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1章 被那个男人下了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敬修不是个多会表露自己情绪的人,方才说的那些,大概已经超出了他的极限。

    他慢慢松开抱着我的手,沉默地看了我一会儿之后,接着便起身离开。

    整个过程我只静静地看着他,并没有出声,也没有伸出手阻止。

    我想,他大概不愿意我那样做,我也不会做任何让他觉得不舒服的事。

    直到他快要跨出房门,我才低声问了句:“今晚还过来睡吗?”

    陆敬修没回头,只用比我更低哑着声音道:“先睡吧。”

    然后便走了。

    晚上我一个人躺在主卧的大床上,一开始翻来覆去的总睡不着。

    枕着的枕头,盖着的被子,还有身上穿的衬衫,哪哪都是属于陆敬修的味道。

    感觉真被那个男人下了蛊似的。

    不过后来实在累过头了,迷迷糊糊地也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躺在陆敬修床上的缘故,反正我是梦到他了。

    梦到他的脸,他的手,还有他的……

    唉,思春的女人呐,欲求不满的女人呐,就是这么饥渴,就是这么可怕。

    ……

    早晨抱着被子醒过来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怔愣了好几秒才意识到这是在哪里。

    陆敬修的家啊,货真价实是陆敬修的家。

    我将脸埋在枕头里,闷闷地偷笑了几声,然后坐起身,穿鞋下床。

    走出房间之后,我环顾了下四周,没发现人的影子。

    想了想,我来到二楼,走到陆敬修的书房前。

    之前我来的时候从来不曾踏足过这里,因为不太敢,怕随意在人家里走动会招来主人的嫌弃。

    不过现在我们两个毕竟不一样了嘛,大言不惭地说,我也算是这里半个“女主人”。

    就算是来到了这,陆敬修应该也不会介意的吧。

    来到书房门前,我伸出手轻轻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之后,又敲了两下。

    里面没什么动静,我以为陆敬修不在这,刚想转身离开,就听到门把手从里面被人转动的声音。

    开门的人自然是陆敬修。

    他穿着深灰色的家居服,以往一丝不苟的头发微微有点杂乱,就连惯常淡漠矜贵的脸上都残存着几分迷瞪的睡意,看着跟刚睡醒的金毛似的。

    我看着他实在可爱的紧,也喜欢的紧,绷着嘴笑了笑之后,我走上前两步,伸手摸了摸他脑后松软的头发。

    “昨晚就在书房睡的?”我的声音连自己听了都觉得温柔得能滴出水。

    陆敬修闻言低低应了声,倒也不介意我给他“顺毛”的动作。

    我继续问:“早餐想吃什么,我去做。”

    陆敬修一听脸色微微一变,他这个时候在想什么我当然知道。

    我半眯了眯眼睛,又装作受伤地看向他:“知道了知道了,这次不会再把粥给煮糊的,挑剔的陆先生。”

    就我那厨艺,能给他煮熟一锅粥就算挺好的了,还那么多要求,真是挑剔。

    说完我就想转身离开,不是真的生了气,而是想赶紧去洗漱,洗漱完就准备早餐,别让某个挑剔的人饿了肚子。

    不过还没等我走出两步,手就被人攥住了。

    我有些疑惑地转过头:“怎么了?”

    陆敬修手上稍微使了点力:“进来。”

    他让我进的自然就是他的书房。

    有人说过,一个男人的书房基本上承载了他大部分的秘密,他能让你进来窥探他的秘密,说明你在他心里已经有了相当的位置和分量。

    我的心跳的有点快。

    陆敬修这么做,是说明我在他心里也是有很大分量了吗?

    我其实并不怎么想知道他的秘密,哪怕心里再好奇。

    我喜欢的是他的人,无论隐藏在他背后的是什么,对现在的我来说都无关紧要。

    可若是他主动说出口,除了满足了我的好奇心之外,也让我觉得,他好像是真的挺喜欢我一样。

    书房的装饰风格跟外面差不多,简约的格局,干净的环境,落地窗外是一片绿色的树木藤蔓,看着赏心悦目极了。

    我大致看了一圈,接着便问陆敬修:“那个……你让我进来干什么呀?”总得有个理由吧。

    陆敬修没立刻回答,而是让我先去沙发上坐下。

    我走到沙发前,看到上面散落着一条薄毯,轻叹一声之后,便俯身叠好放在一边。

    陆敬修走过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样东西,他递给我,我就接过来看。

    “这些是……”我略略翻看了一下文件夹里面的内容,而后猛然惊诧地望向他。

    陆敬修在我的身边坐下,他看着我,眼里已经没了方才的迷怔,恢复了清明。

    他说:“这些资料你先拿回去,以后应该会用得上。”

    我的手握得紧了紧,声音也是:“你什么时候开始调查的?”

    “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

    那个时候我们两个别说表明心意,当时干脆就是闹翻的状态。

    我不想接受他的合作提议,想方设法地避开他,生怕被卷进陆家的纷争去。

    他也知道我的态度,那为什么私下里又去调查?

    难道是想拿这些诱惑我,甚至是逼迫我?

    我分不清楚了,真的分不清了,这个男人的心思,每接触一回,都觉得难测。

    陆敬修看到我不甚愉快的表情,没急急忙忙地解释什么,而是学着我刚才的模样,伸出大掌轻抚着我脑后的头发。

    “余清辞。”他突然低声叫我,目光也落在我的眼里。

    我不想应他,可是喉咙里还是不太受控制地发出一声:“……干嘛?”

    “做这件事,不是因为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这只是一份礼物。”

    “礼物?”我喃喃重复了句。

    他微微倾过身,将吻印在我额头的同时,微哑着声音说了句:“只是想送你一份礼物。”

    【稍后第二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