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8章 最后的告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一听连忙摆手:“怎么可能?”

    陆敬修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因为这种小事吃醋?

    蔡骧闻言却是不置可否,轻哼一声:“不信就自己回去求证一下,男人的嫉妒心可不比女人少。”

    饶是他这么说了,我还是觉得不可能。

    或许吃醋这点小事会发生在其他男人身上,但绝对不会发生在陆敬修身上。

    绝对不会!

    ……

    吃完饭离开餐馆之后,我问蔡骧想不想去别的地方逛逛,正好今晚我有时间,可以多陪他一会儿。

    蔡骧听完摇了摇头,又笑着摸了一下我的头发:“小丫头,你是不是觉得有点对不起我啊?”

    我低下头,没说话。

    “真不用觉得对不起哥哈。哥那就是一厢情愿,你不喜欢我,又不是你的错。”他轻叹口气,“而且我不得不承认,你那前夫比我好多了,无论是站在男人还是情敌的角度。如果你真的喜欢他的话,一定要抓紧了,他那样的肯定有很多小姑娘追,哪像哥这么安全啊,哈哈。”

    他说的轻松,我却没办法跟着笑出来,只觉得心里更难受了。

    蔡骧又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手在上面停留了些许时候,之后才缓缓伸回去。

    “行了,今天就算是送别了,就在这分开吧。之前我跟你说的话你千万记着,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我就算是在天涯海角也肯定能赶回来。”

    “蔡骧……”我捂着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回应。

    蔡骧的声音听上去竟也有些哽咽:“我的小丫头长大了,都到了嫁人的年纪了。真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以后千万得幸福啊……快回去吧。”

    说是让我走,结果话音刚落下,他就自己转身,朝着与我相反的反向离开了,走了几步还朝我挥挥手,算是最后的告别。

    我怔在原地好一会儿,意识到走了的人真的不会再回来的时候,眼里的泪终究还是蓄不住,沿着脸颊簌簌落下。

    ……

    这一路我是流着泪回去的。

    以前我不算是个多愁善感的人,遇到什么事了往往是别人感动难受得不行,我却是没多少感觉。

    也许是因为自小亲情的缺失,让我对感情这种东西一贯迟钝。

    不过这一回,心里是真的难过,真的遗憾。

    到了小区楼下之后,我停好车,紧接着上了楼。

    进了家门之后我终于没再流泪了,就是眼眶有些酸疼,整个人也脱了力似的没劲儿。

    洗完澡后我平躺在床上,头发也没吹干,就是一点都不想动。

    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我磨蹭了半天才坐起身,又呆坐了一会儿才起身走到客厅,拿起手机。

    给我打电话的人还是陆敬修,不过这次我少有地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不对,准确地说,是不想让他听到我的声音。

    我的情绪现在不太好,声音也闷闷的,他一听就会知道有些反常。

    只是我如果故意不接电话,他想的估计会更多吧。

    犹豫再三,我到底还是接通。

    “回家了?”他开口第一句这样问我。

    我轻轻“哦”了声。

    陆敬修也默了一会儿,之后才继续说道:“他要走了?”

    他没明说那个“他”是谁,不过我却是清楚,除了蔡骧之外还能有谁。

    我继续“哦”了声,没多言语,生怕他听出什么异常。

    只是我实在小瞧了陆敬修的洞察力,我这点小心思小把戏,在他那里都不够看的。

    他的语气稍稍沉了些,语调倒是平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这句话我一听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安慰人的话,连中国的古话都用上了。

    是啊,是没有不散的筵席,道理我都懂。

    而且我跟蔡骧,注定了是两条越行越远的平行线。

    我们在青涩的时光遇上,结出的果子是苦涩的,而那样美好的时光也再找不回来。

    不过估计是年纪渐渐长了吧,那些被我压在心底的多愁善感,也终究慢慢苏醒。

    我轻吸一口气,到底还是出声说道:“我跟蔡骧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我那时候总是被人欺负,他就总是护着我,我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很依赖他来着。不过我也明白,那样的依赖只是特定的环境下,随着时间的逝去,这份依赖也就随之消散了。但是……但是心里还是会有点舍不得,毕竟……”我没说完,眼泪已经又忍不住。

    蔡骧这个人,对于我整个人生的意义是不能用标准丈量出来的。

    当初要是没有他,我不知道能不能熬过那段最艰难的时光。

    只是到了现在,我却不能用同等的深情回报。

    我不是铁石心肠不知冷暖的那种人,别人对我好与不好,坏与不坏,我其实很明白。

    但就是因为明白,才更痛苦。

    陆敬修一直沉默地听完我的话,我说完好久他也没有出声。

    好半天,等我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了,他才哑着声音道:“在家里等我。”

    我闻言闷声反问:“你要来吗?”

    这句话堪称是废话。

    不过我实在是太意外了,意外到,根本想不到他会说要来。

    收线之后,我用手背擦擦眼泪,又抽抽鼻子,接着回到了床边接着躺下。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的样子,外面突然响起一阵门铃声,我听到之后猛地坐起,接着忙不迭地下床,连鞋也没有穿就跑到了门边。

    来的人自然是陆敬修,他一身黑衣颀身而立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我先是一怔,然后快步上前,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腰。

    “你来啦。”我的声音闷闷得又像是要哭。

    陆敬修一手扶着我的腰,另外一只手抚着我的脑后,用他那惯常的沉哑声音说道:“嗯,来了。”

    【第三更会稍微晚点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