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3章 陆敬修外番外6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23章 陆敬修外番外6

    投推荐票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陆敬修在英国待了半个多月,那段时间里,他没跟任何人透露过自己的行踪。

    再回来的时候,南城的一切好像都没变,但也许,一切早已经颠覆。

    见到余清辞的时候,看到她既惊又喜的反应,他也有过瞬间的晃神。

    可在那之外,更多的,还是浸入髓骨的冷意。

    “那些人让阿姨说出乔同韵的下落,阿姨不肯,他们就拿枪吓唬阿姨,说要是她再不合作,就、就杀了她”

    “我跟阿姨都很害怕,他们把我打晕之前,我看到他们也在打阿姨”

    “对不起ian,我真的不愿意记起那个时候的事情,才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领头的那个人,我听有人好像叫他,jiy”

    陆敬修近来总会做梦,梦里,是跟母亲相依为命的那些年,还有,他跟母亲见的最后一面。

    以及母亲对他说的那句,儿子,妈妈会永远爱你,支持你。

    她在说那句话的时候,想来应该不会预料到之后会发生的事情。

    如果她知道,还会说出那样的话吗

    她因为旧友病发身亡,或许对她来说是值得的,是无可后悔的。

    可对他来说呢

    他能够做到完全的心无芥蒂吗

    母亲的去世,即便是过了这样久的时间,却从没在他心里褪去半分,哪怕他从来没跟任何人提起过。

    现在终于得知了真相,他很多次告诉自己,那是上一辈的恩怨,对他们的生活没什么影响。

    可是每每听到余清辞的声音,看着她依旧笑靥如花地扑在自己的怀里,陆敬修就会觉得心间好像有些杂音。

    说不清那具体是什么,但那些声音响起的时候,他就会变得反常。

    沉默,冷淡,逃避。

    日久天长的,便对那个女人造成了伤害。

    他能意识到伤害的形成,可却没办法去挽回,也没想过去挽回。

    后来他才明白,这个时候的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其实是迁怒。

    哪怕那个女人没做错过什么,他还是没办法完全释怀。

    不过此时的他能确定的是,他喜欢这个女人,很喜欢,至此一生,他都只想过跟她一起度过。

    于是慢慢地,他便想着,等到时间长了,一切尘埃落定了,他们再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

    那个时候,即便是她怪他,他也会去求得她的原谅。

    人的一生这么长,就算是犯了错,也总会有补救的机会。

    之后的他开始着手查余清辞亲生父母的情况。

    那似乎是个被刻意隐藏起来的秘密。

    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想知道的,最后还是完完本本地呈现在了他面前。

    二十多年前,苏城有个极刚正的刑警队长,叫叶启建。在他的从警生涯中,手上破获的大案无数,就在他殉职的那一年,他还跟进着一个跨境的贩运军火的案子。

    后来那个案子算是破获了,还涉及到苏城几个企业集团的老总。

    涉事的人员抓的抓,逃的逃,但就在法院宣判的那一天,晚上叶启建下班回家的路上,遭到几个不明人员的袭击,最后中枪身亡。

    等到警队的人找到他家里时,发现他的妻子和年仅两岁的女儿已经1;148471591054062不知所踪。

    再后来,道上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当初叶启建破获那桩军火案的时候,曾经截获过一本账册,上面记录着一条更不为人知的利益链,谁找到了,便相当于坐拥富可敌国的家财。

    没人知道这个说法的真假,但是有的人为此前赴后继地追查倒是真的。

    追查的对象,自然是叶启建的遗孀和遗孤。

    叶启建死了,那么重要的东西,或许就在他妻女的身上。

    只是他的妻子乔同韵就像是一夜之间人间蒸发,带着她的女儿叶晴一起,消失在了无数人为她们步下的天罗地网间。

    陆敬修知晓了这一切,心里不是没有沉重,但他想,那本所谓的账册,并不一定存在。

    而那些千方百计想找到乔同韵下落的人,为的目的,也极有可能就是这般。

    他回英国的时候,去了一趟以前住过的房子。

    那栋房子他没变卖,也没有租出去。

    即便是他再不喜欢那里,却是母亲住了二十年的家。

    在母亲的书房,里面有个暗格,有三层加密,除了他们两个,外人根本找不到。

    从那里面,他看到了乔同韵给母亲寄的那封信的地址,循着那个地址,又辗转几个地方,他终于跟那个神秘又隐晦的女人联系上。

    只是对方听他说完身份和来意,轻咳了几声之后,低声缓缓道:“我姐姐十年前已经去世了,世上早没有乔同韵这个人了。至于那本账册呵,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会有人相信。”

