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8章 喜欢一个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去同学聚会这件事,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还有些心不在焉,拿不准到底要不要跟陆敬修说。

    好几次我都已经找出他的号码了,最后一刻还是放下了手机,总之再没了以前的果决,只显得优柔寡断。

    小张站在我面前汇报工作时,我又在想这件事,连她的话也没大听进去。

    “副总,副总。”大概是看出我的走神,小张开口提醒了我几声。

    我反应过来之后捏捏额角,没由来的有点头疼。

    待她要出去的时候,我像以前那样叫住她,又斟酌着问她:“想带一个不是特别亲近的人去一个还算私密的聚会场合,你觉得该怎么跟那个人说啊?”

    小张闻言皱着脸想了会儿,也许觉得我说的话本身就有点费解。

    不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具体解释,因为我自己也有些混乱。

    过了会儿,小张试探着说道:“那要看看那个人在副总你的心里有多少分量了。”

    “这话怎么说?”我很少在别人面前展露自己如此“无知”的一面,更别说还是在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小姑娘面前。

    只是我现在像极了那种“病急乱投医”的状态,要是不问问别人,我自个儿继续闷头想下去,估计怎么都不会有结果。

    小张见我问的认真,她也正了正色继续说道:“如果那个人对你来说很重要,那就尽管去问他,他要是答应了正好,要是不答应,就算是软磨硬泡也要让他答应。”

    这些话说的像顺口溜似的,我不自觉地在心里重复了遍,但意思还没完全明白过来。

    小张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就是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当然会想把他带进自己的朋友圈子啊。要是那种一看就特烦的男人,要我我才不可能带他去见我的朋友呢。”

    “哎哎哎,我没说是男人啊……”为了不把陆敬修暴露出来,我赶紧睁着眼睛说瞎话。

    而小张则是一副“看破不说破”的揶揄模样:“是不是男人都没关系,关键是副总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瞬间没了力气跟她继续说下去,无力地摆了摆手示意她先出去。

    小张走前还不忘最后“嘱咐”我一句:“副总,喜欢的话就尽管去追啊,好男人就那么多,错过了这个,下一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呢!女人啊,该矜持的时候是要矜持,但是个别时候就别端着了,要不然以后保准会后悔!”

    我一听顿时起身叉腰,佯怒道:“你这小破孩,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小张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半点不见怕我,我都“生气”了,她还嘻嘻哈哈地回应:“看来是被我说中了。副总别害羞,以后有什么问题还来问我,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直到办公室的门被人关上,我还站在原地有些发怔,好一会儿才气笑不得地用手扇了扇风。

    现在的这些小孩,怎么都知道的这么多呢,怎么都这么早熟呢?

    真是搞不懂啊搞不懂!

    ……

    不过最后的结果证明,跟小张的这一番谈话还是卓有成效的,反正我要打给陆敬修的那个电话最终是拨出去了。

    等待接通的时候,我长舒了好几口气,还觉得有些坐不安稳之后,干脆起身走到窗边。

    又过了几秒钟,那边终于传来一声:“有事?”

    每次我给他打电话他就会问这两个字,合着我没事就不能找他了。

    ……嗯,没事的话,我还真不敢动不动就找他骚聊。

    我轻咳一声,平静着声音说出今天的正题:“那个……我过两天要去参加一个同学聚会,到时候需要带家属……是必须要带。”

    最后那一句显然是我编造出来的,可我也没办法啊,我要是不这么说的话,陆敬修会答应我才怪,说不定还会怀疑我的居心。

    陆敬修听完之后没有立刻回答,我在这边看不到他的神情,又等的心焦,脚下也开始慢慢踱起步来。

    对了,刚才小张跟我说什么来着,说他答应了正好,要是不答应的话,那就软磨硬泡让他答应。

    软磨硬泡啊……

    我抚了抚额,趁着自己还没临阵逃脱之前,赶紧脱口说了句:“我们不是合作伙伴嘛,你用的到我的时候我尽力帮你,遇到我需要帮忙了,你也帮帮我嘛。”别那么小气。

    话到最后都有点撒娇的意味了。

    而意识到说了些什么之后,我是真对自己有点无语了,也蓦地有些后悔。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次都会把事情弄得这样糟糕,弄得这么尴尬。

    不单单是因为听了别人话的缘故,最主要的原因,大概还是那说不清的贪心在作怪吧。

    一边不想着过分投入,另外一边却又渴望着不劳而获。

    只是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呢,想要得到什么,总要付出同等或者数倍的努力。

    等价交换,陆敬修以前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我到底还是没有听进去。

    我用手指抠了抠手机壳,决定不为难陆敬修,也不为难我自己了,调整了一下呼吸之后,我低声道:“算了,我跟你开玩笑的,当我没说过吧。我这还有工作要忙,也不打扰你了,再见。”

    说完我立马给收了线,生怕在这个时候听到陆敬修的声音,怕他言明拒绝。

    而此时他在那边,估计会在心里骂我吧。

    不过我这么出尔反尔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他应该早就见怪不怪了,也早就习惯包容了。

    我对着屏幕低笑一声。

    这一回也让他觉得我是个阴晴不定的糟糕女人吧。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我也都已经给林悦回了电话,说是同学聚会那天我一个人去。

    后者明显失落的语气并没有影响到我的心情,我自己的失落和遗憾都顾不过来了,哪还顾得上别人。

    下班的时候,我还像往常一样开车回到家,路上也没再出去吃东西。

    从电梯出来,我正低头从包里掏钥匙,偶然一抬头,看到的就是靠在门边的一个高大身形。

    他的身体斜倚靠着,头微微垂着,整个人在灯光下投射出一方剪影。

    就跟上次一模一样的场景。

    我自然是有些意外,反应过来明明告诉自己别激动,要矜持,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还是有些压不住调子。

    “你、你怎么来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