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2章 陆敬外修番外5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22章 陆敬外修番外5

    

    因为在一起的时候相当契合,又因为各自那点隐秘的心思,自那天开始,两个人就自然而然发展成了一种“长期”的关系。

    在这段关系中,两人也都恪守着自己和对方的底线。

    没有试探,亦没有勉强。

    陆敬修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是有点不同的,跟她在一块的时候,他可以很轻松,也称得上愉悦。

    而这些他从没在别人那里体会到过。

    可也仅限于此,仅仅因为这些,尚不足以让他抛开一切,将自己完全地袒露。

    作为ian,他可以无所顾忌,只随着自己的喜好来。

    但作为陆敬修,他摆脱不掉的,是他看似风光,却又给他带来万分困扰的身份。

    他决心给那个女人的婚姻,不过是变相地给她些帮助,看在陆家的面子上,让她不至于被余家的人欺负的太过分,也能让她在离婚后得到笔钱财,后半生可以生活的无忧。

    他是这么想的,也一直在这样做。

    别让那个女人对陆敬修这个人有任何的幻想,不然在日后他试图离开陆家的过程中,会给他造成不小的负担。

    之后,这段不为人知,又隐秘刺激的关系持续了不短的时间。

    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明明看上去半点真切也无,她都不知道他是谁,叫什么名字,她也以为他都不知道,就这样的相处,竟也不会生出半分的厌倦。

    陆敬修第一次觉得,顾正有些话说的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他是接触的女人太少了,shirley那样的小女孩没办法让他动心,突然遇上一个漂亮的、知趣的,他就把持不住了。

    而且他觉得那个女人对他也是差不多的心思,她是想单纯地找个床伴,恰巧他也符合她的心意,于是见面的时候浓情蜜意,其他时间,她就拿他当个透明人。

    真是潇洒又干脆。

    陆敬修偶尔会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个高手。

    但棋逢对手,才更有趣。

    如果没有外力的干扰,一切应该还会维持原样。

    只是有些事情,他没办法避免,也没办法逃脱。

    陆老爷子的耐心终于到了头,他找到陆敬修,对他说,要是他再不去公司,就别怪老爸动用些别的手段了。

    当然,他没说的这么直白,但是陆敬修觉得把那老头晾到现在是挺不容易了。

    而且就算他明言拒绝,也不见得那老头会放弃,还不如就暂且听了他的意思,等到他发现心心念念的小儿子根本不是块经商的料,大概就会死了心。

    商人重利,就连心爱的女人都能背弃,一个可有可无的儿子哪值得花费那么大的心力去培养。

    得到确切答复的陆老爷子高兴得不得了,说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等着他去上班。

    陆敬修低应了声,然后声音轻淡至极道:“在回去之前,我需要先离婚。”

    让律师办完离婚手续的那天,正巧是两人见面的日子。

    一见面自然是“伤筋动骨”了一番,结果事后,那女人居然搂着他的脖子对他说:“你的声音跟我前夫挺像的。”

    就这一句,让陆敬修突然意识到,或许长久以来他假装看不见的、放任的所在,终究是没办法再拖延下去了。

    如果她知道了他真正的身份,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气愤,或者是暗喜。

    在陆家的权势和地位面前,应该没人能做到不动心。

    可那些,他没办法给她,而他也不会让她有任何窥探的机会。

    陆敬修向来都是行事作风利落的风格,一旦知晓了后果,过程当中也不会拖泥带水。

    他断了两个人的联系,就让她以为他是个薄情的人,甚至认为他是个骗子也无所谓。

    反正从一开始,谁也没投入过真心,分开了也不会觉得多无法接受。

    他以为会是这样。

    但那一天,他接到了顾正的电话,后者跟他说了些话,他便坐不住了。

    拿起外套离开家门的时候,他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中国的一句古语,人在河边走。

    无论是多冷静自持的人,也总有失手的时候。

    从那时开始,陆敬修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个女人对自己来说,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样可有可无。

    但要说他爱她,还真的算不上。

    “和好”之后,他依旧没有选择坦白,将那个秘密一直压在心底。

    他想着,等到老爷子对他死心了,他可以摆脱陆家了,到那个时候,他再对她讲明。

    不是以陆三少爷的身份,单单是陆敬修这个人。

    如果她能接受,或许,他们可以试一试。

    不过很多时候,想的是一回事,结果却并不如人所愿。

    哪怕他花了再多的心思,很多事情终究还是瞒不住。

    其实在那一天到来之前,陆敬修已经想过余清辞知道一切后的反应。

    无非是冲他发顿脾气,不,按照她平时对他撒娇耍赖的模样,或许连生气都不会,充其量就是质问他两句,然后,也许还会来抱抱他,软软地问他为什么一直不告诉她。

    但是事实证明,知晓一切后,那女人就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她的言辞犀利又冷静,字字句句让他没办法出言反驳。

    是啊,她说的都是真的,他怎么反驳。

    而且看到她极度压抑又克制的情绪,他的心就在那一瞬间,稍稍地酸疼了一下。

    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跟她讲清楚,断了这段本来不该有的联系。

    可是话说出来的时候,就变了味儿。

    他语气轻淡地提醒她自己的处境,又装作无所谓地说,可以考虑帮帮她。

    其实这是他在示弱,但他自己没发觉,而那女人,不相信。

    她折回来打了他一顿,因为力气太小,所以落在身上的拳头根本没什么威慑力。

    并且她明明是打人的那方,嘴里还说着狠话,但是仔细看上去,已经湿了眼角,眼里红了一片。

    最后她摔门而去,只留他站在原地,静立了片刻,之后才缓缓抬起手,摸了摸胸口的位置。

    她是哭了吧,或许,刚才他该抱抱她的。

    要是陆敬修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肯定就这样了,他想不出挽救的法子,也觉察不出挽救的必要。

