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5章 番外:如果你没有遇见你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再见到陆敬修的时候,余清辞还是副冷心冷面的模样,偶尔看到男人一闪而过失望的眉眼,她也装作视而不见。

    时间过得很快,angel很快要上小学了,临着开学前,余清辞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帮angel置办上学要用到的东西。

    只是某一天清晨,她起床出去买菜,发现门口放着一个挺大的箱子。

    打开一瞧,里面是一整套新买的书包文具之类的东西。

    想了想,她把箱子拿进屋,放在了门后的柜子上。

    又过了一个星期,到了angel开学的日子,她们下楼之后,发现之前那辆路虎车又停在了楼下。

    而车的旁边,也依旧站着一个人。

    陆敬修今天穿着件蓝色暗纹衬衫,配着西装长裤,看着既正式,又帅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去参加个商务会议。

    angel见状偷偷拉了一下余清辞的手,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余清辞静默了一会儿,接着低下头,看着宝贝女儿轻轻笑道:“既然ian叔叔要送我们,我们就不用坐公交车了,走吧。”

    镇中心小学的门口今天热闹得很,都是家长们来送孩子入学的身影。

    走在人群中,余清辞一手牵着angel,angel的另一边则是陆敬修。

    打眼看着特别像是普通的一家三口,许是因为样貌气质都出众,周围还有许多人望过来打量。

    余清辞不太喜欢被这么多人关注,估计身边那伙计也差不多。

    她想带着angel走快一点,谁知道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某人突然牵住了angel的另外一只手。

    然后还特淡定地跟她解释:“人多,别走散了。”

    余清辞:“哦。”

    等到把孩子们都安顿好,家长要离校的时候,依旧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陆敬修握住了余清辞的手,宽厚的手掌几乎将她的手都给包裹住。

    后者挣扎了几下,但是碍于周围的人太多,她转头瞪了一眼便暂时作罢。

    回去的时候陆敬修自然还是要捎带着她,但是余清辞眯着眼睛笑了笑,慢条斯理地把他的手给拨开。

    “陆先生,我们好像没有这么熟。而且上次我提醒你注意影响,你好像也没有听进去的样子。”

    陆敬修闻言貌似还认真地回想了一下:“有吗,我不太记得了。”

    余清辞“切”了一声,心想着他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没有底线了。

    男人啊,还是要有底线的,不然的话可真有点招架不来。

    总之在招架之前,余清辞选择先开了溜。

    她今天还有别的事,可不想跟那位没有底线的陆先生继续纠缠下去。

    下午她来学校接angel回到家,刚来到家门前,还没等她找出钥匙打开门,就听见对门儿的防盗门被打开了。

    迎面看到的,是一个衣冠楚楚,同时笑的没心没肺的一个人。

    “余小姐,好久不见呐。”秦颂还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

    余清辞淡淡瞥了他一眼,话也懒得说,用钥匙打开门带着angel进了屋。

    吃饭的时候,她有意无意地在听外面的动静。

    好像没什么动静,那这次秦颂来是做什么的,难道是有事要来请他老板回去

    乱七八糟想了一大通,结果连angel跟她说话她都没听到。

    “妈妈”angel不得不提高了音量。

    余清辞这才恍然问她:“怎么了宝贝儿”

    angel嘟着嘴,像是对她的分心有些不满:“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诶。”

    余清辞闻言笑了笑:“记得记得,妈妈当然记得,礼物也早早给你准备好了。”

    angel一听立马雨过天晴:“还有蛋糕,我想吃好多好多蛋糕”

    看着一脸兴奋的女儿,余清辞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个七岁的小孩子。

    不然总像某个人那样沉稳内敛的,反倒显得她像是幼稚得不得了似的。

    把angel哄睡觉,余清辞轻手轻脚地来到门前,从猫眼往外看去。

    当然什么都看不到,对面大门紧闭,半点声音也没有。

    回到床上准备睡觉时,余清辞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angel过生日的事情告诉他。

    告诉吧,不太合适,瞒着吧,也不太好。

    纠结了好一阵儿,最后她决定,还是顺其自然吧。

    万一她哪句话不小心“说漏了嘴”,也怪不得她不是。

    她给angel盖好凉被,又抚了抚女儿软软的头发,心里更是软的不像话。

    谁说人活着只是为了自己的,,就算以前是那么想,一旦有了放不下的人,她的幸福,就变成了你的幸福。

    为了她,你是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的。

    第二天把angel送到学校,余清辞便去了镇上一家糕点房。

    倒不是来买东西的,而是她昨天在这里应聘了份工作,管收账,平时工作不算太忙,店长还答应她可以按时下班去接女儿。

    angel上学之后,她一个人在家也怪无聊的,出来找份工作当个消遣也好。

    更何况天长日久的,她也总得找点事情来做。

    一天下来腿站得稍微有点酸,余清辞跟店里的人告了别,接着就往学校赶去。

    这个季节已经是雨季,走到半路,外面便下起了大雨。

    余清辞撑着伞跟一群家长等在外面,待到看到自己的小宝贝,一窝蜂都涌了上去。

    好不容易抓到angel的手,余清辞将大半的伞撑在女儿的头上,一边还语气轻松地对她说:“我们回家吧,妈妈背包里有好多好吃的,回去给你做好不好”

    angel仰着娇嫩的小脸使劲点点头:“好啊,妈妈。”

