是要倒了,结果她踉跄着,硬是找到了住的楼下。

    余清辞虽然喝的多了,有些头晕,眼前也直打晃,但她意识还是比较清醒的。

    而且她平时无论多难受,都不会把自己弄得这样狼狈。

    那今天是发生了什么呢?

    今天啊,沈嘉安带着江佩澜去了公司,当着她的面,两个人如胶似漆、恩恩爱爱。

    衬得她跟个小丑似的。

    她一直很少信任过谁,所以她没办法预知,被信任的人狠狠背叛之后,会是这样的感觉。

    不是单纯的心痛,也不是难受,就是觉得,人生怎么就这么操蛋呢,还能不能给人一点活下去的念想了。

    她一屁股坐在楼道口,脱下脚上的高跟鞋,一边低骂着操蛋的人生,一边告诉自己,再操蛋也得活啊,她怎么样也得比那些人活的要久。

    陆敬修就站在不远处,在黑暗中,他倚靠在年岁老旧的楼墙上,听着女人没什么威慑力的骂声,然后抬头看了眼今晚的夜空。

    有几颗星星,还挺亮。

    不知道母亲在那边过得好不好。

    直到现在为止,母亲是陆敬修心里最软的那一处,想到她,他的心也跟着软了似的。

    而且人永远不要在晚上做决定,一时大脑充血做的选择,明天一早醒来,绝大多数会后悔。

    陆敬修便犯了这样的错误。

    他想,他不是个圣人,也称不上善良,他只是,在完成母亲的愿望和嘱托。

    不想被人欺负吗?

    如果她想要的就是这个,未尝不能实现。

    只是他不会想到,一时心软和冲动做出的选择,真的会就此改变他的人生轨迹。

    那个女人也想不到,早在她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的时候,有个人会在黑夜中跟了她一路,然后在接下来的岁月里,给了她化于无形的庇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