    陆敬修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顿了顿,又听到对方继续说道:“我姐姐去世前,说她最放不下的就是晴晴。年轻人,我可以帮你这个忙,但是有个条件,你得让我见晴晴一面,看到她过得好,我姐姐在天之灵才能安心。我的病已经拖不下去了,要是你不来找我,我可能就要背着这个遗憾走了。”

    这个女人,便是后来余清辞见到的,她所谓的亲生母亲。

    她答应帮陆敬修引出那帮人,条件就是见余清辞一面。

    但是见面的时候,她却又对她极其冷淡疏远。

    她是想着,与其很快要失去,还不如别在她心里留下任何温度和位置。

    姐姐的心愿已经达成,她也没什么可奢求的了。

    她唯一的遗憾,只是没能说出来,晴晴,你的妈妈其实很爱很爱你,当初抛弃了你,是怕你跟着她流连颠簸,甚至受伤送命。在跟你分开之后,她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里会喊着,晴晴,晴晴,别怕,妈妈在呢。

    后来她的急病去世,也在大多数人的意料之中。

    油尽灯枯的人,若不是靠着心里的一丝意念撑着,怕是早就倒下去了。

    也正是因为她的帮助,那伙藏在暗处的蝇虫终于现身。

    方槐,还有他的弟弟方现,兄弟俩的父亲是二十多年前那桩军火案的主犯之一。

    后者被判了二十年有期徒刑,结果后来暴毙狱中。

    兄弟两个除了想为父亲报仇,同时也对那本账册感兴趣的很。

    他们查了很多年,终于找到了叶启建流落在外的女儿,但是乔同韵依然不知所踪。

    余国霆跟他们的父亲曾是旧友,在方氏没落之后,前者接手了方氏大部分的股权,后来又辗转来到南城发展。

    因为这层关系,方槐半威胁半引诱地对余国霆说,只要他把余清辞交给他,以前的账就一笔勾销。

    余国霆其实早在收养余清辞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她是谁,但这个秘密,他保管了二十年,为的就是有朝一日,他能用这个筹码换来更好的东西,那本账册,他也是志在必得。

    只是目的还没达成,他当然不会把到手的肥肉交出去,于是只骗方槐说,余清辞身上有块带了二十年的玉佩,只要拿着那块玉,日后再找到乔同韵,后者一定会乖乖听话,毕竟女儿的命都在别人身上。

    由此,他转移了方槐的注意力,但之后一双儿女相继出事,他自己也突发重病。

    再多的钱也买不来命,跟活着相比,钱财到底是身外物,他不会笨的为了找了二十年都没有下落的东西赔上自己的老命,于是连夜离开南城,再也不知所踪。

    方槐没能从余清辞那里找到玉佩,还因为陆氏的介入,不得不偷渡到东南亚,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隐姓埋名的生活。

    期间,他的弟弟方现,化名jiy投靠在了程易江的手下。

    程易江的祖辈父辈都是在金三角混出来的,到了他这一代,才想着回归正经生意,到了新加坡开了家不小的投资公司。

    只是过去的势力盘根错节,即便是他想退出,也没有那么容易。

    一些数目大、级别高的生意,上头的人不放心,还是要他出面促成。

    方现带着一单难以用数量来衡量的生意来到他面前,程易江评估过后,觉得可以一试。

    做他们这行的,从来都是在刀尖枪口上求生存。

    既然有利可图,还是这样大的单子,他接下来也未尝不可。

    就这样,依靠着投资公司的名号,方现跟程易江一起来到南城,开始了他们的计划。

    计划开始时进行的还是很顺利,只是到了后来,程易江的犹豫,便让一切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加上他们劫走乔同韵的计划失败,又被人察觉,只能连夜偷渡离开,日后能不能再回到南城,还是个未知数。