    因为雨下的实在是急,刚走到家门前的路口,湍急的水流已经没过了脚腕。

    余清辞小心地牵着angel的手,生怕她一不小心滑到,大风刮得伞也东倒西歪的。

    等到进了楼栋,余清辞的身上已经湿了个透,angel身上罩着小雨衣,所以只有头发湿了大半。

    母女两个都是**的,看着就挺狼狈。

    可不多久从楼上走下来两个人,迎面目光对上,那就不光是狼狈,还有点尴尬。

    陆敬修在距地面的四五级台阶处停住,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

    眉头还轻皱着,好像特别嫌弃似的。

    切,还用他嫌弃,不爱看就不要看啊。

    过了会儿,陆敬修突然转头对秦颂说了句,让他先出去等着。

    秦颂离开时还对余清辞眨了眨眼,惹得她更想翻白眼了。

    之后余清辞带着angel上楼的时候,那个原本要出去的人竟然跟在她们身后。

    等到她开了门,他便上前来撑住门框,摆明了是有话跟她说。

    余清辞看了她一眼,之后转过1;148471591054062头,温声对angel道:“先去房间换上睡衣。”

    angel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然后乖巧地应了声,换完鞋之后跑到卧室关上了门。

    只剩下他们两个,余清辞的声音就有些冷淡了:“有话跟我说”

    陆敬修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些,也不知道在较个什么劲,过了会儿才低声道:“怎么不让我接你们”

    余清辞闻言轻叹了声,语气也有些无奈:“我不想太麻烦别人。而且就算你能接一回,以后还能每次都去接吗”

    他便不说话了。

    这次余清辞在心里叹气:“所以啊,做不到趁早就不要答应。何必给了人希望,最后又给踩灭呢”

    这样的亏她已经吃过一次了,绝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

    她拨开他的手,想要关上门。

    谁知道身边的人突然揽住她的腰,将她紧紧拥在了怀里。

    她身上都是雨水,不多久浸的他衣衫都湿了大半,她抵着他的胸膛开始挣扎。

    可他的手臂实在太有力,将她牢牢困住,根本不留一点余地。

    而他贴在她耳边说的话,也让她觉得,自己像是进了个局。

    他说:“我现在要回南城一趟,把那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再回来的时候,我就不走了。我每天都会等你们下楼,送你们回家。不信我也没关系,但别拒绝,好吗”

    余清辞有些僵住的手垂放在他的腰间。

    然后她觉得他像是抱的更紧了些。

    他在跟她讨一个承诺,她怎么不知道。

    还有,他在用他的方式逼她,一步步地,走进他的圈子。

    以前知道是陷阱她也心甘情愿地往里跳,现在呢,现在的她,还能做到吗

    陆敬修将她放开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得出答案。

    而他眼里的光明明灭灭的,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许是时间紧迫,他没有逗留太长时间。

    看着他的身影即将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脱口而出一句:“明天、明天就是angel的生日了”

    陆敬修的脚步一顿,然后仰起头看着她,笑了出来。

    “好,我记得了。”

    回到屋内,余清辞觉得心跳的频率有点不正常,用手背试了试脸上的温度,好像也有点烫。

    估计是淋雨着了凉,感冒了。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作弄人,总之第二天一早醒来,她感觉到自己喉咙痛嗓子哑的,头还有点晕,就确定自己是真的感冒了。

    只是即便是不舒服她还是照常起床做早餐,送angel上学,之后来到糕点房,打起精神开始工作。

    又是站了将近一天,临到下班的时候,她都开始觉得有些头重脚轻。

    店长看到了还有些担心,问她是不是不舒服。

    余清辞轻笑着摇摇头,说自己没事,女儿今天生日,她还得回家准备呢。

    拿着做好的蛋糕离开糕点房,她依旧是直奔学校,接到angel之后,再一块有说有笑地回家。

    晚上吃饭的时候,桌上有满满一桌菜,中间还有个不大不小的蛋糕。

    angel从刚才开始眼睛就离不开那个巧克力蛋糕,此时看到妈妈都忙完了,更是食指大动。

    “妈妈,我们现在可以开始吃了吗”

    余清辞看了她一眼,看着她期待殷切的目光,忍不住笑出来,说好,现在可以吃饭了,吃完了她们就开始切蛋糕。

    与此同时,她也在笑自己,不过就是随口那么说的一句而已,他说回南城处理事情,肯定没有这么快回来,她还在想着什么呢

    虽然,从她的角度来说,她是真的想让angel过一个不只有妈妈的生日。

    吃完了饭,angel自己插上了蜡烛,准备吹蜡烛许愿。

    余清辞看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很是可爱,也有些好笑,观望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上前帮她。

    等到蜡烛点上,准备许愿的时候,angel突然转头看了一眼,问道:“妈妈,你的愿望是什么”

    余清辞怔了一下,然后轻抚了抚她的头发回答:“妈妈的愿望,就是angel的心愿都能实现。”

    “好吧。”angel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很是认真地低声说道,“那我的愿望是,能有更多的人像我一样爱妈妈,想让妈妈一直都开心下去。”

    说完她鼓着腮吹灭了所有的蜡烛。

    余清辞顿时觉得眼眶泛酸,眼里起了一层雨雾。

    在小孩子面前哭好像有些丢脸,但门口的一阵门铃声解救了她,她起身小跑过去,打开门。

    陆敬修一身风尘仆仆的气息,左手拎着一个特别大的蛋糕,怀里还抱着一个精致漂亮的芭比娃娃。

    这身行头跟他要怎么不搭调就怎么不搭调,可神奇的是,看了几眼,竟也不觉得不和谐。

    余清辞看着他的眼睛问他:“从南城赶回来的”

    陆敬修低应了声,反问:“我是不是迟到了”

    余清辞闻言静默许久,之后她接过他怀里的洋娃娃,状似不经意地说了句:“迟到是迟到了,但是,还来得及进来吧。”

    半个小时左右还有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