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章 狐假虎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知道陆敬修要和我一起去余家的时候,我差点脱口而出一句:“你疯了?”

    是啊,在我的认知里,大概只有疯了的人才会主动去招惹余家那个烂摊子。

    只是我又比谁都清楚,陆敬修才没疯,他做什么事情,向来算计的比谁都要准确清楚。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更不明白他的用意。

    大概是看出我的疑问,陆敬修看向我,轻轻勾了勾唇角:“在担心什么?”

    我闻言撇过头,心里虽然有万般思绪,但嘴上却说的满不在乎:“你都无所谓了,我还能担心什么。”

    当然是一边想不通,一边又相信你啊。

    ……

    我跟陆敬修两个“不速之客”到达余家的时候,正是午饭时间。

    余小涵去上学没在家,餐桌上有老爷子,余淮林夫妇,还有余秀琳。

    待我们两个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几个人的表情堪称色彩斑斓,各不相同。

    余淮林震惊得眼睛都瞪圆了,配上他那副圆滚滚的身子,平添了几分滑稽。

    而程芳则是一脸惊疑未定的模样,面对我的时候,她从来都是这种称不上愉快的表情。

    余秀琳呢,我能料想到她现在对我恨之入骨的模样,但除此之外,她眼里流露出的些许恐慌和不可置信,还是让我的心情好了不少。

    在这当中最泰然处之的算是老爷子,他还是一贯那副威严相,仿佛陆敬修的到来与否,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特别地方。

    可是等他一开口,声线透露出一分沙哑,语速也调快的时候,我便知道,其实还是有差别的。

    陆敬修啊,不是别人,这可是真真正正陆家的三公子,背后仰仗的是整个陆家。

    但凡是个有点见识、明白事理的人,都晓得这样的人物出现是多么不易,多么难得。

    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没有说话,仅仅是在观察着面前这些人的神色,偶尔还会转过头看一眼陆敬修。

    后者的表情也很淡定,而且我很清楚,他是真淡定。

    余家的这帮人,我为之焦头烂额还时有忌惮的这帮人,人陆敬修估计都看不进眼里。

    站的高度决定看的眼界啊,我们两个站得地方不一样,看到的风景自然是大不相同。

    而现在,我们终于得以慢慢靠拢,不管是心还是其他方面。

    未来的某一天,会不会我们终将比肩,将眼底的景色一同收入眼里。

    虽然觉得这样的场景太过渺远,但想象出来的时候,还是让人觉得挺高兴,也挺满足的。

    我偷偷攥了一下陆敬修的手,而他立马回握住,还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

    大概是在告诉我,别担心,一切有他在。

    嗯,我现在才不担心了呢,而且由始至终,我都相信你,比谁都相信。

    ……

    最先打破这尴尬局面的还是老爷子,他先是问我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再过来,又吩咐佣人去添两副碗筷,要留我跟陆敬修一块吃饭。

    我听完先轻笑着答道:“没提前打招呼过来是我不对,爸爸不要介意。其实敬修很早之前就想来拜访您了,就是一直没有时间。今天算是择日不如撞日,正巧有机会,我就拉着他一块过来了。”

    跟上次离婚的事情一样,我习惯将有关陆敬修的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

    起初是迫于他的“淫威”,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得罪了这尊阎王爷,让阎王爷生气,我自然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到了现在呢,我照样还是怕他生气,还是怕他不舒服,但已然由惧怕变成了自然而然的维护。

    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攥得紧了些之后,我抿着嘴唇没转头去看,不过心里却是有点乐开花的滋味。

    哪怕什么话都不说,都有人知道你的心思,这样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吧。

    是啊,是心有灵犀,嘻嘻。

    我跟陆敬修最终还是落座,但谁都没有动眼前的餐具,今天这场合能吃得下去饭才怪。

    陆敬修这个人看起来高冷矜贵,不过真到了这种时候,侃侃而谈算不上,但寒暄几句也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他跟老爷子说了几句,后者看着面色无异,但说话的间隙总有些许停顿,像是失了些平日的从容。

    后来是余淮林,他更夸张,陆敬修叫他大哥的时候,他的手碰到了筷子,筷子又跌到了碟子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动,别提有多尴尬了。

    程芳低着头靠在余淮林的身边,基本上没有抬头直视过陆敬修。

    最后是余秀琳。

    有句话叫“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句话放在这里并不是太贴切,但大意是相通的。

    若是我一个人来,余秀琳估计能当场撕了我。不管江峥的事是不是跟我有关,她只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而我自然是最佳人选。

    但现在可不一样了,现在我可是有“靠山”了,也有底气了,再不是那个跟这个家里格格不入的存在。

    以前就因为我是个无依无靠被收养的孤儿,所以谁都能上来踩一脚。

    我即便是对此愤恨过,抗争过,但寡不敌众,以弱胜不了强,因而所有的难受委屈都得憋在心里。

    此时此刻,那些个憋屈,突然之间要变成扬眉吐气了怎么办。

    我在心里暗暗吐槽自己,果真是个得寸进尺的人,这还没怎么样呢,就有点狐假虎威的态势了。

    但话说回来,就算真的是狐假虎威又怎样。

    我是狐狸小姐,陆敬修是老虎先生,我们两个站在一起,也能称得上相配吧。

    我自个儿想的真的是不亦乐乎,许是觉得现在的一切都有人替我应付,我再不必为了一句话就斟酌半天,生怕说错了点什么。

    正当我颇有种“志得意满”的滋味时,突然听得身边的男人不紧不慢,又带着隐隐不容抗拒的语气说了句:“清辞跟我说,她因为一些原因已经离开了余氏。我尊重她的选择,但也不希望她受一点委屈。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定会了解清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