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0章 永远是无所不能的那一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闻言脑子里顿时闪过一个念头,但转念又想,不会吧,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我抬头看着陆敬修,愣愣地问道:“硌手……是什么意思呀?”

    见我是真的不太确定,他便抚上我的背,上下抚了抚:“就是硌手。”

    我:“……”

    ……我去你个硌手!

    好你个陆敬修,你你你……没想到你是这么米有下限的人,好歹以前我觉得你是个正人君子,结果这还光天白日的呢,你就来……就来调戏我!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画人画皮难画骨。

    我的脸憋得胀胀的,心里也在吐槽得厉害,但就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而陆敬修显然没把这当一回事,不动声色地撩完人之后,他去洗了洗手,接着又若无其事地坐回来吃饭。

    桌上的菜其实都有些凉了,我原本还有点“生气”,但是看他这么吃着,到底还是忍不住说了句:“菜都凉了,我去热热你再吃吧。”

    陆敬修听完看向我,嘴角轻轻一扯:“对我这么好。”

    我轻哼一声,反驳他:“别自作多情了。”

    陆敬修没在意,也没让我去热菜,总之简单吃了点之后,他就站起身,看样子又要走。

    又要把我一个人留下啊。

    我抿了抿嘴唇:“饭既然吃完了,那我就先回家了……过两天有时间再见吧。”

    虽然来这一趟挺不容易,而且就这么吃了顿饭也挺不甘心的,但是我怕自己在这会分他的神影响他的工作,我自己待着也别扭难受。

    他的家很大,不过我能活动的地方很少,其他地方我不太敢去。

    我说完之后,陆敬修低头看了我一会儿,接而微微俯下身,将手搭在我的椅背上,像是将我虚虚搂进怀里。

    “今晚别走了。”他的嗓子有些低哑。

    我:……???

    “累了就去房间睡觉,不累就等我。”

    我:“……哦。”

    陆敬修闻言轻笑一声,接着托住我的脖颈,在我的额头上轻印了一下,同时说了句:“真乖。”

    一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我才将胸腔里憋着的那口气吐出来。

    妈呀,陆敬修他……真是高手啊。

    ……

    去洗了个澡之后,我裹着浴巾坐在床边,有些苦恼地在想一个问题。

    今晚这情况,总不能上来就裸睡吧。

    那样该显得我多急切,多开放。

    不行不行,我可不能给人这种错觉,明明我是个特矜持的人,整这一出之后我的形象就全毁了。

    我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我又不能穿自己的衣服睡觉,想了想,我偷偷潜到衣帽间,挑选了好一阵,最终拿着一件衣服回了房间。

    陆敬修最后忙完工作走进来的时候,我已经迷迷糊糊地睡过一觉了。

    不过我睡觉向来惊醒,他推门的声音很是轻微,但我还是一下子就醒了。

    我将床头的台灯调亮,边揉着眼睛边打呵欠问道:“终于忙完了啊……”

    陆敬修走过来,坐在床上,手放在我的身体两侧:“吵醒你了?”

    我摇摇头,我本来就是一直等着他呢。

    我挣扎着要坐起来的时候,陆敬修将我连人带被都抱住,接着将头埋在我的脖子里,温热的呼吸洒在皮肤上,弄得我有些痒。

    我娇笑着想把他推开,谁知道他抱得更紧了些。

    他以前可没这样过,最初的调笑过后,我慢慢反过劲儿来。

    我伸出双手抱住他的头,轻声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陆敬修深深吸了口气:“没事。”

    我却是不信,这样子明明就是有事。

    可是哪怕是不信,我也不确定自己该不该继续问下去,或者说,我能不能继续问下去。

    我们两个现在的关系虽然已经初步确定了,但是交往的时间毕竟不长,我怕问的多了干涉的多了他会厌烦,换做我我也差不多。

    啊不对,换做别人是这样,如果是他的话,估计他问什么我就会答什么了。

    色令智昏啊色令智昏。

    而陆敬修自然不会像我这么不坚定没原则,他不想说的事,没人能逼他说出口。

    不过跟以前相比,他今天像是突然暴露出那么一点儿小缺口,我问他话的时候,他竟然也能透露出那么一丢丢。

    他说:“既然负不了责任,当初为什么要犯错呢?”

    这句话没头没尾的,我听不太懂,想了一会儿之后,我最终决定不言语了。

    现在的陆敬修应该只是想要一个倾听者,那我只要好好听就好了,别再追问给他造成什么困扰了。

    因为我有点担心,万一追问的紧了,以后他再也不想开口怎么办。

    他说完那句话之后呼吸慢慢沉了些,我以为他是睡着了,刚想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就听到他的声音继续低低传来:”如果不能接受现有的规则,要怎么做?”

    他这句话像是问我,但我直觉不必回答。

    果然,很快,他自己已经给出了答案:“毁灭,然后重新创造,这样才对。”

    又是没头没脑的一句,但是联系方才的那些话,我竟然在脑海里串联出一副画面。

    不过那画面的场景不太好,我赶紧挥散去。

    我只将他的头抱得紧了些,让他的脸紧紧地贴在我的脸边,我的胸前。

    然后我说:“嗯,就按照你想的去做吧。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之前是你陪着我,现在换做我牵着你的手走下去。

    虽然你可能不太需要,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但我只希望,未来某一天,在前路茫茫,身处一片冰冷昏暗的时候,我还能握着你的手,告诉你,陆敬修,这个世上没什么能够阻挡你,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无所不能的那一个。

    永远都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