    在感情上又迟钝又木讷的男人,等着他自己开窍,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他自己不懂,身边恰恰有人懂。

    说的倒不是顾正,而是陆敬修到陆氏之后,公司给他配的助理,叫秦颂。

    秦颂看着憨厚老实,但心思是要多活络有多活络。

    自家老板跟余氏三小姐的渊源,他是看在眼里,也记在了心里。

    加上察言观色的本事一流,很快就察觉到了老板的烦恼。

    助理是干什么的,就是替老板解决烦恼的。

    他一边旁敲侧击地提醒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推波助澜”着,到了最后,还真的收到了成效。

    其实那两个人最终重新走在一起,除了外力的加持,更1;148471591054062多的,还是源于本心和本能。

    渐渐坠落的心,以及无法抵御的靠近的本能。

    如果陆敬修当真是个情场高手,早在这个时候他就已经能够意识到,自己是被套住了。

    对方有心无意设下的陷阱,他看到了,还是踩了下去。

    但很可惜,那些他偏偏不懂,所以在偶然的机会里觉察出自己凭空而生的酸意,或者说,嫉妒,他便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了很多伤人的话,伤了那个女人的心。

    不欢而散之后,他很快发现,那些像刀子一样的话,也像是刺在了他的心尖上。

    若是能够重来,他想,握一握她的手,再抱抱她瘦瘦软软的身子,直接告诉她,他不高兴,事情会不会就不这么糟糕。

    也就是那一次,他才知道,原来谈一场恋爱并不像是做一台手术,手术灯灭了就都结束了。

    那更像是一个漫长的治疗过程,一步一步地,要时刻观察,时刻调整,时刻关护。

    一步错了,后面步步便都是错的。

    不过吵得这一架到底还是过去了,就连秦颂都跟他说,余小姐的脾气真是好,要是放在其他女朋友身上,那不知道得闹多久呢。

    陆敬修对这没什么概念,他只是清楚,那女人在面对他的时候,是怀着怎样一番热诚和真切。

    他不太懂爱情,但是人心还是能看的透彻。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时常有疑惑,一个人,当真能对另外一个人做到毫无保留、全然托付吗

    反正他是从来没见过有人是这样的,像是把一颗心都给捂热,近乎虔诚地捧在你的面前。

    很多时候,不,大多数时候,他是能感受到,自己是被这个女人完完全全爱着的。

    她的爱情,毫不遮掩,坦荡如斯。

    而他做不到,起码,他还没学会怎么去做。

    回到公司的他真的就像之前打算的那样,表现得一塌糊涂,偏偏老爷子还不想让人知道他的“无能”,处处给他善后。

    可他并不领情,对于陆家和陆氏的一切,他半点不感兴趣。

    要是有可能的话,以后他说不定还会去做老本行,毕竟半路改行是大忌,他既然没什么特别想做的,回去能救一个人算一个吧。

    至于他的那两个哥哥,自他回来之后就处处提防,当然表面还能保持一团和气。

    陆敬修懒得去顾及他们,等到他走了,他们的生活也该恢复平常了。

    但是偶然的一天,他听到了一些不太好的对话,得知了一些不太好的事,心思,就在那一瞬间变了变。

    “那个女人已经死了那么多久,没想到老爷子还是对她念念不忘,连那个野种都接回家了,看样子还有别的打算。敬希,咱们该怎么办”林婉有些担忧地挽住儿子的胳膊,她以为这个家里只有他们两个在。

    陆敬希闻言则眉目舒展地回答:“真要是那样,就送那个野种去见他妈妈吧。老爷子的心硬得很,就算没了个儿子,还剩下两个,不,最后只会剩下一个,他会知道怎么做的。”

    陆敬修常年跟手术台打交道,血腥的场面见的多了,可就是这两句话,让他意识到,真正的血腥残酷,是在现实中隐秘上演的。

    那些可以隐藏在和善的面容下,看似亲近的谈笑风生中,也可以受血缘亲情的庇护。

    可一旦撕开面罩,都是肮脏。

    如果真要为人鱼肉,在那之前,夺过刀俎,才是上上之选吧。

    陆敬修几乎是一夜之间作风转变,对待公司的事务极快地上手,让陆老爷子惊讶的同时,也惊喜得很。

    他把几个得力的手下都调给他,还给他下发了几个项目,做成之后便能在公司立威立足,只有时机成熟了,他才能把公司安心地交给他。

    其实的一个案子就是余氏,老爷子对余氏势在必得,陆敬修看到之后有过短暂的犹豫,但是很快他便着手去做。

    商人逐利是一回事,另外,他想到那女人在那里受的委屈,也对这家慢慢走向没落的公司没什么好感。

    等到收购完成了,那女人想去哪就去哪,他可以给她安排更好的去处和职位。

    不过这些他没跟她说过,怕她有所顾忌,也担心会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关系。

    他总是用自己的方式去保护这段关系,只可惜,因为不熟练,总是适得其反。

    但在暗潮汹涌之上,两个人的感情还是很稳固的,像是那些蜜恋中的情侣,每天腻在一起都不嫌多。

    陆敬修常年独来独往惯了,就连母亲在世时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时不时地会想起一个人,想她在做什么,吃饱了吗,睡好了吗,也在想他吗。

    着实是不像他的做派,但更让人意外的是,他并不排斥这种改变。

    甚至有的时候,他都能想到未来。

    有那个女人的未来。

    但是,那个谁都没想到,却始终存在的但是,还是将这一切都摧毁了。

    那一天,他接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疗养院的电话,说是shirley终于恢复了所有的记忆,她要见他。

    从那一刻开始,事态翻覆,人心沦丧,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但时间抛出了问题,却忘了给出答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