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章 贪心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跟我通电话的人自然是陆敬修,后者听完我的话,先是顿了会儿,之后才低缓着开口道:“既然等不及了,那就开始吧。”

    我听完轻轻应了声,不知道为什么喉咙突然有点堵。

    其实刚跟江峥说完话的时候,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底里是有股压不住的怒意在的。

    而且那股子气怒上蹿下跳的,差点将我整个人吞没。

    只是到了现在,那些横冲直撞恨不得摧毁一切的冲动已然消失,剩下的只是浅浅的委屈。

    我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闷:“嗯,那就开始吧。”

    陆敬修是什么人,我话里的异常他不出片刻就能察觉出来。

    “出什么事了?”他的语气没什么变化,只是语调稍稍沉了些许。

    我却是并不想多说,搞得像我受了委屈来他这里找安慰一样。他只要做到答应过我的事就好,其他的,我自己该承受的承受,该忘却的忘却。

    “没什么……”我揉了一下眼睛,“不说了,我要开车回家了,再见。”

    ……

    说是要回家,其实我到了半路就停了下来。

    找好车位停好车之后,我走进一家看着挺普通的面馆,点了碗刀削面。

    我要是就那么直接回家,估计还得饿肚子,本来中午就没吃多少,晚上再不吃,我怕半夜会饿醒。

    面的味道不算太好,不过我只需要填饱肚子,味蕾的满足并不重要。

    大半碗面下肚之后,我付完钱就直接离开。

    出门之后刚走到车前,还没等我找出车钥匙,包里的手机突然就响了。

    来电的人是林悦,我的大学同学兼当时的班长。

    平日里我们基本没什么联系,这个时间她给我打电话,我也能猜出几分她的用意。

    果然,接通之后没寒暄两句,她便说了正题:“我们商科班打算这个月10号聚聚,到时候一定要来啊,家属也一块带着!”

    我对这种同学聚会什么的一向没什么兴趣,一群人坐在一块吃顿饭,略微追忆一下遥远的大学生活,接着大部分时间就开始上演起商场上那虚伪做作的一套,我看了只觉得烦的不行。

    只是真要是一口回绝了也不太好,我思索片刻,最终还是答了句:“好,我会准时去的。”

    “嗯嗯,要是可以的话,把你老公也带上呗!陆家的三公子啊,听说长得又帅又有范儿,我们都好奇得不得了呢!”

    林悦那极力压抑着的雀跃和激动,让我不免又想起了酒会上那些两眼放光的千金小姐。

    陆敬修平日里出去应酬见到人也就罢了,像我大学同学聚会这种场合,我要是再带他去的话,我是疯了吗?!

    我是嫌觊觎他的女人还不够吗?!

    我紧紧握着手机,闭着眼睛深呼吸一口,刚想说我老公工作忙没时间,就听到林悦又说了句:“对了,沈嘉安也会带着她老婆过来,听说他老婆跟你还是亲戚呢!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太有缘了这也!”

    她说这些话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我并不是很想去深究,因为弄清楚了也没意义。

    不过我承认,听到沈嘉安会带着江佩澜去聚会的消息,让我原本想严词拒绝的态度顿时变得有些犹疑。

    倒不是我对他们的关系还有什么在意,我只是突然想到,如果到时候在聚会上面见到了,那得有多尴尬啊。

    而且我很确定,大部分人的矛头都会指向我,就算明面上不说,私下里也会指指点点的。

    以前对待别人异样的眼光和议论我大都能做到安之若素,被人看两眼说两句又不会少块肉。

    只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那样的场景有些难以忍受,就算是想想也烦躁的厉害。

    林悦见我不说话又催了我一句,我又吸了一口气,好半天才答道:“我再考虑一下吧,过两天给你答复。”

    挂了电话,我打开车门上了车。

    路上遇到一个红灯,我将车停下,看着不断跳跃的数字,思绪也跟着一跳一跳的。

    这个时候,我竟然开始认真地思考起带着陆敬修去参加同学聚会的可能性。

    我在想他听到这件事的反应,又在想万一他同意了,带他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大家又会是怎样的反应。

    估计那时候朝我投射过来的都是艳羡,甚至不排除嫉妒。

    是人都有虚荣心,我也不例外。

    我很确定,只要有陆敬修站在我身边,我便可以隔绝一切的嘲讽鄙夷,堂堂正正地跟人谈笑风生,举杯推盏。

    所以啊,我能带他去吗?真的要带他去吗?

    正当我还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后面一阵阵焦急的鸣笛声传来,我一看信号灯,果真是绿灯了。

    于是我只得将所有的心思先放到一边,起步离开了路口。

    到家之后,我换了套衣服,又去草草洗了个澡,之后头发也没吹干就趴在了床上,随意地拨弄着手机。

    好几次翻到陆敬修的号码,我都有种拨过去的冲动,只是每一回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我一边告诉自己,就算问他也没用,他能答应才怪。

    而另一个声音又响在耳边,说万一呢,万一他答应了,那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

    真的能迎刃而解吗?

    我将脸埋进被子里,苦恼得直蹬腿。

    就这样纠结了老半天之后,我最终决定,今天还是算了,等到明天问问他吧。

    他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对我来说都是挺好的结果,我也不会遗憾和埋怨什么。

    嗯,就这么办吧。不管怎么样,今晚先睡个好觉,不然的话明天去公司又得被小张笑话了。

    平躺着要入睡时,意识已经慢慢有些模糊了,一个念头却还是在脑海深处成形。

    是不是人一旦觉得有了依靠,以前习以为常的那些苦痛和委屈就再也没办法心甘情愿地承受。

    特别是觉得有人可以替你摆脱这一切之后,是不是就会自然而然地去奢求,奢求那原本并不属于自己的岁月静好。

    原来我还是个挺贪心的人啊。

    世上贪心的人也有很多,大多只有两种下场。

    一是运气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再有一种,便是得不偿失,最后一无所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