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7章 还有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估计是我在这会妨碍他的发挥,总之陆敬修最后还是开口让我出去。

    我闻言瘪瘪嘴,心想着你这个男人可真不懂情趣,女人粘着你是喜欢你的表现,怎么在这你就成了洪水猛兽了呢?

    不过厨房里油啊烟啊的我也受不了,捧着他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大口之后,倒也听话地走了出去。

    来到房间,我刚坐到床边,突然就想起一件事,然后猛地跳起,不小心牵动了大腿根和其他某个地方,疼的我嘶得喊了一声。

    等到缓过了劲儿,我才略有些瘸拐地走到书房,从带锁的书柜里找出一个文件袋。

    这是上次陆敬修给我的,里面有余家所有人的资料,包括某些不为人知的隐秘和肮脏。

    余淮林今天找我说的那件事,其实我是有点心动的。

    因为他说的很对,就算是我现在跟陆敬修在一起了,但在余家的很多事情上,还是需要我自己面对,更何况我也不想他过多地参与到余家的烂摊子里。

    余秀琳确实算是我的一块心病,江峥出事之后,不管真相如何,她的怒气恨意都会一股脑地发泄到我的身上。就算是我能防备得了一时,奈何来日方长,总归是个隐患。

    至于老爷子,我对他其实说不上有多恨,但他的存在的确造成了我半生身不由己,若是他倒台,我自是乐见其成。

    最后是余淮林,等到真到了那一天,他站在余家之巅,我相信他对我仍不会存着善意和善念,哪怕是我们“通力合作”过。

    不过这也不要紧,反正我对他也是同样的心情。

    在这场战斗里,我们说是彼此的盟友,但实际上都是各自为战。

    待到共同的敌人铲除了,就是我们重新瓜分地盘的时候。

    到那时候,我当然不会手软。

    我要把我应得的,想要的,统统攥在手心。

    ……

    吃饭的时候,我跟陆敬修简单提了一下这件事,没有细说,只让他知道了个大概。

    陆敬修听完之后还是不动声色,过了会儿才淡淡问道:“不怕他最后反咬一口?”

    我勾勾唇角,心想这也算是心意相通吧。

    “嗯,不怕。我都想过了,会提前防备好的。”

    我都这么说了,陆敬修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而我也看不出他对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态度。

    到底是同意呢,还是持保留意见呢?

    洗碗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想啊想的,最后还是想不出来,只能转而再去问当事人。

    陆敬修正坐在沙发上,我走出来的时候擦干净手,然后便走过去,趴在他的腿上,歪着头看向他:“你觉得这个计划可行吗?”

    他垂目看向我,语气依然淡得听不出情绪:“真的决定了?”

    这算是什么回答嘛,总是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饶是我心里憋屈,但还是闷闷应了声:“嗯,我想试一试。”

    “那就去做吧,不管发生了什么,还有我。”说着他轻抚了抚我的脸颊。

    我听完一怔,接着将脸往他的腿间埋了埋。

    “嗯,还有你嘛。”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趁着尚有清闲,我用手机给余淮林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我没有多说什么,只道改天想请他吃个饭,好好聊聊天。

    余淮林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当即就大笑出来:“好好,我一定去,我们好好聊。”

    收线之后,我的表情和心情都没有太大的波动,立马投入到了正常的工作中。

    快要到下班时,我接到蔡骧的电话,说他在南城这边的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明天就要离开南城了,想请我吃个饭。

    我闻言自然是立马答应下来。

    对蔡骧,我的心里总存着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有些许的歉意,也有点对以往那段时光的怀念。

    自从上次说明白之后,我再没主动联系过他,他也没找过我。

    这一回再见,恐怕真的是告别了吧。

    到了下班时间,我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公司,直接去往跟蔡骧约好的地方。

    这次他没选什么夸张的西餐厅,只找了间不错的鲁菜馆子。

    去到那之后,服务员带我去了定好的包间,一走进去,我看到蔡骧已经坐在了里面。

    他看到我之后笑着站起身,然后走过来,张开双臂给了我一个拥抱。

    我先是顿了顿,之后也抱了抱他。

    人大概都是这样,不管之前说的如何,真到了要分别的时候,真有了分别的实感,那份难受和不舍也随之而来。

    蔡骧估计也是如此,等到退开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眶好像都红了些许。

    但是我们两个都决心不让今晚变得伤感又压抑,落座之后,蔡骧活跃气氛说了几个笑话,我听了也都跟着笑笑,十分捧场。

    这家饭馆的饭菜味道也不错,很合我的口味,一顿饭下来吃的也算开心。

    不过还没等吃完,我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拿起来一瞧,是陆敬修。

    我没想到他会这个时候打电话,一时之间也有点懵。

    倒是蔡骧先开口道:“是他吧,赶紧接啊。”

    我闻言点点头,接通。

    “在哪?”陆敬修问。

    我看了眼蔡骧:“跟朋友在外面吃饭。”

    “朋友?”陆敬修估计就是随口一问,因为我平时跟别人没什么交往,更没有能下班之后一块出来吃饭的朋友。

    我咬了下嘴唇,应了声:“嗯,跟蔡骧。”

    陆敬修听完语气未变,只让我好好吃,接着就挂了电话。

    于是我握着手机更懵了。

    坐在对面的蔡骧见此突然笑了一下,而且我觉得笑的有点“不怀好意”。

    很快,他倾过身压低声音问我:“知道你是跟我一块出来吃饭,你那前夫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