    当然,如果他回来,就再也不会有机会离开。

    有人绝对不会放过他。

    这个时候,陆敬修一边派人寻找方现兄弟的下落,另外一边,陆氏内部的争斗已经到了你死我活、非生即死的地步。

    眼见着老爷子有把公司交给他的意愿,陆敬希再也坐不住了,私下动作不断。

    还有陆敬峰,哪怕别人觉得他不足为惧,但陆敬修很清楚,在陆家生活这么久的人,绝不会是任人鱼肉之辈。

    他原本不想斗,可是一步步地被人推到现在的位置。

    随着老爷子的急病去世,一切的一切终于到了无法挽回的边缘。

    那一天,天气很冷,南城下了年前的最后一场雪。

    陆敬修跟余清辞吵了架。

    不,应该说,从他们认识开始,他从来没见过她发过这样大的脾气。

    像是精心打扮过,又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又精致,又伤心。

    她手里拿着些文件,激动质问的时候,那些纸张砸在他的身上,不疼,但是他的心脏就像是被什么给揪了一下,酸胀的很。

    听着她控诉的字字句句,他想告诉她,不是这样,起码不是完全是这样。

    只是他没能开口,因为第二天的股东大会,为了这决定陆氏最终归属的一刻,他已经有些心力交瘁。

    他想留住她,想等着一切过去了,他们再好好谈。

    但是她还是走了,她的手从他的手里抽离的那一瞬间,就像是电影里的定格。

    一次的放手,随之而来的,是数不清多少日夜的痛苦折磨。

    六年的时间有多长,六年的时间又能改变多少事,多少人。

    于陆敬修来说,两千多个日夜,不足以让他忘记一个人。

    相反地,那个人的音容笑貌,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他的脑海里愈发清晰,愈发深刻。

    现在的他,终于代替陆老爷子,站在了最高的位置,也得到了曾经想要的一切。

    但是人真是奇怪,明明看上去已经得偿所愿,可心里边空了,看什么都像是没了色彩,只剩一帧一帧黑白错乱的图像。

    在她离开第六个年头,她生日的这天,陆敬修推掉了所有的行程应酬,来到了城郊的墓园。

    他拿着一束很漂亮的百合花,听说女人都喜欢花,只可惜,她在的时候,他从来没送过,而她也从来没要求过。

    她可以说出来的,因为他不知道这些,所以她得教他。

    怎么能一声不吭就走了呢。

    他将花放在墓碑面前,又抬手摸了摸一尘不染的照片。

    照片上的她笑的很美,就像是以前,她总喜欢对他笑,明明他那么不好,但她的眼里,从来都只有他一个。

    那样热烈的、真诚的爱,人的一生,大抵只能遇上一回。

    爱上了,就再也没办法看到别人。

    错过了,也再追溯不回来。

    陆敬修低声笑了笑:“我总有种感觉,你还没走。回家的时候,总觉得你像是躲在哪里,过一会儿就会从哪跳出来,跳进我的怀里。”

    顿了顿,“今天是你的生日,想要什么礼物,我来帮你准备。”

    自然是没人回答他。

    但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自问自答。

    “还有许愿,你想许什么愿嗯,两个也可以,很多个也无所谓。”

    只要是她想要的,他怎么都会给她找过来。

    不过真可惜,这样一年一次难得的机会,她又没能抓住。

    许是还在生他的气,不愿意跟他说话。

    陆敬修便又低笑了声,声音化在了风里,显得有些缥缈无形。

    “那我来替你许一次吧能不能见一面,见一次就行”

    “我想你了。”

    远处的天边,傍晚的朝霞染红了一片天。

    像是穷尽燃烧后的极致。

    人在悲切绝望中的祈求,上天不曾听见,也不曾心软。

    奇迹出现的刹那,不过是因为,我对你惩罚,还没有终点。

    但那无所谓,未来即便注定荆棘苍凉,只要还有你温热的呼吸,我愿意用尽我的一生赎罪。

    陆敬修番外完

    明天开始更新男女主番外,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