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2章 名正言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过未来的事情谁也没办法预料到,也正因为如此,人们大多只愿意活在当下,也甘愿被眼前的假象迷惑,蛊惑。

    我也是。

    陆敬修一说出那句话,我便再也挪不了步子。

    而他走过来将我拥进怀里的时候,我积蓄已久的眼泪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倾泻而下。

    我是这么喜欢他,这么喜欢他啊。

    喜欢到,一切的期限都愿意为他宽延,一切的原则都可以为他改变。

    虽然这一切看上去那么没出息,那么令自己生厌,但是得到了最想要结果的我,还是忍不住为此欢腾,怎么办。

    我将脸埋在陆敬修的怀里,在最靠近他心脏的地方,无声地说道:“陆敬修,你大概永远不知道我是用怎样的心情在爱你,也不会知道这份爱已经深到怎样的地步。因为我不会告诉你。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们变得不一样了。我会做到我该做的,还有想为你做的。至于你,你也记得你说的话啊,一定要记住啊。”

    这些没能说得出口的话,我知道陆敬修绝对不会听到,可心里竟存着那么一点儿幻想,觉得,如果我们当真是心意相通,他自己也会想到的。

    处于爱情之中的人总爱猜来猜去,女人最甚,男人其实也不例外。

    以前我很不喜欢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觉得有什么话摊开来说就好,弄那么多的弯弯绕绕,非得把人逼疯不可。

    只是到了现在,我突然又觉得,或许不是故意犹豫不决,而是太过在乎,所以太害怕伤痕。

    哪怕是要把自己逼疯,也绝不愿去戳破那层岌岌可危的窗户纸。

    我跟陆敬修的关系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牢固,我知道。因而哪怕他已经站在我的眼前,跟我说了他的答案,也将我紧紧拥在他的怀里,我在激动之外,也绝不敢全然放松警惕。

    面前的这个男人,我很可能最终都没办法完全抓住,但其实也没关系,只要在我还能陪伴在他身边的日子里,我能好好爱他,好好帮他就好。

    谁让我这么喜欢他呢?

    我慢慢从他怀里抬起头,也不管现在的自己是不是红着眼睛流着眼泪,也不管是不是丑的厉害,反正我是什么都不顾了,抱着陆敬修的头就吻了上去。

    之前我还不着调地想过,想如果他说他不喜欢我,那我就强吻他,然后恶狠狠地威胁他,说你敢不喜欢我。

    现在的情况虽然有些许出入,但本质上还是相通的。

    陆敬修,是你亲口说喜欢我的,我也死心塌地地陷进来了,以后你可就是我的男人。

    你给我仔仔细细地看好了,记住了,我余清辞,也是你的女人。

    以后你可得给我规行矩步着点,别仗着自己帅就随便出去勾搭小姑娘。

    当然了,看在你喜欢我的份上,也不会去勾搭别的汉子。

    我们就在一块这么凑合着过吧。

    能过多久……算多久吧。

    如果说我的这个强吻算得上气势冲冲毫无章法的话,那陆敬修将主动权夺过去之后,很快就让这个吻变了意味。

    他将我虚虚抵在墙上,低头袭上我的嘴唇时,他额前的头发正好刺在我的眼皮上,不疼,只是有点痒。

    我不得不闭上眼睛,手脚还教人压制着,只能感觉到有温热灵活的舌尖来缠住我,摆脱之后再抵入我的舌根。

    绵长湿热的吻结束之后,便要开始进入今天的“正题”了。

    我对此早有预料,也算是早有心理准备,因此自己的领口教人扯开的时候,我非但没抗拒,反倒是配合着来。

    紧接着我又急不可耐地去扯他的衣服。

    我在脱自己男人的衣服怎么了,很天经地义吧。

    陆敬修摁住我不安分的手,低喘着声音叹了声之后,他贴在我的耳边说道:“肚子饿不饿?想吃东西吗?”

    我:“……”

    陆先森,现在是讨论饿不饿的时候吗?

    现在你还能吃的下去别的东西吗?

    我这么个人在你面前你都无动于衷的吗?

    真是,太伤人自尊心了,太过分了。

    我一边愤愤得不行,一边却又舍不得停下来。

    气氛太好了嘛,水到渠成了嘛,这个时候停下简直是反人类。

    陆敬修,今天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反正你是逃不过我了,尽早束手就擒吧。

    我可这劲儿地去扯他的衣服,陆敬修很快倒也任我折腾,估计是被我的猴急弄得无语了。

    但别人不晓得,我还能不知道个他。

    他这个人看着临危不乱,冷心冷肺的,可在这种事情上可真没觉出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每每把我捣弄得死去活来,弄得我像历过一次劫似的。

    而且我也反应过来了,刚才他问我饿不饿,估计不是单纯关心我的胃口,而是“有备无患”,让我增强些体力,待会儿好让他折腾个尽兴。

    你说说你说说,怎么会有这么腹黑的男人?怎么会有那么流氓的男人?!

    我还没义正言辞地指责他两句呢,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轻,接着就被人抱到了床上。

    陆敬修倾身压上来的时候,我不自觉地把头转向一边,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过了这么久,再跟他这么“坦诚相见”,我有点害羞,真的有点害羞!

    陆敬修一贯喜欢咬我的耳朵和脖子,这一次感受到同样的酥麻温软,我全身轻颤,却没有后退,也退无可退。

    任他在我身上作威作福的时候,我想,完了,我完了。

    我大概是真的要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了。

    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我大概再找不出第二个能让我这样被人心甘情愿“欺负”的存在。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的印记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身体上,生命里,抹也抹不去。

    而直到今天,我才终于可以将其名正言顺地留下来了。

    是啊,我们名正言顺了,我们的界限,终究还是明晰了。

    【稍后第四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