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章 迷失的方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10章 迷失的方向

    章小倪 | 发布时间:2017-05-19 21:59:04 | 本章字数:1961

    将近半个小时后,我将车停在了一家典当行的门前。

    这家典当行位于稍稍偏离市中心的位置,不算是这城中最大规模的,但却是我当初一眼选中的地方。

    一走进去,里面的老板就迎出来,笑呵呵地对我说道:“余小姐过来了。”

    我跟他算是旧识,几年前我走进这里的时候,也是他接待我的。

    老板姓王,名字倒不知道,也不重要。

    我跟他寒暄了两句,之后便问道:“今天我是来拿东西的。”

    王老板闻言没有丝毫讶异,只是了然地应道:“看来余小姐已经放下过去,打算开始一段新生活了。”

    我不置可否,也算是间接地承认:“人总得向前看的,不是吗?”

    王老板笑着应了声之后,便转身走进后面的房间,过了好一会儿才拿着一个金属盒子走出来。

    他将东西交给我的时候,我感觉到他有些许迟疑,便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王老板小心地将东西递给我,轻轻笑了笑,“我是为余小姐感到开心。”

    虽然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可开心的,但他既然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也是点头道谢:“谢谢你,帮我把东西保管了这么久。”

    王老板:“……应该的。”

    应不应该这种话,大多都只是台面上的客气话,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理所当然。

    而我自然也不会当真。

    将手续和费用都办好缴纳完之后,我便拿着东西离开了这里。

    上车后,我将盒子小心放好,接着又看了眼时间。

    四点四十分。

    差不多要去赴陆敬修的约了。

    他说的地方是南城市郊的一家度假酒店,久前有一回,在我们还是纯粹炮友关系时,也曾约着去过一趟。

    只是当时因为一些意外没能成行,这一次倒像是把遗憾都补回来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到这一层关系的缘故,总之我的心里也是存着些许期待的。

    或许从今晚开始,一切都不会变的不一样,一切都会柳暗花明,而我也不必再兀自苦恼纠结。

    ……

    到达度假酒店的时候,距离跟陆敬修约好的时间只剩下十五分钟。

    我将车钥匙交给门童,接着就步入了酒店的大厅,来到前台。

    拿到三楼的一个房间的门卡,我低头半眯着眼睛瞧了会儿,心想着男人心里果真都只想着那档子事儿,连陆敬修也不例外。

    之前不知道是从哪看过一句话,大体意思是,女人在纠结一个男人爱不爱她的时候,男人却只想把她拐上床。

    啧啧,果真实践出真理啊。

    不过即便是“嫌弃”得很,但乘着电梯来到房间时,我的心情竟然还挺不错,迈出电梯的时候还不自觉哼了几声小曲儿。

    于是我也不强行端着了,反正也骗不了自己。

    如果到时候陆敬修说他喜欢我,那我还需要矜持做什么,当然是扑进他的怀里,告诉他我也喜欢他。

    然后我们抱在一起,再做些熟悉又不太好意思描述出来的事。

    那样的场面想起来就让人脸红心跳的,真是受不了了,嘻嘻。

    用房卡打开门走进去,我环顾了一下酒店的环境,心想着高档的度假酒店就是不一样。

    房间装饰的清新雅致不说,透明的落地窗下是一片望不到头的海域。

    海面上波光粼粼的,海浪与海鸟齐飞,别提有多心旷神怡。

    我站在窗边瞧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折回到床边,将随身带来的盒子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

    里面是一块莹润的玉佩,个头不大,但是听王老板说水头很好,放在市面上也能卖个挺好的价钱。

    玉佩的后面模模糊糊刻着一个“青”字,字的左边好像还有些笔画,但是因为磨损的太厉害,所以已经看不出什么了。

    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开始,这块玉佩就挂在我的脖子上,哪怕是后来到了余家我也没有摘下过。

    忘了听谁说过,玉戴的时间长了是有灵性的,不管什么时候看见它,我都觉得它属于我,而我也属于它。

    几年前我跟沈嘉安正热恋的时候,他送过我一条钻石项链,我收到之后很感动,很欢喜,也想要用同等的东西去回报他。

    只是当时我没有什么钱,又跟余家闹僵了,因而根本买不了什么太高档的东西。

    我思前想后,脑袋一热便决定把戴了这么多年的玉佩送给他。

    对当时的我来说几乎相当于付出了自己的所有。

    当然了,过程看似轰轰烈烈,结局却很惨淡。

    沈嘉安没有收我的玉佩,他冷漠地跟我说了分手之后,不出多久,便跟我的外甥女在一起了。

    我最心灰意冷的时候,就拿着这块玉佩去典当。

    典当铺的老板,也就是王老板,看了我带过去的东西之后,问我想要多少钱。

    我说不想要钱,我想要看看一个男人的心。

    为什么能那么狠,那么硬。

    几年的感情可以毫不留情地挥斩,半点不见留恋。

    王老板听完我的近乎荒诞的话,脸上却并没有显出任何的意外和不耐,或许他平日里已经见惯了我这样古怪的客人。

    反正到最后,他说,他可以帮我保存一段时间,不会对任何人出售,而我随时可以取走。

    最初的那段日子,我差不多三天两头想将玉佩拿回来,因为不适应,还觉得有点害怕。

    后来时间长了,我也慢慢地习惯了。

    我不想再让自己依赖任何一个人,任何一种东西。

    不管是男人,还是一块小小的玉佩。

    我其实已经能够做到了,而且做得还很好。

    但是生活哪是那么容易一眼望到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视觉盲区出现的一处岔道,便改变了应有的轨迹。

    我想,现在的我已经遇上了这样的岔道。

    而可怕的是,我感觉自己也要慢慢迷失了方向,要陷进去了。

    【稍后第二章~】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