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7章 都听清辞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这话一出,除了我之外,其他人的脸色都变了变。

    其实我也不如表面上表现得那么淡定,但我毕竟要得陆敬修的“真传”嘛,哪能因为这么一两句话就表现出失态。

    虽然我的心里已经耐不住激动,很想抱住身边的男人说,亲爱的,你真是太帅了,太man了!

    哪怕是做戏,也把我撩拨的不要不要了!

    我离开公司的原因,老爷子他们比谁都清楚。

    就因为认定我是害江峥的罪魁祸首,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我现在的一切都给剥夺掉。

    即便我已经不怎么在意了,可有人还在意着呢,这不,人家现在就替我来算账了。

    我垂下目光,只负责在心底里暗喜,其他的事情,还是都交给陆敬修。

    老爷子顿了一会儿,之后轻咳一声,微绷着声音说道:“公司的事情比较多,一个女孩子撑着也很不容易。清辞啊,爸爸是想让你休息段时间,等到状态恢复得差不多了,你想回来就再回来。”

    一番话说的很是漂亮,也将自己的责任推脱的干干净净。

    不过既然台阶都摆在面前了,我也不会不识趣地扭头就走,还是从善如流地说道:“是,爸爸是为了我好。不过我待在公司这么多年了,什么苦没吃过,累也不怕。能为公司出一份力,我也觉得很开心,很满足。”

    老爷子闻言点点头,我知道他心里憋着火,但是陆敬修还在呢,他也没办法发泄出来。

    由此我便转头看了陆敬修一眼,发现后者还是那清清淡淡的神情,当真是要怎么顺眼有怎么顺眼,要怎么有范儿怎么有范儿。

    早知道他这么“管用”,之前就该带他回来一趟了,也不至于过得像以前那么憋屈。

    不过我也就是这么一想。

    我打从心底里不想让陆敬修掺和进余家的事情中来,他能出手帮我一把是好,但是如果由此给他带来麻烦和影响,我是万分不愿意的。

    说完了工作的事情之后,陆敬修的话锋一转,突然就提到了江峥。

    此时此刻江峥这两个字算是戳中了很多人心里的敏感之处,我也不例外。

    不过我并不是觉得心虚或是其他,我只是有些迟疑。

    这么开门见山地说出来真的可以吗,会不会适得其反呢?

    余秀琳他们都以为是我害了江峥,虽然事实确是如此吧,但我却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

    只要我不亲口承认,他们就抓不到我实处的把柄。

    可是陆敬修将这一切都提到台面上来之后,事情就变得微妙起来。

    连气氛也是。

    眼前的几个人脸色又是各不相同,其中反应最大的是余秀琳。

    她的宝贝儿子现在正被关在看守所里,不日就会进行审判,到时候只要不出什么意外,那便是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刑期。

    只要是做母亲的,不管孩子做了什么错事,她们心里都没办法做到铁石心肠置之不理。

    更别说余秀琳还不一定觉得她的宝贝儿子做错了什么。

    而且她大概穷尽一生也意识不到,江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其实都是她促成的。

    江峥从小就是被惯坏的性子,恃强凌弱,乖张霸道,长大了更是无恶不作,无所顾忌。

    在他的生命中担当母亲的角色的人,对他的种种行为非但没有制止指正,反倒是视而不见,甚至是赞许。

    我曾经亲眼看到江峥将一个同学的作业本撕碎扔进垃圾桶,老师让家长去学校,回来的时候余秀琳还骂骂咧咧地说那老师实在是不识趣,转头又去安慰她的宝贝儿子,说峥峥别怕,别理那些人,妈妈给你做好吃的。

    这样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孩子,能有什么好。

    我心下冷笑,对江峥现在的结局,依旧是半点愧疚也没有。

    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他的母亲不会管教,自有人替她代劳。

    就像是我想的那样,余秀琳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到了现在,她依然还不放弃地找法子救他的宝贝儿子。

    这一回甚至是找到了陆敬修的头上。

    陆敬修方才只是提起了江峥的名字,并未说其他。

    余秀琳开口的时候,语气不再是惯常的盛气凌人,而是换上了一副恳求又诚挚的模样,要不是我跟她相处那么多年,说不定真的会被她的表象蒙混过去。

    她说:“陆先生,我们峥峥是个很乖的孩子,他不可能做什么坏事,一定是有人害他的!能不能拜托你,拜托你救救他,等到他没事了,我让他一定好好地报答!”

    陆敬修闻言没有立马表态,而是转头看了我一眼,这一眼的时间还挺长。

    像是在征求我的意见一样。

    切,我能有什么意见,就算是有,你能听我的吗?

    陆敬修,你可别在我这演戏了。

    而且我也能大概猜出他想要我说什么话,但我不想说,我想拒绝!

    我尽量回避他的视线,他却颇有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儿,还在看我。

    他这一看,其他人也不可避免地投射过视线来。

    一时之间我便再也避无可避了。

    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之后,我默默在心里吐槽两句,又默默看了看天,接着努力平和着声音说道:“二姐说的哪里的话,我们都是一家人,江峥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跟敬修也不会置身事外的。”

    我一说完,陆敬修也立马应和一声:“嗯,都听清辞的。”

    余秀琳闻言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我几眼,似乎是在犹豫,江峥的事情到底是跟我有没有关系呢?

    不管她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什么,反正这一刻她算是动摇了。

    而这应该就是陆敬修的目的。

    如果不能做到一招制胜,那暂时地迷惑对手,也算是个另辟蹊径的法子。

    我一边感叹他的迂回战略,一边却又不可避免地有些小郁闷。

    我才不想在余家人面前装的这么伪善呢。

    只是等我偶然碰触到陆敬修的视线时,发现对方的眼里已经多了几分亮光。

    那亮光……像是在问我,怎么样,好玩吗?

    【稍后第三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