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4章 早晚是囊中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敬修闻言稍顿了一会儿,之后才语气轻淡地应道:“想去就去吧。”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边的大石顿时落了半分。

    不管我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在潜意识里,我都是想得到他的赞同的。

    想了想,我继续说道:“我就在外面远远地看一眼,不会跟他照面,也不会招惹什么麻烦。我想亲眼看到他接受法律的制裁,也是为了另外一个可怜的女孩子……”

    顿了顿,“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多管闲事啊?”

    一开始只是为了扳倒江峥,结果为了齐珊珊,我先是找陆敬修帮忙,后来也往医院跑了好几趟,而到了现在,又自作多情地想帮人家弥补所谓的遗憾。

    陆敬修听完之后并没有给我肯定或否定的回答,他只是淡淡反问了一句:“这样做,你觉得舒心吗?”

    我没多想就应了声。

    “那就什么都不用多想,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就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我先是一怔,之后便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你说的很对,但有些时候我恐怕做不到。”

    我做不到全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起码对他是这样。

    陆敬修没再跟我多说什么,他本身就很忙,能抽出时间来跟我讲这么多已经很难得了。

    我也没想着缠着他,但是有件事却还是要跟他确认一下。

    “我们今天晚上是要见面的对吧?”早晨分别的太匆忙,哪怕他已经明确应下来,我还是有点小迟疑。

    陆敬修低低“嗯”了声。

    我捂住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那要在哪见?要不要去我家?”

    昨晚去的他家,今晚就来我家,这很公平,很均衡吧。

    陆敬修不是个多婆婆妈妈的人,而且对这种小事一贯不会放在心上。

    我既然都“盛情”邀请了,他也很快从善如流地答应下来。

    收线之后,我装作若无其事地清咳两声,心里却早已经是乐得开了花。

    高兴之外,我还不着四六地想,要不要给陆敬修准备一些换洗的衣服啊,他的衣服我能穿,我的他肯定是穿不上。

    一次两次地还能将就,但是时间长了怎么也不方便。

    还有洗漱用品,上回他跟我要剃须刀,我说没有,这一次是不是也要准备个了。

    哎呀哎呀,下班之后得赶紧去趟超市,要买的东西有好多呢。

    ……

    白天工作的时候我开始无比期盼下班时点的到来,不过时间的刻度大抵都是如此,想窄必宽,欲宽必窄,总之一天下来我熬得心都焦了。

    时钟好不容易走到了下午六点,我拿起包就打算离开,可谁曾想,还没等我完全走出办公室的门呢,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我一只脚已经要跨出去,这个时候若是我继续走,那今晚对我来说肯定是个很美妙的夜晚。

    我也已经想这么做了,不管发生了什么,都留到明天再说。

    只是我大概天生就是那种没办法放弃一切的性子,犹豫再三,到底还是咬着牙折了回去。

    找我的人是余淮林。

    他找我向来不会有什么好事,一听到他的声音我整个人也立马微微僵住。

    “大哥找我有什么事?”下了班之后,我们便是“一家人”了,他也由余氏的总经理变成了我的大哥。

    余淮林在电话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我去他办公室一趟。

    我说:“待会儿我还有事。”

    “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马上过来。”

    ……

    下班的时间一到,公司的员工陆陆续续地都离开了。

    乘电梯上楼的时候,有几个跟我一起等电梯的,大家还开玩笑地问我下班之后有没有什么节目。

    我闻言也跟着轻笑,并没有回答,心里却是在想,原本今晚我可是有好节目的,可是现在看来,怕是要泡汤了。

    来到余淮林的办公室,他的秘书将我带进去,之后又悄声退了出去。

    余淮林正坐在办公桌后的皮椅上,听见我进来的动静,他转动椅子看向我。

    “来了。”他示意我坐下。

    我极力压抑着心里的不耐和烦躁,只盼着他能赶紧说完,说不定我还能早点回家。

    只是跟我的急不可耐相比,余淮林则显得淡定得很,他甚至悠闲地站起身,要去倒水泡茶。

    我见此终究还是忍不住先开口道:“大哥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余淮林听完似笑非笑地看向我:“真的这么着急?”

    我吸一口气:“我说过了,我待会儿还有事,很重要的事。”

    “好,既然是这样,那我就长话短说。”他折回来重新坐下,一双衰老的已经微微凹陷的眼睛看着我,闪动着几分精光,“你跟陆敬修,看起来是动了真感情了,我能看得出来,他对你很上心。”

    果然跟陆敬修有关。

    来之前,我在心里大致盘算过他这次找我来的目的,其中的一个猜想就是跟陆敬修有关。

    上次他陪我一起回余家,不知道触痛了多少人的神经,早晚他们都会找到我,无论出于怎样的心情和目的。

    因为提前有了些许心理准备,所以此时我算不得多惊讶,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失态,只平静地低声回答道:“嗯,我们现在是在一起了,接触过后发现彼此很合适,就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这个时候,否认起来根本毫无意义,也没什么好处。

    余淮林听完眼睛又闪动了一下,如果我没看错的,那竟然是兴奋和激动。

    还没等我揣摩出他到底是什么意图,就听到他带着隐隐亢奋和激动的声音传来。

    “清辞啊,我知道你这么多年来想要的是什么。你一个人在余家过得艰难,我也知道。”他似是伤感地轻叹一声。

    “你二姐早些年嫁了人,就不算是余家的人了,带着的拖油瓶也是扶不起的阿斗。还有老爷子,他已经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去了。到那时候,这余家还不是你我的天下。所以啊,从现在开始,让大哥来帮你怎么样。只要我们两个人通力合作,这余家,余氏,迟早都是我们的囊中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